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岁林同惠慢活人生‧骑脚车旅行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6-05 798次浏览 44条评论

73岁林同惠慢活人生‧骑脚车旅行想像一下,当你年过70岁后,还有没有精力和动力骑上脚车去旅行?73岁的退休校长林同惠,是慢活一族拥趸。他在62岁那年弃轿车以脚车代步,重过小时候的低碳生活。现在的他,每天都会骑着脚车出门喝早茶,找朋友聊聊天,再帮老婆上巴剎买点菜。他还会骑脚车去邻州找老朋友玩几天,也曾用上三个星期的时间,与志同道合的老同事结伴骑脚车到全马各州去旅行。他的每一天,都是以感恩的心,慢慢的过。他有车子,但只有跟太太出门时才开车。儿子的女友看见他骑脚车的背影,不禁竖起拇指讚叹:从正面看,您是72岁的老人,但从背面看,还以为是27岁的小伙子呢!当林同惠以一身的脚车骑士装扮,揹着一个背包出现在面前时,我禁不住发出惊叹声。已经73岁的他,虽然一头银髮,但精神奕奕,充满朝气,就连走路也有风,说话语气不缓也不急,这是一个已经放慢脚步,享受当下,过着慢活人生的老人家啊!“我小时候就很爱骑脚车了,少年时期就曾和弟弟结伴踏脚车从槟城到怡保找哥哥玩几天,骑了十个小时才到怡保,对我而言并不累,也不是为比赛,更不是在自我挑战体能,我视为生活乐趣,可以一路慢慢的走,沿途风景就慢慢欣赏。”林同惠是退休小学校长,2004年,朋友送了一辆二手脚车给他。这辆脚车是非一般的脚车,是由日本製造的Road Bike,性能好,品质佳,只是年久失修,他把它修好后,也开始以脚车代步,重新爱上骑脚车的乐趣。难忘踏10小时脚车南下“我19岁时就和比我小两岁的弟弟结伴骑脚车去怡保找哥哥,那是六十年代,南北大道还没启建,交通也还不发达,我们一路南下,从槟城到怡保总共花了十个小时才抵达。当年我大哥在怡保当推销员,我们兄弟感情很要好,到了怡保会合大哥后,在那里玩了几天,才再踏脚车回来槟城。”这令人难以置信的旅程,他说一点都不觉得辛苦,也不怕累,更何况当时的交通并不发达,治安也良好,母亲很放心让他们出门去。去年12月初,72岁的林同惠还骑着脚车与一名驾摩多的老友一起到浮罗交怡度假。两个都是六七十的老人,一个骑脚车,一个骑摩多,由槟岛出发,一路停停走走了好几站,才走到玻璃市港口,然后把脚车和摩多停泊在码头,再搭船艇到浮罗交怡住一夜。“可惜天不作美,12月碰上雨季,一路上都遇上雨水,虽然说风雨无阻,但要是遇上暴风雨,为安全着想还是会半途停站休息。”这趟旅程不是很完美,主要因为天气不好,所以连照片都没拍下。朋友驾驶的是摩多,肯定比骑脚车慢步旅行的他更快一步,所以在一些交通比较拥挤的路段,他会和朋友约好在下一站会合,大家暂时分开旅行,让驾摩多的朋友不必配合他的速度,他会迎头赶上。“这样一路停停走走,等来等去的,也比一般骑脚车队花更长的时间。不过没关係啦,我们有的是时间,也不是在比赛。”开朗乐观爱户外运动林同惠现在的日子,天天都是用双脚踏出来的。他每天大清早就会骑着脚车从丹绒武雅住家出发,到市区去找朋友喝早茶、聊聊天,有时候也会顺便去逛菜市场,帮老婆买点菜,并赶在午餐时间前回家,从他的住家到市区,大约有9公里的路程,如是来回就有十八公里。“有时候喝完早茶,看时间还早,就去汕头街附近的江沙路找老朋友黄明舜,他每天上午都在老店为人义务做原始点治疗法,我们几个老友常在那里聚会,老店门牌9号,就把那边叫作Nine Club!”林同惠笑着说很满意这个只在早上开放门户的“Nine Club”。林同惠自认是开朗乐观的人,喜欢交朋友,喜爱户外运动,与一般七十多岁的老人相比,他确是很好动,因为他除了爱骑脚车到处趴趴走外,也很喜欢爬山。一路有熟人登山不孤单午后的时间往往是太阳最猛烈的时候,下午一点多两点,对很多人而言,天气太热,能不外出就儘量不出门,可是林同惠正好相反,他往往选择这个时间点去植物园爬山,那是升旗山的后山,他说那里在中午时分还会有不少登山客,一路上都很热闹。