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6-12 873次浏览 46条评论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自 2012 年成立,以文创、设计为使命的 啧啧 ,是目前全台第二大群众集资平台。

而集资近 4,000 万的 Stair-Rover 八轮滑板 与 1,755 万的 ATOM 3D 印表机 分别位居台湾第一大与第三大的集资案件,它们诞生的地方,就是啧啧。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Stair-Rover 八轮滑板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ATOM 3D 印表机

即便如此,很多人对于啧啧依旧陌生。这个平台低调的特性在创办人徐震接受 MyDesy 的 专访 时便可略知一二:「平台上最重要的是计划人,对我们来说这些故事被看到,重要性远胜于我们自己被看到。所以我乐意作为蝙蝠侠身旁的罗宾、福尔摩斯背后的华生。我们没有很策略性的想要怎幺曝光自己,我们比较想曝光计划者。」

低调的故事需要被挖掘,其潜藏的价值往往神秘且迷人。这次,当啧啧成为故事的主角 

以做专案的心情,做出创业的格局

2010 年于 Kickstarter 声明大噪的 iPod Nano 錶带 ,短短十天便集到超过 40 万美金,大破纪录,这让当时在英国当建筑师的徐震,意识到在音乐、电影领域之外,设计圈有更多不同的可能性。而观诸台湾创意、设计空有能量,却缺少舞台实践,徐震便有了把 Kickstarter 这个「群众集资平台」的概念引进国内的想法。

「一开始以为网路创业首重架网站的人才」,徐震于是找了大学时期资工资讯背景的同学,后来才发现当时台湾创业风气尚未盛行,再加上其需要的是创业伙伴而非工程师,梦想屡吃闭门羹 。

组成团队的偶然,构筑啧啧成功的必然

转念一想,「创业可能不行,但我好歹也是做专案出身的」,换个角度把创立群众集资平台作为「专案」来执行,徐震首先邀请他觉得这个计画最需要的人,也是目前包办啧啧网路前后端技术与设计的工程师:邱慕安;其后另一位在新创圈打滚多年、累积许多创业人脉的伙伴林能为,以及品牌电商工作者刘家文,也因缘际会地加入了「啧啧」团队。

「与其说我是创办人,不如说我是他们三人的共同朋友,把这些很适合做群众集资平台的聚集在一起。」

邱慕安的执行力惊人,总能跟上平台成长的脚步;林能为科技新创产业的经验也带给徐震不同的视野;而刘家文利用他在电商实务营运上的知识,为啧啧经营良好的品牌形象。徐震谦虚的表示,自己在团队中最大的功能大概是精神喊话:事情不管成与不成,最重要的是这段旅行、过程。而小编相信他家常式的侃侃而谈,确实也带给整个团队或是计画提案人某种信心能量。

2012 年 2 月啧啧正式上线,儘管没有如 Kickstarter 複杂完善的机制,但也足以作为设计、创意领域实践的温床。

「成功不必在我」,一直将啧啧当专案经营的徐震坦言,抱持着为台湾设计师朋友开创新路的初心,他只是想尝试集资平台模式的可能性,甚至一直到上线前的说明会,他才发现有「竞业」flyingV 的存在。

有趣的是,啧啧的成立正好搭上台湾群众集资浪潮,那时平台的成长曲线惊人飞速,从 2012 年的 5 间到现在的 13 间,已经超越许多主流国家的平台数,「就我所知,英国就没有这幺多间,毕竟很少人会想做群众集资平台」。

把群众集资当成科目

许多人总问徐震,既然当初做的专案现在如此热络,何不接着以公司的方式继续经营呢?徐震一派轻鬆的笑着说:「走到第 4 年了,啧啧最大的特色还是以 Project 的方式在做,这也是我们与其他平台不太一样的地方」,如果定位成企业,利润与成长会是目标,势必背负经营压力,也理所当然要对股东负责;然而啧啧做为一个专案,重要的是发展过程里接触新领域、认识新朋友的乐趣。

徐震一再地强调:「与其说在创业,不如说在学习。」四年前他所有的知识领域都侷限在建筑学里,而啧啧成为他跳脱本业视野的窗,「原来产品设计模具开发这幺贵、专利的问题这幺麻烦;做艺术的人,其实在台湾的生存很苦、市场也小;音乐、电影的製作成本比我想像中还要高的惊人」,这些全是四年来因为经营啧啧而与提案者接触,所攫取的收穫。

群众集资初体验

在 iPod Nano 錶带轰动之前,徐震对于群众集资的启蒙是源于一个女歌手以 Skype call 作为回馈,新奇的想法使 Julia Nunes would be nothing without me 在当时刚起步的 Kickstater 上,成为众多小规模案件中脱颖而出的破万美金大案!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Julia Nunes would be nothing without me

不过这件专案的成功,并没有真正令徐震感到澎湃激动。主因是美国的教会社群其实一直有募捐习惯,这与 Kickstarter 的群众集资模式类似── 小额捐款的本质,辅以不到捐款价额的回馈。而既然美国市场仅有一两万美金的市场,更何况台湾?

