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董事“看不过眼"‧揭阿莫盗7支票还债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6-18 583次浏览 64条评论

公司董事“看不过眼"‧揭阿莫盗7支票还债(吉隆坡16日讯)被指欺骗潘姓退休老师“棺材本"的雪州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拿督汤木的前私人助理莫伟雄,在公开喊冤否认涉及欺骗、盗签支票和盗刷信用卡后,事件并没有因此平息;一名自称对其所作所为“看不过眼"的公司董事声称,莫伟雄曾在2007年借用他的公司办公室期间,盗取7张支票,其中一张2000令吉支票是开给自己的朋友,以付还债务。及时阻止过账经营多样化生意的公司董事林炜尊说,直到银行因为支票签名不符,拨电询问后,他才惊悉支票遭盗窃,并及时阻止其余6张支票过账,才不至于蒙受巨大损失。他週四召开记者会指出,公司设立在吉隆坡古仔商业区,2007年7月,生意伙伴把绰号“阿莫"的莫伟雄介绍给他认识。他说,当时这名生意伙伴说“阿莫"刚好需要一个办公室,而他的公司刚好有空置的房间,就把房间让出给“阿莫"。“我那时对阿莫没有戒心,也没有想过和阿莫收租金,就当是朋友般让出房间给他使用。"他称,“阿莫"当时声称自己从事娱乐活动策划,公司只有一人;因此,他的书记偶尔还会帮忙“阿莫"处理一些文书工作。银行致电揭发他说,“阿莫"初期几乎是每天都到办公室,后来减少次数。“我们初时也没有想太多,后来揭发他盗取支票后,我们才知道他那时可能是`身有屎’而减少来公司。"林炜尊坦承,他们并没觉察“阿莫"盗窃支票,直到11月3日,他接到马来亚银行职员拨来电话,向他查证一张1万2500令吉支票的事务,他才知道支票遭盗窃。他说,该公司与银行的协定是凡支票数额超过5000令吉,必须有两名负责人的签名,才可过账。“阿莫可能不知道这个规定,他只是冒签我一个人的签名,结果露出马脚。我后来马上彻查公司的支票簿,发现共有3本支票簿共7张被人连`票根’一起被撕掉。"偷支票连票根一起撕掉林炜尊披露,“阿莫"很机灵,从支票簿中抽撕一两张支票,而且连票根也一起撕掉,不留下痕迹。“我们一般不会去查支票的顺序,如果不是银行起疑拨电,我根本不可能及时发现,并及时阻止支票过账。"他称,在确定共有7张支票遭盗窃后,马上要求银行撤销这些支票,及时阻止6张支票过账,包括款额达1万2500令吉的支票。不过,一张属于大众银行的2000令吉支票还是过账了。支票字迹证实阿莫盗用林炜尊说,他们是从2000令吉支票领款人,以及该张1万2500令吉支票的字迹与“阿莫"的字迹相符,而很肯定“阿莫"就是支票盗窃者。“我后来通过银行找到已经过账的2000令吉支票的领款人。这名住在沙叻秀的男子,声称是阿莫的朋友,可是他也是无辜的,支票是阿莫开给他以付还债务,他根本不知道支票的来历。"他说,这名领款人坦承支票是“阿莫"交给他的,就足以证明“阿莫"是支票盗窃者。“我后来又拿出阿莫平时书写的文件,与支票上的文字一对照,更肯定了阿莫的盗窃身份。"阿莫被试探后消失无蹤林炜尊披露,在揭发“阿莫"盗窃支票后,他曾拨电后者,以试探的语气探问,但“阿莫"没有承认其罪行,过后就不见蹤影,连办公室的文件和用品都不搬就离开。“我当时说,办公室最近发生了一点问题,问他知道怎幺一回事吗?他只是沉默,没有回应。"“我也试探的问他,何时要给租金,他一样没有回应。"他说,过后,平日已经少见蹤影的“阿莫",没有交代一声就消失无蹤。阿莫称不认识2事主莫伟雄週四受询时,声称并不认识林炜尊及陈标福,同时拒绝作出回应。他说:“我不认识他们,对不起,我不要作出回应,他们应该向警方报案。"记者提及两名男子已针对此事报案时,莫伟雄说:“那就OK(没问题)咯!",同时再次强调,他不会再针对此事作出回应。与警交涉数月没下文林炜尊不满警方的办案态度。他说,在发现支票遭盗窃后,他曾在向沙叻秀警局报案,此案后来转交蕉赖警区商业罪案组,而他也向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投报,但都没有任何进展。银行已过账2千令吉“我曾到蕉赖警区查问,后来也在投诉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虽然最后有警官接见我,可是警官以这起案件没有证据,没有闭路电视拍到盗窃者的罪行,难以入罪而没有开档调查。"他说,他与警方交涉数个月后,依然没有成果。银行把已过账的2000令吉赔偿给他,所以他没有再追究。“如果当时警方展开调查,今日可能就不会有潘老师的事件了。"他强调,他在多年后才旧事重提,是因为看不过眼莫伟雄的行为。“我要说的是,阿莫确实曾盗窃支票。"印刷商被欠千余令吉印刷商陈标福也自称是受害人。他说,他是供应商,有一次到林炜尊办公室谈生意时遇到莫伟雄,后者声称要印刷海报。“我接过他的生意,为他印刷了千余令吉的海报,可是后来我向他索款时,他却一再推卸。后来,他再有生意要给我做,我也不做。"至于莫伟雄欠下的千余令吉印刷费,陈标福说,莫伟雄迄今分文未还。‧2012.08.17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