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子安专栏》监院人权会分设提升监察本业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6-11 144次浏览 38条评论

《邱子安专栏》监院人权会分设提升监察本业

监察院于六月提出人权委员会法律草案,就此,自 2001 年监院甚为坚持符合联合国「巴黎原则」的国家人权机构应设于该院,始有院版草案。然而,监院或出于一定程度防卫心态,设计了全体监委兼任人权会;现在立院则有较早的尤美女版,将监委与人权会由两批人士担任;周春米版则由十一位监委兼任人权会;本文想要指出,如同国际专家建议,设立监院下的部会级机关,不但不侵害监察院权限,还有助监院陈情职权行使。

国家人权委员会归属争议

民间团体自 2000 年开始倡议成立国家人权机构,出现设于总统府或监察院的争论,2001 年以来监院公布说帖。马政府时期虽国家人权机构谘询研究规画小组(设于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的主席李念祖律师,强烈偏向设于监院而由部分监委兼任的立场,但与会各机关均提出各种权限纠缠,意愿不强。蔡英
文竞选总统,亦将成立国家人权机构纳入政见。

2017 年民间台湾国家人权机构评估小组邀请国际人权专家 Rosslyn Noonan、SushilPyakurel、Agantaranansa Juanda 来台拜访,撰写报告,指出:理解台湾特殊设置五院的宪法架构,在权限上将国家人权机构设于监院,最有助于独立性;然而监委比较偏向违法失职官员究责,人权会则着眼于人权,不是从法令出发,因此出于法令缺失而侵犯人权的事件,监院可能需「恶法亦法」地追究官员违失,这样就降低了人权会人权教育、促进的初衷。

监院自拟的草案,时间点晚于国际人权专家的建议。监院向来认为监察职权也有一部分保障人权的功能,如果人权会花落他院他府,是一种对监察权的侵害。然而这种观点有盲点:人权会也调查私部门的人权事件,监院固然因阳光法案(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公职人员利益冲突迴避法、政治献金法、游说
法)而对私部门有调查权,但调查的功能与目的毕竟还是着眼在防範公部门的违失。一旦监委与人权会重叠,就是功能与目的都直接对準私部门,这与监委本业和职权恐怕不符。这个观点,王幼玲、高涌诚委员也发声明稿,认为监委与人权会职责重点不同,不宜重複;另外王、高两位委员声明稿,尚认为人权会组成应该更多元,才符合巴黎原则的多元性要求,现行监委法定资格未尽完美。

设于监院之下,而由不同专家担任,则是确保监院宪法权限以及区分两机关各自专业的妥协良方。人权会设于监院而不设于他院,就没有侵害监察权的问题,考试院下设考试铨叙两部、保训会,就是同样组织模式。

监委与人权会委员不重叠 行政能量与公信力有助处理陈情

反而,监委、人权会分设,还有协助分担监院困难的陈情业务功能。无论是监委的纠察官员违失,还是人权会的促进、教育人权,两者既不是情治单位,也非算命仙,仅是依职权自动调查,能获成效有限,最主要还是依靠陈情人提供案源。然而,受困于人力以及公信力,陈情业务对监院来说颇为艰困。若监委与人权会分设,监院本业部份可以借用人权会处理陈情的行政能量,与人权会进行行政协调,建构稳定的陈情案件转移模式,不但减轻监院陈情业务负担,人力充足下陈情处理也能更细腻。这种作法类似现行监院与审计部的关係,且订有「监察院与审计部权责划分原则」;

无论是尤美女版还是周春米版的草案,都于第 24 条第一项第四款规定:「四、认公务员有违法失职者,转送其主管机关或依监察法处理。」人权会处理、调查人民陈情后,转由监委弹劾,于法有据。未来人权会成立后,监院与人权会进行行政协调,将结论作成类似前述「监察院与审计部权责划分原则」的行政命令,规定受理陈情案件如果有包含对方职权,就将该部分陈情案件转给对方,并建立联繫窗口与标準程序。甚至,倘若未来人权会设置后其处理陈情部门人力较丰,监察院不妨依照行政程序法第 15 条,将整个陈情处理程序委任给下级的人权会,能更有效利用人力资源。

《邱子安专栏》监院人权会分设提升监察本业

人力方面,近五年来(2014 – 2018 年)监院接受陈情案件,落在每年 13759 件到 16212 件,平均算成每日都在 40 件上下,从陈情中心的人力加上轮值委员,满编也不过 3 – 4 人,负荷亟重,比较难作细腻处理。尤美女版因为监委与人权会分属两批人,人权会有独立行政支援,可用于陈情处理;反之周春米版将两者合一,内部单位是跟原监院行政人员调用,只会让原本吃紧的陈情业务人力更不理想;监院版监委就是人权委,情况则类似周春米版。

公信力方面,出于意识形态因素、政坛攻杆或部分重大个案,要说监院广受人民好评,可能昧于现状,这也并非新任监委后诸多公开或程序上的院内改革,可以短时间内挽回。监院陈情案件派查者仅有 234、307、319、325、547 件(2014 – 2018 年依序),与所有陈情案比起来九牛一毛,虽可能与人民不谙规定有关,但监院是否广受信任,而让真正的敏感案情,甚至让吹哨人愿意陈情,也有一定关联。监委与人权会分由两批人士担任,人权会的部分势必网罗提倡此议题的人权团体,这些人权团体本来就以接受人民陈情为业,有一定公信力。

相较之下,无论部分或全体监委兼任人权委的设计,则较不理想。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