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皮相是一种禁锢,脱皮就是义务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7-02 628次浏览 18条评论

如果皮相是一种禁锢,脱皮就是义务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Rennett Stowe

柏拉图写过一段洞穴寓言,不知道的话赶快看小抄:

有一群囚犯在一个洞穴中,他们手脚都被捆绑,身体也无法转身,只能背对着洞口。他们面前有一堵白墙,他们身后燃烧着一堆火。在那面白墙上他们看到了自己以及身后到火堆之间事物的影子,由于他们看不到任何其他东西,这群囚犯会以为影子就是真实的东西。最后,一个人挣脱了枷锁,并且摸索出了洞口。他第一次看到了真实的事物。他返回洞穴并试图向其他人解释,那些影子其实只是虚幻的事物,并向他们指明光明的道路。但是对于那些囚犯来说,那个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并向他宣称,除了墙上的影子之外,世界上没有其他东西了。(引自维基百科)


等级一的殖民,就是把人民关进洞穴,统统挑断脚筋,代价是生产力低迷。等级二的殖民会保存人民手脚完好,有人出来就砍了。等级三的殖民,让出来的人尽情观览,殊不知见闻都已预先排定。进阶的殖民者更安排好洗脑课程与次第清楚的赏罚,让此人回洞宣传,鼓励洞内众人戮力争取。潜台词是,没那个屁眼,就安份吃屎吧。

做到这个地步,殖民地的反抗与起事仍旧不能根绝,殖民者终于明白:反抗是难免的,被殖民者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的力量,前述作法只能压制或延迟觉醒。

所以,必须把这一点也考虑在内,以各种商品与服务疏导人民的能量,同时让小规模的斗争发生,参与并观察,不时测试风向与水温,以防範真正会「动摇国本」的大事。

这些商品与服务,还有满足斗争需求的事件,就好比一张又一张精细的地图,点击会显示在此插旗可得到的奖赏与积分。

从挑脚筋到把被殖民者也纳入游戏,被殖民者「与闻国政」的机会固然增加,但还未必能够(也不一定有能力)自己定义政治的範围。只是,这个拉锯斡旋的游戏空间是必要的,闹到两败俱伤无疑是殖民者的失败。董启章在《地图集》写道:

当年荆轲借献图以刺秦皇,图穷匕现,当中的象徵意义是值得深思的(《地图集》)。

如果那卷地图可以无限地开展下去,或许被殖民者就能安份,安份于地图在脑中捲起的概念,而不是以性命或资金相搏的尺寸实地。

《地图集》这本书,董启章写得像在编辞典,惟一般辞典旨在确立意义,这本却意在鬆动。

象徵亦常常会取代实际情况而成为人们的唯一认知模式,而人们的认知又会在毫无保留地信赖地图的情况下,出现自身没有意识到的弹性。《地图集》

这层让我们「毫无保留地信赖」的地图,好比皮相,皮不脱去,就是执着与沉迷,这种精神层次的殖民,最是根深蒂固而难解。

歹时脱皮痒 | DYSTOPIA书展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