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振瑞专栏》小泉八云(Lafcadio Hearn)的解雇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6-11 970次浏览 91条评论

《邱振瑞专栏》小泉八云(Lafcadio Hearn)的解雇

多年以前,我觉得小泉八云的着作很有意思,值得深读和思考,他以日本文化实践者的视点,自然流畅的写作风格,总能为读者提供新颖的启发,为有意往下探索的人指点方向。特别是其代表作《神国日本》,对于日本自然神道的源流和生活习俗的探索,都有精闢的见解。只不过,我手头上虽然有其着作,但中译本多于日译本,英文版书籍寥寥可数,恐怕无法做详尽的介绍,谈不上是正规的研究。所以,若说我能挖出哪些名堂来,那幺顶多是个揭开文坛八封新闻的好奇者而已。而我既然要说,当然从快乐的面向开始谈起,有了愉快的心情,文章的血脉才会畅顺,叮咛自己笔尖要常带感情。

《邱振瑞专栏》小泉八云(Lafcadio Hearn)的解雇

小泉八云,1850 年生于希腊,原名 Patrick Lafcadio Hearn,父亲是爱尔兰人,母亲为希腊人,他的童年生活是在英国和法国度过的,因父母失和离异,父亲又再婚了,他最后为父亲的叔母收养,但在校期间,由于游戏不慎,导致左眼失明。19 岁那年,他前往了美国打工,凭着卓绝的努力成为新闻记者,步上独立的生活之路。1890(明治 23)年,他以哈瓦斯通讯社通讯员的身份来到日本。他最早在出云的松江中学教授英文,其后与当地女子小泉节结婚,为此,他从姓小泉取名八云。

1896(明治 29)年秋天,外山正一担任东京帝国大学文科大学校长,他满怀热情向小泉八云发出了招聘,希望这位杰出人才来东京帝大英文系任教。正如前述,小泉到过英国和法国学习,虽然没有受过正规的文学理论训练,但他刻苦精进勤奋于写作,很快就显露出作家的才华。他抵达日本之后,曾经在熊本的第五高中任教,累积了不少教学经验。正因为他是那种自学成才的典範,教学认真授课内容充实,到东京帝大执教以后,受到多数学生的好评支持。这个卓越教师的风範,也为他后来遇到顿挫得到友善的响应。

根据牧野阳子《Lafcadio Hearn》一书指出,「小泉八云讲课很有吸引力,与其为学生传授正确的文法和作品相关知识,他更侧重于分析作品中的情感和心理活动,带领学生进入作者的内心世界。他擅长文学作品的鉴赏,有着天生的浪漫主义情怀,精闢讲解英美诗歌,朗读的声音极富磁性,让学生们听得如痴如醉,简直不想下课……」这是作者根据史料,对于小泉八云精采讲课风貌的回述,照理说,他的讲师生涯将继续绽放光彩的。不料,到了 1903(明治 36)年 3 月,校方突然向他发了一则解雇通知:「本大学为配合推动新方针,即日起解除雇用外国教师,起用留学归国之日本人。」对于这不合理的对待,小泉八云如同晴天霹雳打击,但是仰慕其教师风範的学生,并未坐视不管,而是热情相挺。例如后来成名的作曲家土井晚翠、戏剧家小山内薰、评论家厨川白村、英文学者户川秋骨等人,共同发起了留任运动。关于这段事件的经过,在坪内祐三的评述以及关田薰的《小泉八云和早稻田大学》一书中,均有详细说明。小泉八云受到东京帝大的解雇以后,那时,担任早稻田大学校长的高田早苗是个具有远见的教育家,她立刻邀请小泉八云来校执教,体现着自由思想的精神,翌年 4 月起,小泉八云来到早稻田大学,开设了英国文学讲座,丰富了求知若渴的早大学生。