「幸好当时林能为教了 MVP 的概念,让我愿意尝试在台湾试水温的可能,不然我大概到现在还会以为 MVP 是 most valuable player吧。」

至于谈到第一个赞助的专案,徐震说在啧啧上线前他赞助过一位漫画家的出版梦:The Order of the Stick Reprint Drive,之后的赞助类型也大概都是产品、游戏为主,较少赞助音乐、电影的原因是地域的侷限性,毕竟若要参加提案者的演唱会、电影首映,那还要飞到美国,可行性太低。至于林大涵的第一次赞助经验,则是 2011 年 8、9 月时的金属控温咖啡豆 Coffee Joulies,相较于徐震,大涵赞助的专案类型可说是各种各样。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The Order of the Stick Reprint Drive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金属控温咖啡豆 Coffee Joulies

而这个赞助的开头,徐震与林大涵「英雄所见略同」地表示,其实都是为了研究群众集资完整的企划过程、金流模式。

 当热情短暂失温

猫脸辨识器延迟出货 的风波,或许是团队在对外公告的处理上不甚理想,辅以新闻报导的越演越烈,某种程度造成大众对群众集资产业的质疑态度。这也令徐震开始反思平台在群众集资里的角色,究竟平台该不该插手团队的客服问题、要不要提供特定案件顾问服务?

「而当知道大涵离开 flyingV 、成立贝壳放大后,对我来说才算是从痛苦里释放出来」,顾问公司是必须存在的第三方,如此才能在计划人与平台的二元里,真正构筑多样完整的群众集资生态。

徐震的另外一个痛苦来自于,许多人对啧啧投以创业公司的期待,伴随期许而来的是这样的关心:「要扩张 bussiness model 才能与别人竞争啊!」「何不做股权集资,或是将啧啧发展成国际平台呢?」

儘管扩大经营能帮助到更多创作者们、股权集资对于台湾无法藉由 reward based 取得资金的人也很有帮助,但于此同时,徐震认为更重要的考量是团队实践这些计画时,成员是否有如同创办啧啧时对初衷的热忱与专注。

「所以我刚开始会觉得很痛苦,因为大家都这样说,好像我身为团队的召集人实在是太没有远见了」,徐震笑着说,藉此机会他也想跟大家澄清:「群众集资平台其实有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团队,我们在做的事情,套句大涵的说法,是『社会基础建设』」。

冒险篇章的预告

以艺术家一贯从容自信的谈吐,徐震分享啧啧发展至今四年的心路历程,也许荒唐精彩、或许热血激励,但更重要的是,啧啧接下来要往哪里前行。

四散各地的团队成员,仍会用网路定期共同讨论啧啧的发展与营运,于去年年底时,他们对于平台新一年的愿景、展望达成共识,其中之一便是发展如同美国艺术创作者群众集资平台 Patreon 的机制。

群众集资的本质,需要回归创作

做内容的人在群众集资现有的生态里面是吃亏的,因为它不像产品类型,或是电影、出版计画,有实际发行的实体能予赞助回馈。要发展出一个完整的作品更是往往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观察许多内容创作的集资计画后,徐震发现他们会以多样的周边产品,如帆布袋、笔记本等等,作为支持者赞助的诱因,然而最后的结果并没有发挥想像中的效应,「因为一旦把集资的支持跟某个产品绑在一起,大家就会开始衡量产品价值与赞助金额间的关係」。

邱慕安在啧啧的 专栏 里提到 Patreon 平台的概念,儘管徐震认为目前 Patreon 在搜寻计划、计划人提案上的使用者经验,仍旧处于混乱,但作为新型态创作集资的第一把烽火,也够振奋人心的了。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SOS 新闻募资平台首页

在与目前的金流合作对象讨论后,啧啧的「分期授权机制」已有大略雏形,相较「分期付款」先订定额度而后按期扣款的概念,分期授权机制是在有资安保护程度很高的金流公司前提下,储存使用者的信用卡资料,并赋予平台定期扣款的权利。这项机制的优点是其高自由度,使用者能方便的随时取消订阅。

至于最后执行的模式要按「分期授权机制」每月固定扣款,抑或「pay per upload 」,啧啧并未强制规定。「重点是要先尝试市场的反应是甚幺」,徐震鼓励创作人先做每月订阅制,其一是给予创作者规律地创作习惯,毕竟若创作期间过于漫长,Patreon 制能带来的效果也有限;其二是要降低支持者的不确定感,再大的支持热情都敌不过时间的磨损,经营粉丝重要的便是与其频繁互动,若创作悬而未决的时间过长,创作者与粉丝的连结也会弱化。

