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开放资料(OpenData)的迷思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6-12 264次浏览 68条评论

【客座】开放资料(OpenData)的迷思

开放资料在世界各地都是政府及网路圈的显学, 先进国家无有不戮力推动,然而台湾的开放资料进展十分缓慢。 据我这几个月来参加相关会议跟私下被谘询的经验, 其实并非当局刻意抗拒,而是绝大部分都根本不懂开放资料。 就算有少数能了解其真正意义与目标,在无法令强制要求、 无适切引导之前,运动难以开展。因此要推动开放资料, 必须先 :

开放资料可以「加值」获利

开放资料的确可以赚钱,但绝非直接贩卖公共资料资产牟利。 很遗憾,如今主事者错误地以贩售故宫典藏的数位化版权、 出卖保有台湾人民隐私的健保资料库给云端厂商、 或是小家子气地将接取交通资讯 API 当作收费项目等, 当作开放资料的典範。

与其说赚钱,不如说开放资料可以帮助政府, 也帮助人民监督政府更有效率地花钱,并且从资料中挖掘、重组、 混搭出更具价值的创新。例如,面临少子化, 除了办催生口号比赛或加码补助之外,若政府用「正确方式」 释出幼儿园的设备跟人力资料,搭配上地理位置以及人口密度、 地方平均所得、地价跟房价. 政府就能自这些资料中快速对比, 找出解决问题的施政方向之外, 一般人也能从中判断哪些地方适合育幼, 更可激励创业者利用资料作出具有高商业价值的应用。

开放资料就是开放人民的资料

开放资料跟开放政府是一体两面,目的是要让政府更透明、更容易受到监督, 在台湾却被刻意忽视,扭曲成出卖公共资产。 主事者不敢碰触利益纠葛,与没有良好的案例在前是主要原因。

既然现况如此, 我建议在体制内的少数改革者就先以不影响核心利益的主题着手, 不必一开始就直捣黄龙,除了难度高以外, 这样只会让运动胎死腹中。重要的是在初期搭配正确示範, 可先让体制外的专家操作, 设计符合概念的开放资料示範来教育并引导有决定权的长官, 使他们不再对开放资料无知或畏惧。

开放资料就是让政府各单位卯起来作 App

因为 App 很红, 加上许多国外开放资料的成功应用以 App 形式呈现, 这两个没有关係的概念在台湾被莫名其妙扯在一起。 然而开放资料要考虑「数位包容」,理应以能让最多人, 尤其是弱势者近用为目标,App 只是一种形式,不该是全部。 此外,政府若委託厂商製作 App,反而扼杀开发者的机会, 加值不成反减值。 正确的作法应该是维持高品质且即时更新的开放资料库、 提供免费接取的 API、然后适当给予开发者名誉上的鼓励。 

本文同步刊登于数位时代 2012 年 5 月号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