严格说来,在这起解雇风波中,时任文科大学校长的井上哲次郎扮演着重要微妙的角色。当时,学生们自主性发起的留任(小泉八云)的运动愈发高涨,井上哲次郎见形势不可挡,到了不得不妥协的地步,便向小泉提出条件:「这并非解雇,减少授课时间,由每星期 12 小时减为 8 小时。」据小泉八云表示,事实上,他于是年 1 月 15 日,已收到这则妥协提案,但校方却没有更具体的说明,旋即发来一则解雇通知,简直粗鲁无文到了极点。这一则通知严重伤及了他的自尊,他无法苟同,当下就拒绝了这个提案。此外,小泉八云还认为井上哲次郎的做法有欠公道,有些伪善的意味。小泉八云的遗孀小泉节的口述笔记《思い出の记》于 1914 年出版,其中一段记述遭到了删除,原文是这样写道:「井上校长来访面谈,遭到良人(丈夫)断然拒绝,因为井上校长所提之条件,给良人甚为不悦。/……井上是个卑鄙无为的人,只求明哲保身,没有男人气度和担当。/……专程来留任的井上博士,反倒成了从中作梗之人。」

然而,所谓世事多变化,变得更讳莫如深令人无所适从。小泉八云遭到东京帝大的解雇,其继任的「留学归国的日本人」,即是那年 1 月末刚从伦敦留学返国的夏目金之助,也就是鼎鼎大名的大文豪夏目漱石。不过,夏目漱石是个正直的人,一直到他成为专业作家之前,他的教书生涯多半是因于维持生计,与自己的文学志向无关,正如他在《论文学》一书自序中所说,「我于明治 33(1900)年奉派前往英国留学,当时我正在第五高等学校任教,收到留学通知之时,我并不特别希望出国,同时觉得应当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不过,校长和训导主任说:是否有更合适者并非由你决定,本校已向文部省推荐你,文部省接受推荐,也予以批准了,决定选派你为留学生,若无异议,你最好从命。我虽然没有特别去留洋的意愿,但也没有固辞的理由,因此只好答应了。」

《邱振瑞专栏》小泉八云(Lafcadio Hearn)的解雇

进一步说,日本文部省选派夏目金之助前往英国留学,目的是让他学习英文教学,而非研究英国文学。对他而言,儘管命令难违,他在伦敦的苦闷生活中,仍然大量阅读有关英国文学的书籍,蒐集论文资料或为回国授课做準备,他总是自谦,从来不敢自诩精通英国文学,向青年学生说,必须在年轻时期立定志向,有必要广泛涉猎,儘可能遍览群书,在某种专门领域做出贡献。

然而,写作与教学毕竟不同,出色的作家未必善于教书授课,如多本《黑格尔传》指出的那样,黑格尔很有学问哲学体系庞大,但据说他在大学讲课枯燥乏味,使得讲台下的学生昏昏欲睡,与其伟大哲学家的形象形成了强烈对比。根据史料回述,夏目漱石授课的时候,教学极为认真严谨,学生们绝不敢打盹,或者心猿意马,但与小泉八云启发着学生对于阅读的想像,生动有趣的教授方式相比,显然是落居下风。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中,他们两位都是重要的作家,透过他们的作品记述,我们才得以掌握住古代日本神国的精神面貌,更清晰看见明治时代的浮光掠影,失去这些文本的参考,等于我们无法附注历史的注脚。不过,当我们聚焦于小泉八云的解雇风波,为其打抱不平的同时,有时间的话,或许应该腾出时间,了解井上哲次郎的学术背景。那时,井上哲次郎不止身为东京帝大的校长,还是日本国家主义的哲学家,着有《敕语衍义》(明治 24 年出版)一书,我们要批判日本教育敕语的形成史,有必要知道他是如何援引德意志时期的国家哲学,以何种高明的手法,对此做出定义和重新解释,使当时的人民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论点。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日晷之南】小泉八云(Lafcadio Hearn)的解雇风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