订阅集资的模式很可能今年就会上线,于此之前徐震坦言他们曾面临「是否要另闢网站」的挣扎。若与啧啧平台合併,定期扣款与一次性赞助的同存,难免会有混淆现有支持者对于群众集资概念的疑虑。然而以啧啧经营四年所累积的会员社群为基础,对于热爱创作的提案人更有益,「因此最后我们还是决定以啧啧的名义出发,只是会用「订阅集资」的频道类别与原有的啧啧做区分」。

公益专案的更多可能性

2014 年因学运的发酵,可说是群众集资最热闹的一年,割阑尾、纽约时报广告. 等的学运集资案,如浪般层层叠叠将群众集资推往高点,这种性质的计画几乎不曾出现在国外的集资平台上,儘管近期亦不乏 希腊救国 、 集资告 Uber 的多元、有趣专案。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反 Uber 的抗议布条

团队成员的设计背景,似乎注定啧啧作为创作类型平台的定位,但 318 学运在台湾群众集资展现的弹性,令徐震深受启发,「我们会不会太过侷限自己?所谓的创作是否真的就只有画画、唱歌、跳舞、做产品、设计?」

恰好那时因 flyingV 系统问题, 太阳花学运纪录摄影集 的专案于是辗转地在啧啧上架,这项计画有趣的是它并不是计划人本身的创作,而是利用徵稿的方式集结成公民摄影集,儘管与啧啧原先的性质有所矛盾,但也是在这项计划里,徐震才货真价实的见识到:「原来创作可以有这幺多样性的发展,甚至有超过 745 万的集资成绩!不论定位为摄影或出版,都会是精彩的大案。」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创作集资的意义,在徐震过往的既定印象里,是为了让创作者安心生活、或是做为设立工作室、公司的第一桶金,但「创作这件事其实能扩得更大」,比如陈小刚并没有以太阳花学运摄影集营利的打算,但论成就及意义,这本至今仍非常有蒐藏价值的作品绝对不输给那些营利的出版商,「我们不能否认以『做公益』为主题创作的可能性」。

徐震强调,他常告诉集资提案人「尽人事,听天命,而在此之前我们所有人都是心存善念,尽力而为」。以八轮滑板来说,计画上线当时,台湾的社会氛围很平静,相对来说它便成为一则有报导意义的新闻。假如那时「看见台湾」、「太白粉路跑」、「超电能飞行腕錶」等大案皆是同时期的专案,媒体的注意力便会因此分散。「万法归宗,群众集资平台最重要的就是给予计划人专业建议以及信心,但很多事的成与不成其实还是要看时运」。

儘管之前已经有接触公益案件的经验,但直至去年年底啧啧才开始正式思索关于「平台是否要从中获利」的问题,为了社会共同的好,以及公益的价值,于是最终的共识便是:「除了基本的金流成本,其他集资的收入皆归给公益案件的计划人。」

平台与顾问公司的火花

串起群众集资提案者、支持者的桥樑与催化剂,于今日齐聚一堂。啧啧的灵魂人物徐震与贝壳放大执行长林大涵,以一种相见恨晚的热烈,谈论、分享着彼此眼中的群众集资。

首次公益案件合作

于去年十月贝壳放大的周年庆上,林大涵宣布将会有条件地支持一些公益案件,这与啧啧未来的规划不谋而合。「对我来说大涵之前在 flyingV 带过许多公益性质的专案,经历比我丰富,恰好啧啧平台在公益案件上没有信心能提供很专业、有效率的协助。所以若我们合作,想必能给予公益案件的提案者最大的帮助与弹性空间,于是我就丢了讯息给大涵。」徐震说。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贝壳放大周年庆年会

「一开始想先对外发表声明后,再等适合的案子一起合作,但意外来的太突然。」大涵与徐震两人相视而笑,这场「意外的惊喜」是「中华男子拔河队挑战 2016 世界盃:大笨牛梦想家」的提案,2016 年 1 月 2 日的早晨,徐震说:「那天一早起床就看到大涵多通的未接来电,谈完之后,我想既然我们彼此都同意这件事情,那就做吧!」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中华男子拔河队挑战 2016 世界盃:大笨牛梦想家 集资页面

啧啧与贝壳放大首次合作的专案,在短短两天,就以约 384 万的金额顺利达标。「坦白说大涵在拔河队付出的心力,绝对比我们啧啧还要多十倍,而且照理说以顾问这样专业的角色投入,还能纯帮忙,我觉得很惊人」徐震语带感激。