女性登山客少“一路上都是绿油油的林木,其实一点都不晒,山林间青翠凉爽、空气清新,时常在那里爬山的人就会知道,那边半山腰有个凉亭,叫作46亭子,午后时间都会有人在那里泡茶聊天,还有饼乾分享,登山客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加入,喝杯茶、吃块饼,聊一个下午。”他也说,中午在那里登山不会孤单,一路上都会碰见熟人,即使不相识,久而久之也会熟络起来,因为大家志同道合,都是登山友。“那里不只是老年人锺爱的地方,年轻人也不少,只是大部份是男性,会在那时间出现的女性登山客少之又少。”在山林间与登山客并肩坐着喝茶聊了一个下午后,他就轻轻鬆鬆的下山回家,洗个澡,再阅读一下书报,睡个午觉,充实了每一天。“其实我这把年纪还能自由来去,有体力可以骑脚车到处走,我已经很感恩上天的照顾,每一天都是赚到的,所以要好好享受当下。”半岛之旅用了21天2009年,67岁的林同惠曾骑着脚车全马走一圈回来。那时候,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前同事朱季雄,对方也是退休校长,两人加起来都有百岁,一个家住亚罗士打,他则人在槟城,两人相约一起出发,一路南下到新山,接着再往东海岸走,由东西大道回到北马,这趟旅程,他们总共花了21天。每天平均走100至150公里路“我们一路停停走走,吃吃喝喝,没有设限,主要是吃喝玩乐,那时候每一天平均会走100至150公里路,就找地方休息,晚上坐在海边喝啤酒,不会觉得辛苦,很自由逍遥。”那趟半岛之旅顺利完成,最教他印象深刻的是归途中,在东西大道沿途所见的美景,山外有山,途经马来甘榜,看见小河流水人家,还有村童在快乐嬉戏,乐趣无穷。清晨上路时,四周都是雾,犹如人在仙境,腾云驾雾之感非常不一样。曾遇车祸幸无大碍以脚车代步多年,林同惠也曾前后遭遇过四次有惊无险的车祸,那四次都是无辜被车子撞上,流了血,伤了膝盖,被迫在家休养几个月。“在路上不管骑得多幺小心,还是无法控制意外的发生。我四次被车撞都是对方疏忽导致,其中有人是边驾驶边玩手机,结果不小心由后撞倒了我;有人在转弯时没打讯号灯,也没留意到我;有人是鲁莽失控撞向我,即使我是靠边慢慢地直走,也防不胜防。”不过,意外受伤并没有让他从此却步不敢上路,但让他会更留意车主的驾驶状态。他说:“骑脚车是手脚反应要灵敏,五官都在并用,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注意前面的路况,也同时留意聆听由后而来的车辆,从引擎的声音可大略知道后面的是大辆罗里还是小轿车。”需懂修脚车以防万一骑脚车给林同惠带来乐趣无穷,但也偶尔让他伤脑筋。在路上难免会发生脚车故障问题,所以修理脚车是骑士们的必修课,尤其当轮胎泄气时,附近要是没脚车修理店,也可以靠自己即时修补。现在的他骑脚车到处走都会随身携带一个“八宝袋”,这“八宝袋”里都是修补脚车的必备工具,包括补胎贴胶、扳手、磨砂纸、胶水,还有小型的轮胎打气筒等等,每天他都放进背包里揹着上路,以防万一。靠脸颊测试轮胎哪漏气“骑脚车在乡间小路很少会遇到爆胎问题,一般上轮胎漏风问题都是发生在大城市里,城市里的路面常会有小钉子,一旦撞上了就会导致轮胎慢慢泄气,所以要凭经验来修补。”在路旁没有水,如何鑒定轮胎泄气呢?林同惠自有他的办法。他说:“一般上脚车被`钉上’后都不会马上爆胎,只是会慢慢泄气,这时候拆下轮胎,把轮胎靠近脸颊,慢慢转动,如果有破洞的地方就会感觉到有股气漏出来,那就马上做记号,再来补上胶贴。”访问结束,送他到门口道别,他说:“我大儿子的女友去年对我说,我骑脚车时,从正面看是72岁老人,但从背面看27岁的青年!哈哈!”说得也没错,看着他戴上头盔,骑上脚车挥手离开时,我望着他的背影,真的,背影会骗人。/副刊‧报道:黄碧丝‧2015.02.13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