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迁里的碳交易(Flexible Mechanisms)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7-19 734次浏览 76条评论


如果付钱就能请某家公司帮你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那何必改变生活方式?《自然》杂誌研究抵销碳份排放的方法,是否真能拯救地球。

气候变迁里的碳交易(Flexible Mechanisms)

世界盃涌进的大批球迷,製造不少额外的碳份排放。

在德国举办的二○○六年世界盃足球赛,将会因为法国队的席丹 (Zinedine Zidane) 在冠军战中头锤义大利队的马特拉齐 (Marco Materazzi) ,为世人永誌难忘。但是就某方面来说,这场史上规模最大的运动盛会,却是船过水无痕:一般相信它对于地球大气,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国际足球协会 (FIFA) 表示,他们达成了清除世界盃所造成碳排放痕迹的「绿色进球」 (Green Goal) 目标。据估计,前往德国观赏比赛的数百万球迷,製造了大约十万吨的二氧化碳;因此当地的球赛主办人员,向赞助商募集了一百二十万欧元(折合五千一百二十万台币)的资金,在自愿减量排放交易市场上,购买等量的份额。这笔钱将会挹注于开发中国家的再生能源计画。

气候变迁里的碳交易(Flexible Mechanisms)

平克佛洛伊德 (Pink Floyd) 与珍珠果酱 (Pearl Jam) 等乐团,表示演唱会要做到无碳排放。

这类的自愿减量碳抵销机制,已愈来愈蔚为风潮:二○一二年将于伦敦举办的奥运比赛,声称会做到碳中和,而平克佛洛伊德 (Pink Floyd) 与珍珠果酱 (Pearl Jam) 等乐团,也表示演唱会要做到无碳排放。英国的外交官、政府官员、以及许多银行家跟保险经纪人,据闻都以对气候无害的方式,飞行穿梭于世界各地。为最近一份气候变迁成本报告主笔的史腾 (Nicholas Stern) (请参看《知识通讯评论》四十八期〈气候变迁的经济代价〉一文),也在努力抵销他正进行的推广行程,所製造出来的二氧化碳。

碳份抵销机制也愈来愈受到家庭、飞机旅客与汽车主人的欢迎。目前在欧洲、澳洲与北美洲,共有大约四十家零售商,提供代客减低碳份排放量的服务;许多旅行社也让顾客资助世界各地的环保计画。

这看起来很轻鬆:只要付一点小钱,就可以舒缓我们对地球气候的罪恶感,还不用改变生活方式。但这样的抵销机制当真如它所言,可以减低碳的排放吗?我们真的可以透过资助其他地方的碳份减量计画,达到对抗气候变迁的效果吗?

这些计画提供的碳份抵销量差异极大。光是要计算出必须被抵销掉的碳份数量,就是一个问题。举例来说,「英国碳份中和公司」 (British Carbon Neutral Company) 计算出每一名来回伦敦曼谷间旅程的飞机旅客,会製造出二点一公吨的二氧化碳,因此要向旅客徵收三十欧元的碳份抵销费用;同样的航班,瑞士的 Myclimate 公司计算结果是三点六公吨,要徵收八十六欧元,而德国的 Atmosfair 公司则算出六点九公吨跟一百三十九欧元。

气候变迁里的碳交易(Flexible Mechanisms)

英国的外交官、政府官员、以及许多银行家跟保险经纪人,据闻都以对气候无害的方式,飞行穿梭于世界各地。

这些数据会有差异,是因为「英国碳份中和公司」只计算每一名乘客额外排放的二氧化碳量,而其他人则将影响係数乘以二到三,因为飞机的排放物包括一氧化氮、二氧化氮跟凝结尾流,比起地面上的污染者,它们对于云层、臭氧层与气候,具有更加错综複杂的效应。

赶搭热潮?

柏林生态研究中心 (Oko-Institut) 排放量交易专家卡默斯 (Martin Cames) 表示,如果要衡量个人的碳份排放痕迹都很困难的话,大公司跟重大活动的举办者,几乎不可能决定要将哪些活动纳入计算,也无法在必须产生跟可避免的碳份排放之间,画出一条清清楚楚的分隔线。这意味着额外的排放量经常遭到低估,举例来说,生态研究中心帮 FIFA 计算出世界盃的碳份排放痕迹,但简化了计算过程,只把因为这场盛会增加的额外航班纳入计算。

选择资助计画是另一个问题。抵销一公吨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成本,目前从三欧元到三十欧元都有;可供选择的计画,在形式、规模与品质上五花八门,从小型的燃料转换计画,到大规模的土地使用变更与森林育成,不一而足。

无论是私人或公司的碳份抵销买家,都必须确定他们付钱购买的排放减量,是除此之外不可能减量的情况。举例来说,如果法律规定一定要採取某一措施,那幺跟一般商业行为相比,这项计画的「附加效益」 (additionality) 就不一定存在。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气候变迁顾问」公司的拉菲尔德 (Sascha Lafeld) 表示,关键在于要确定这些可供选择的计画需要外部资金推动。