至于这样的合作模式是否会迈向定期常态,徐震表示啧啧的立场很简单:「只要是公益类型的集资案件,并且发起者没有想要藉机牟利的话,我们绝对是很欢迎的。」

而林大涵话锋一转,提到之前所撰写的 名之所在,谤之所归:群众集资失败变多,是因为迈向主流 ,「不只商业案件会面临群众集资的出货风险,其实公益案件也是。只是大众对于公益案件的包容度比较大,普遍会将已经投注在公益案件的赞助当成不能迴避的沉没成本,所以当发生成本估算错误等不可抗力因素时,大众会愿意选择原谅、甚至再提供一次协助──因为赞助公益专案的目的,便是基于希望这件事能被完成的善念。」

一个集资,各自表述

这样的想法在大涵快速运转的思维中,成为另一个灵光乍现的主意:「『公益』这两个字有没有可能变成像 B 型企业有认证,或是更往下发展一步,变成泛中文集资圈里面的一种认证或是宣言、宣告?」

「比如我们可以起草一份退款协议书,法人或不存在法人组织可以宣告绑定特定的个人承担无限责任;或是做成一份清单,给大众信任感,上架的案子可以勾选其能保证的项目:比如我愿意接露我方团队的更多资讯、产品型案件可能要出示所接洽的厂商资料等等。藉此可以区分低中高风险案件,而且提案者不用花钱认证,只需要做自主宣告。」

徐震则抛出较偏现实的思考面向:「毕竟法规是在内定规则之上,群众集资纠纷走到最后的法律途径,还是要回归法源。目前按照消基会的诠释,群众集资是一项『网路消费行为』,而台湾的法律还是以保护消费者为主。所以我在想,有没有方式能让提案者不用承担过度的风险,比如说以自然人绑无限承担的风险,在提案人不是恶意亏损赞助资金的情况下,要有一个解套措施。或是在契约上明订:若提案人已经透明其所有花费流向且皆合理,就能有限度的免除其在资金上的责任。」

订阅集资的发展可能

针对啧啧的订阅集资,大涵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订阅集资的对象」以及「订阅集资的呈现形式」。毕竟创作者当然希望作品触及率越高越好,如何于此同时不影响支持者的赞助权利,在台湾或泛中文的集资群众里,给支持者们的「特别权利」是一大重点。

徐震也补充:「不同地方,就要以不同的方式因应当地市场。在一个 12 期或 20 期的订阅集资里,支持者是有权利随时取消的,如何掌握支持者的心,就台湾群众集资来说,不可避免地便是要提供诱因,以延长赞助者继续支持的习惯。比如在成本预算内,针对订阅 6 个月或 12 个月以上的支持者,设定回馈。」

成就大事与贪小便宜,并不冲突

在 Patreon 极需强化的使用者体验上,大涵解释,是因为相较于 Kickstarter、Indiegogo 都有一套可遵循的成熟机制,订阅集资则仍旧是处于非常模糊的状态。

「啧啧的发展以 Patreon 为骨架,然而我们会强化『长期订阅集资的回馈机制』。以生活化的例子来说明,有点像支持者只要订阅集资就能加入会员,而会员权利就是之后买产品都有打 8 折的优惠。至于要如何避免买到打折产品就立刻取消订阅的弊病,这就是 Patreon 比较弱的延长购层面。」徐震接着说,「要长久,就需要加码回馈」。

这不就如同为了便宜而团购的心态吗?面对贪小便宜的质疑,徐震慢条斯理的说道:「在贪小便宜的同时,也承担了非常大的风险。另外一方面,每个月掏 50、100 元来订阅集资,其实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像现在订报纸的人就不多了。」

评价机制

啧啧首页上有一个「故事墙」,性质接近鼓励、评价机制,支持者在赞助或收到回馈后可以留言,儘管这项功能的使用人次并不显着,但这个「提案人与大众的互动平台」,已可谓全球首创的群众集资评价机制。

访谈的尾声,大涵也提供关于评价机制的几项可行建议:

  1.  类似烂番茄的机制,建立外部公正的第三方机构,评价群众集资案件等级。
  2.  直接内建于平台,採双向评价制:赞助者评价计画人的同时,计划人也能评价赞助者。甚至能照评价的次数,搭配鼓励机制,比如可以升级成啧啧之友。
  3.  组成委员会,但这个方法旷日废时,可行性不高。

啧啧对于订阅集资的尝试野心,以及与贝壳放大公益案件的深度合作,皆令人拭目以待。这些火花也将使群众集资的传奇,继续更加精采地誊写新纪元。品尝着这场专访的余韵与后劲,从专案、顾问公司到平台,群众集资带来的惊喜从不止息,而我们有幸身在这个时代一同见证与期待!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专访】啧啧X林大涵:群众集资界最佳配角的传奇外传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