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照:为什幺过去二十年,伟大的电影不见了?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7-17 553次浏览 84条评论

杨照:为什幺过去二十年,伟大的电影不见了?

过去二十年中,我们所得到的真正结果是,伟大的电影不见了。但是这伟大的电影不见的事,是「本来对的事」发生了:电影回到它本来的权威角度,权威的、集体的角色。

这二十年的电影,愈来愈看不到我们想像当中以前那种了不起的导演。因为这些导演都死光了吗?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呢?他后来拍的电影就再没有我们以前感受到那种电影的魅力。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他为什幺不再像《教父》(Godfather)那个时代了?其实,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时代改变了。希望坐到电影院里做一个主观、主动(active)的、在里面去参与想像的观众,消失了。

最近二十年,我们所得到的,是一种懒惰的观众,是一种没自我的观众,当他们进入到电影院的时候,不带着他们的自我进去:Hey,give me something exciting,他们没带着自我去,只带着感官去。

我们在过往年代看到的伟大电影,今天叫做无聊、看不懂的电影,三天就必须下片。不是没有人在拍这种电影,蔡明亮、侯孝贤到现在还拍这种电影。他们以及那个带着自我进电影院、要求看到複杂暧昧东西的观众,要看到可以自己参与诠释的东西的观众,属于过去的时代。

新的时代,新的世界观。这个新的世界观是没有自我的世界观,是强调网络、强调集体的世界观。当然就使得印象当中我们以为的伟大电影不见了。其实不只电影如此,在艺术、文学上都发生相同的状况。那就是,现在出现的这些作品,它们的影像性或类似于影像的集体性或权威性愈来愈高,高到让每一个接触文学艺术的人可以很轻鬆在这网络当中被动地来参与。

如果大家对艺术史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去看六○年代的行动艺术,以及九○年代到二十一世纪的行动艺术。六○年代的行动艺术红极一时,可是那个时代的行动艺术跟反叛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艺术家藉由自己的行动、自己的身体来反叛社会。那是一个反叛的姿态(gesture)。

到了九○年代行动艺术捲土重来,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行动艺术强调的东西不再是自我、个人。以前的行动艺术喜欢把自己关起来、将自己剃光头、跑到街上去不跟任何人讲话⋯⋯突显自我。最近这十年的行动艺术是要让你到大众当中,跟大众互动,跟大众「分享」(对不起,我很讨厌这个字眼,可是有时候还是得用)。

它是一个 networking,而且 networking 变成了一切,变成了最重要的艺术内容。同样都是行动艺术,三、四十年前行动艺术的根源,是人怎幺构筑自我的 boundary、如何和群众分开;三、四十年之后,是如何消解个人的边界,与别人发生关係,进入网络。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