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向母说死后要火化‧男童留言“我走了”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7-16 476次浏览 36条评论

曾向母说死后要火化‧男童留言“我走了”(槟城14日讯)这是一个黑色的母亲节!週日深夜,年仅11岁的马玮镇从14楼组屋住家走廊坠下,30岁年轻单亲妈妈赖晓琳从此痛失独生子。警方过后在死者家中找到一封马玮镇写的信,据悉,当中有一句是对妈妈说“我走了”。因此,警方不排除自杀的可能性。不过,赖晓琳指出,儿子不时会写类似内容的信给她,这封被找到的信没有日期,不能证明是儿子坠楼前所写。週日晚上11时许,就读圣芳济小学五年级的马玮镇,从住家走廊处离奇坠楼。居民听见屋外传来巨响,出外查看,发现玮镇躺在血泊中。医护人员还没赶到,玮镇已伤重不治。外婆逝世后常独自在家这名邻居週一致电《》声称,他与玮镇一家是多年的邻居,对于玮镇的逝世,他感到遗憾,并相信玮镇是自杀,并非被人推下楼。马玮镇来自单亲家庭,和30岁的妈妈及外公等人住在新江小学对面组屋的14楼。“玮镇的妈妈17岁生下他,但很早便与丈夫离婚,玮镇一直都与外公外婆住在一起。”他说,玮镇的外婆在今年农曆新年前逝世,母亲与外公又常不在家,原本住在一起的表哥表弟也陆续搬出去,因此,玮镇最近常一个人在家。他称讚玮镇聪明伶俐,读书成绩好,思想成熟,与邻居关係也不错。“玮镇隔壁家的邻居告诉我,约在一週前,玮镇曾向母亲说,‘如果我死了,你要帮我火化’,当时还遭母亲斥责不可乱说话。”“这名邻居与玮镇的妈妈关係不错,所以知道这件事情。我怀疑玮镇是自杀,可能因为他长期一个人在家太寂寞,才会起了轻生念头。”这名邻居说,他是因为看不过眼,才想告诉报章玮镇的成长环境。“他是个很乖巧很懂事的孩子,看到邻居都会打招呼,还会慰问邻居工作是否辛苦。既然玮镇曾经提过身后事,家人就应该多加注意,勿常留他一个人在家。”料攀椅越围栏跃下週日晚上11时许,马玮镇从住家走廊坠楼,身体坠落在底层的电梯前。据了解,事发时玮镇独自在家。相信他是在走廊围栏边放了一张椅子,站上椅子后从14楼坠下。组屋居民听到有东西从高处坠落的巨响,前往查看,惊见一个小孩躺在血泊中,赶紧打电话通知警方和医院。玮镇的头和身体多处受重创,卧尸地点全是鲜红的血。稍后赶到现场的医护人员为他检查后,证实玮镇早已断气。母赶返睹儿尸崩溃狂哭接到消息后赶回家的单亲妈妈赖晓琳,见到儿子躺在血泊中时当场崩溃,软倒在亲人怀中狂哭。经亲人不停劝解,情绪才稍微平伏下来。痛失爱子的赖晓琳,泪流满脸神情呆滞,一时间无法接受儿子坠楼身亡的事实。大批警员赶到现场后在现场展开近两小时的调查,才把玮镇的遗体送到槟城医院太平间等候剖验。由于当时已是深夜,左右邻居多数都已入睡,所以没有人目睹玮镇如何坠楼。至于他是失足还是另有原因,仍有待警方调查。“谢谢妈带我来这世界”母亲节祝福语成遗言和母亲提前庆祝母亲节,特製祝福卡上的一句“谢谢妈咪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来”,成了玮镇留给妈妈赖晓琳最后的遗言。赖晓琳说,儿子和舅舅赖榕强和舅母感情非常要好,他都叫舅舅和舅母为爸爸妈妈。“儿子在上週五提早替我庆祝母亲节,他还用马尼拉卡做了一张祝福卡送给我。收到的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很温暖。”可是谁也想不到,就在母亲节这一天,她就和儿子永别了。她说,儿子上週六到他舅舅位于北海的住家过夜,週日和舅母庆祝母亲节。下週本拟到舅舅家过夜马玮镇的舅舅兼义父赖榕强说,玮镇回家前,还特地留下一套衣服在他家,说下週六来玩和过夜。“外甥和我们一家的感情非常要好,每个月都会在我家过夜几次。”没想到,马玮镇的衣服还留在他家中,但人已经不在了。谈话间,他数度拭去不受控制流下的泪水。赖晓琳及赖榕强等人在週一中午12时许领出马玮镇的遗体,送往发林邱公司设灵办理身后事,并将在週二早上11时举殡,送往大山脚武拉必火化场火葬。寻获信件警不排除自杀警方证实在家中找到一封马玮镇写的信件,不排除马玮镇有自杀的可能。东北区警区主任颜康民也证实警方已掌握该信件,并列为调查的证据,但拒绝透露信件内容。据悉,信中其中有一句话是对妈妈说“我走了”。不过,妈妈赖晓琳在灵堂上受访时说,儿子不时有写类似内容的信给她,该封找到的信件并没有日期,所以不能证明是儿子坠楼前所写。这封信是赖晓琳哥哥的孩子到她家里休息时,意外找到。没见过生父有妈咪就够“我只要妈咪一人就好,妈咪S a y a n g我就够了。”母亲赖晓琳说,儿子出世约两个月,她就和丈夫离婚,儿子至今没见过亲生父亲一面。而他也从没提问爸爸在哪里。“他是一个非常听话懂事的孩子。”她说,可能是来自单亲家庭令儿子早熟,儿子除了课业不用她担心之外,11岁的他就开始会帮她做家务和自己洗衣服。儿子的学业不错,在安亲班连续两年考第一名。校方基于校长不在,不愿对外发表谈话,只确认马玮镇(Verman Ma)是该校的五年级学生。校方对玮镇的逝世表示惊讶与遗憾。据悉,死者家庭有纠纷。家人坚信不是自杀虽然在家里找出一封马玮镇写的信,但家人依然不相信他是跳楼自杀,妈妈赖晓琳和舅舅赖强说,玮镇性格乖巧开朗,最近没面对甚幺问题,根本就不会自杀。赖晓琳说,事发前即晚上9点多,她打电话给儿子,当时儿子很开心说已经吃饱正在看戏,没有异常。“更何况我和儿子的关係也很好,我不打不骂,只是在他顽皮的时讲他几句。”‧2012.05.14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