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勇绝伦的「倾奇者」前田庆次,不倾奇的真实人生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7-18 981次浏览 44条评论

相信没有战国爱好者会对「前田庆次」感到陌生,隆庆一郎的原着小说《一梦庵风流记》在原哲夫的笔下更是栩栩如生,成为不少华文世界战国爱好者的一个爱好读物。受到《花之庆次》漫画的影响,剧集以及电视游戏中,庆次的形象都与漫画极为相似。在这种影响下,骑着巨马松风,生性「不羁放蕩」、但「武勇绝伦」、为人「能屈能伸」又「文武兼备」的「倾奇者庆次」形象便诞生了。

武勇绝伦的「倾奇者」前田庆次,不倾奇的真实人生 CR・花之庆次,机台种类: Pachinko/パチンコ柏青哥小钢珠,机台厂商: Newgin(ニューギン)
小钢珠机台广告也引用了原哲夫漫画《花之庆次》里的形象

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在问:「前田庆次真的有那幺厉害吗?」、「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为了让读者有更好、更明白的了解,这里就来一次简单的说明。

史实上的前田庆次

前田庆次除了他自己晚年撰写的《道中日记》外,基本上是没有任何一次史料能证明他的行动及足迹的。因此,我们现在知道有关前田庆次的故事,其实都是来自于江户时代的故事书以及军记物,如后述的《可观小说》,还有《翁草》、《常山纪谈》等。

那幺,庆次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来历呢?庆次的生家:加贺前田家的系图类记录中提及庆次「初名利益」,后来改为「利太」,通称是「宗兵卫」,我们熟悉的「庆次(郎)」似乎是后来才用的。庆次的生父众说纷纭,一般说是织田信长的重臣泷川一益兄长:泷川益氏之子,母亲怀孕时改嫁给前田利家的长兄:前田利久。妻子是前田利家二兄前田安胜之女,所以庆次与利家既是养叔侄关係,庆次也是利家的侄女婿。庆次死后,他的儿子前田正虎回到了加贺,仕奉前田利常(利家末子)。

有关庆次的生没年,加贺前田家与他仕业的上杉家的记载有异,前者记载庆次是天文2年生,庆长10年死(1533-1605),而上杉家的记录则是天文10年生,庆长17年死(1541-1612)。两个记载都是庆次死后多年的记录,没法说哪一个才是最準确,但考虑到庆次死在米泽,上杉家的记录按道理会比较可信。

不论是哪一个记载是正确的,两者都显示庆次其实与前田利家是同辈之人,前田家记录所示,庆次甚至比利家年长五岁。而上杉家的记录则显示庆次只比利家少三岁多,所以漫画中庆次与生死之交奥村永福(前田家八重臣之一)年龄相若的描写是合理的,但利家比庆次老很多的设定就有点不对了(笑)。

武勇绝伦的「倾奇者」前田庆次,不倾奇的真实人生
江户画家笔下的前田庆次
庆次与利家、上杉家

《花之庆次》对于庆次与前田利家的记述大部分是从上述的故事书《可观小说》而来。《可观小说》是江户时代十八世纪初书成的,是加贺前田家的家臣所撰写的藩内人物故事书,里面的第33卷便有「前田庆次的逸事」,详细介绍庆次的故事,包括戏弄利家,在上杉家家臣面前展示「大ふへん者」旗帜,因而与上杉家家臣口角的故事等。

不过,由于成书时已是十八世纪初,加贺前田家内所有知道庆次的人大多死去,作者:青地礼干虽然身为家中人(他的外曾祖父是上杉家重臣大国实赖,即直江兼续之弟),但所收到的情报有多準确则难以判断。回到前田家的官方史料来看,对于庆次离开前田家的原因并没有详细解释,只在附注中写「一云与利家有隙」而已,并不能知道更多。而上述的《可观小说》提到庆次戏弄利家的一节之前,其实提及了利家不满庆次「玩世不恭」,经常对庆次作出批评,使庆次自觉不可留下云云。

在离开前田家之前,唯一能确认庆次在前田家留下战功的就是天正12年(1584),邻国越中的前同僚佐佐成政入侵前田领,庆次作为守城将士之一在奋战之下,成功守住了城池。(《花之庆次》第一卷便将此设定成同年的末森城之战,城将是奥村永福。)除此之外,便没有更多记载。

离开了前田家后,庆次便去了上杉家出仕。前田家的记录指景胜以庆次武勇卓着,给了庆次不低的俸给(2000石),这些都是前田家后来打听回来的传闻。而在上杉家的记录中,则只能查到前田庆次 为组外众,俸给1000石。

作为上杉家的将士,庆次唯一一个有记载的军功便是庆长5年攻打最上义光后,因为收到关原之战西军大败的消息,上杉家被迫退兵,由包括前田庆次在内的直江兼续手下的将士负责殿后,成功让上杉军退回会津。这个部分除了上杉、前田两家的后世记录外,最上义光的军记物《最上记》也有提到前田庆次之名,综合考虑来说,先不论军功与否,庆次参加攻打最上的战役应该是真的。

武勇绝伦的「倾奇者」前田庆次,不倾奇的真实人生
出云阿国
「倾奇者」?吟游歌人?

最后谈一下「倾奇者」之称,「倾奇者」的语源是「倾く」,原意是「行为怪异」的意思,但是其实「倾奇者」一词是后世的造语,「倾奇」始见于江户时代初期,是「歌舞伎」的同音异字,也就是说「倾奇」其实是「歌舞伎」之意,也就是指着名的「出云阿国」创立的新奇舞蹈,或者跳这种舞的人。

而在江户初期,在新的文化礼仪仍在形成之时,的确在江户、大坂等地曾出现了一批衣着、髮型特立独行的年轻武士,但考虑到当时庆次已经死去,相信应该与他无关了。事实上,不论是上杉家,还是前田家都从没有指称庆次为「倾奇者」之说,上述的《可观小说》也只是说庆次在前田家及上杉家时的行为放蕩无礼而已,恰恰就是同书中利家说的「玩世不恭」,跟漫画描写的截然不同。

相反,在上杉家及前田家的记录上,一致描述庆次是一个能文能武之人,尤其是庆次的和歌造诣获得了两家的肯定及讚许。前田家的史官更因为无法收藏庆次在米泽生活时亲笔编集的歌集,表示极度遗憾。事实上,他在前往上杉家途中所撰宗的《道中日记》里便写有大量即兴、因景感怀而写的和歌、俳句,还有描写路上风景,文笔的细腻及教养水平之深受到了专门家们的肯定,同时《道中日记》也成为日本民俗研究者研究江户初期日本风俗的一份重要资料。

所以,或许以上的说明会影响到部分读者对前田庆次的形象观感,但显然在还没有很多繁文缛节的过渡时期,可以凭一己之才过的自由自在,庆次这种生存方式及人生正是战乱走向和平时期武家子弟的一个写照。


作者YouTube频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