《行为》与恶的距离,「没有自由意志」的恶就不用惩罚?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6-11 860次浏览 44条评论

《行为》与恶的距离,「没有自由意志」的恶就不用惩罚?

关于自由意志的讨论很多。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有许多论证、现象以及实验结果,似乎都支持「人没有自由意志」。 (见参考文章1,2,3,4)

今天要和大家讨论的,不是人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而是要直接假设「人没有自由意志」,然后探讨可能会产生的后续问题。而这其中最容易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

如果没有自由意志,那还需要法律和惩罚吗?

关于这个问题,很多人的直觉就是,如果没有自由意志,那我们的社会根本就不需要法律和惩罚。

因为,就像是我们不会去惩罚一个从天而降砸死人的陨石一样,我们也没理由去惩罚一个完全无法决定自己行为的杀人犯。

对于上面这种说法,我们今天要来予以反驳,并提供大家一种不同的看法:

即使没有自由意志,也有理由惩罚人的犯罪行为

萨波斯基的《行为》

这个看法,和行为科学家萨波斯基(Robert Sapolsky)的见解十分类似。萨波斯基在其最新的大作《行为》中提到,即使没有自由意志,人的犯罪行为也应该受罚,因为惩罚的目的在于「遏止再犯」。

此话怎解?

我们先来打个比方吧。试着把「毫无自由意志的行为人」,拿来和「配有自动驾驶软体的车辆」做比较。接下来,只要试问我们会如何对待一辆出错的车,就可以类比到人类身上。

首先请问,当一辆智慧车在路上撞死人时,该如何处置?

隔离式的惩罚

答案应该很简单,自然是「惩罚」该车,而惩罚的最简单方法之一,就是隔离式的惩罚,又就是禁止该车辆再度上路。同理可推至人类。当一个人杀了人,也可以隔离式地「惩罚」此人,也就是禁止该人再于社会中继续行动,以免造成危害(至于惩罚应是监禁或死刑等则先不讨论)。

学习式的惩罚

接下来,我们可以再进一步讨论。如果这辆智慧车具有强大的学习能力,那我们是否会透过其他的「惩罚」方式,来改变其行为?答案同样显而易见:如果该智慧车能够学习,那透过负向回馈学习等方式来进行「惩罚」,理应有效。

同理推至人类,即使人没有自由意志,但只有学习机制正常,学习式的惩罚理应有效。

但是,如果智慧车因故没有学习能力,那幺负向回馈学习式的「惩罚」就不会有效。此时进行隔离式的「惩罚」方式(如禁止上路)即可。

而人类也是如此。如果一个人因故没有学习能力,那我们可以推论此人可能有生理状态上的异常,此时的负向回馈学习式的「惩罚」(如体罚)就不会有效,但是,监禁之类的隔离式惩罚仍应实施,如此才能避免此人在社会上持续造成危害。

总而言之,惩罚有两种作用,一是隔离行为人,使其无法再造成危害,二是透过学习机制,使其改变危险行为。即是「人类没有自由意志」,此二方式都仍应有效。

那死刑呢?在同样的人车类比下我们试问,如果一辆智慧车撞死人,我们会不会对这辆车充满了愤恨与仇恨,以致想要压碎肢解它?如果不会,那幺和智慧车本质上相同的人类犯下滔天大罪时,是不是也应该用对待智慧车的方式来对待人类?愤恨不平地想要处死犯人而后快的心态背后,真的只是比较节省成本的一种极端隔离式惩罚吗?还是其实已经混入了原始的情感报复元素?

行为高度複杂但不神秘

你或许会觉得,把人类比喻成智慧机器,好像有些不对劲?别忘了,前提是「人类没有自由意志」。如果人类没有自由意志、如果不存在「机器中的鬼魂」,那把人类比喻成智慧机器,应该只是刚好而已,不是吗?

人类的行为之所以很难预测,可能不是因为人类拥有神秘的「自由意志」,而只是因为每一个行为,都涉及横跨时间轴多点的无数複杂因素。这种高複杂度的唯物观点,就是萨波斯基在其新书《行为》中的行文主轴。

如果你还想知道人类行为的本质,切莫错过《行为》这本大作。从一个行为发生前一秒的神经变化,到数分钟前的无意识资讯影响,从几小时前的内分泌活动,到几天前记忆与神经可塑性,再加入青春期、胎儿时期的影响,甚至是表观遗传学及数百年来的演化因素。《行为》将带你抽丝剥茧,让你看见人类行为的过去、未来与真相。

参考文章: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