确保这些碳份抵销计画不会重複计算也很重要。倘若同一份碳份减量的额度卖了不止一次,或是将自愿减量的部分纳入强制性的国家减量目标里,就可能造成重複计算的问题。

即使这类计画纸上谈兵很漂亮,也仍然具有风险性。大多数的碳份减量计画位于开发中国家境内,京都议定书并没有为这些国家设立碳份排放减量目标;但是这些额度通常都是随意售出,并保证钱会用在未来的计画里,所以这些计画不能达成减量目标的风险很大,甚至压根不会落实。

气候变迁里的碳交易(Flexible Mechanisms)

位于美国加州佛斯特市的碳份抵销公司 Planktos 创办人兼主席乔治 (Russ George) 计画在匈牙利兴建一座一万公顷的「气候公园」。

多头市场

碳份减量市场的主要弱点,在于欠缺一套标準跟验证流程;不过英国的「碳信託」 (Carbon Trust) 机构,与美国的「清静空气、凉爽星球」 (Clean Air – Cool Planet Initiative) 组织,都可以提供指导方针。英国政府的环境审计委员会也于二○○六年十二月中,针对自愿减量抵销计画的相关议题进行调查,其中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这类计画是否需要经由官方鉴定。

到目前为止最广受认可,称为「黄金标準」 (Gold Standard) 的认证标準,由四十二个非政府环保组织共同拥有支持;这套认证标準只接受附加效益得到证明,对当地社区具有社会与环境利益的计画。植林与再造林计画则被排除在外,主要是因为无法保证森林会永远存在,而树木死亡时,会将它们终其一生所吸收的二氧化碳,通通释放出来。

那幺如果我们可以计算出排放量,投资正确的计画,碳份抵销机制能否拯救地球?就现今来说,距离这个目标还远得很。二○○五年自愿减量抵销的二氧化碳量,大约有一千万公吨,这还不到强制性碳份排放市场百分之一的交易额,而进入大气层里的二氧化碳量,却高达二百五十亿公吨。

不过自愿减量抵销市场可望呈指数成长。负责处理 FIFA 「绿色进球」市场交易的德国「气候变迁顾问」公司,预估它以减量计画为主,目前达六十万公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交易额,在二○○七年可翻升一倍。根据位于伦敦的气候顾问公司 ICF 最近一项分析结果,全世界的自愿减量排放市场,在二○一○年之前成长可达四十倍。

位于美国加州佛斯特市的碳份抵销公司 Planktos 创办人兼主席乔治 (Russ George) ,是那些胸怀宏图的人士之一,他计画在匈牙利兴建一座一万公顷的「气候公园」。植物生态学家协同匈牙利国家科学院,对这项计画的环境影响与永续性进行可行性研究,种植作业则将于二○○七年开始。 Planktos 也提供具有争议性的海洋生态复原计画减量额度,计画内容是打算利用铁质促进浮游生物繁殖。

交易底线

乔治相信自愿减量抵销机制可以解决气候变迁的问题。他说他们打算以这种方式拯救世界,顺便赚一点小钱。大多数的专家同意,认为自愿减量抵销机制可做为对抗气候变迁全球策略的一部份;不过他们警告说,大部分的自愿减量公司都是利用开发中国家的小型减量计画,全部加起来大概只能减少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碳份排放量。

气候变迁里的碳交易(Flexible Mechanisms)「碳份抵销机制的象徵意义很有价值,但若是相信靠这幺一点好心好意就能解决问题,那未免太荒谬了。」 —- 艾登胡佛

更糟的是,过度销售碳份抵销额度,可能会让消费者觉得不再需要採取其他减低排放量的行动。德国福林斯堡大学经济学家兼再生能源专家荷梅尔 (Olav Hohmeyer) 表示,对于採用真正可长可久的计画,抵销无可避免的碳份排放,你实在没什幺好反对的,不过更重要的是消费者必须质疑他们自己的行为。

德国波茨坦气候冲击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艾登胡佛 (Ottmar Edenhofer) 补充说,碳份抵销机制的象徵意义当然很有价值,但若是相信靠这幺一点好心好意就能解决问题,那未免太荒谬了。他表示一旦消除掉可以避免的能源消耗,碳份抵销机制就可以解决剩下来的碳份排放问题;不过大多数的专家都同意说,只有当所有的商业与产业部门,都被纳入强制性排放量交易计画之后,大家才有减低消耗能源的动机。

倘若此举成真,产业部门就必须减低排放量,而消费者就会随着碳份排放代价升高,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举例来说,据艾登胡佛估计,将航空业纳入欧盟的排放量交易计画里,会让机票贵上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八十;他说只有这样做,才会迫使人们重新思考是否要搭飞机。二氧化碳必须让人们付出代价,说来说去就是这幺一回事。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