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为弱势发声的正义宝贝AniDifranco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7-20 949次浏览 13条评论

妇女节刚过。一个没有放假、也少人提及、只有百货公司和购物网站忙不迭促销化妆品、首饰衣服等「女性商品」的节日。但事实上,妇女节的背后是一段充满斑斑血泪、争取平等的漫长旅程,

十九世纪后半,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和启蒙运动兴起,各种追求平等权力的运动也就此萌芽,佔世界人口一半的女性自然不落人后,最早的女权运动,与欧洲工业革命同步崛起,诉求主要是妇女在受教育和参政法律上的权益应当平等,在经济上也应和男性有平等地位。

1857年3月8日,美国纽约的製衣与纺织女工为抗议恶劣的工作条件与低薪,集结走上街头;1909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女工团要求男女平等权利,擧行示威活动,使得3月8日这个日子成为往后每年世界各地争取女性权益游行活动的日子;1910年,德国妇女运动领袖克拉拉·蔡特金(ClaraZetkin)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国际妇女大会倡议设定3月8日为国际妇女节。到了1917年3月8日,俄罗斯帝国首都彼得格勒发生一场纺织女工的罢工及游行,引起其他各种劳工不分性别的巨大迴响,也导致俄罗斯革命,以及七日之后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退位,临时政府确保妇女拥有投票权,3月8日也就此定为重要的国立假日,庆祝热潮比其他国家更甚。但一直要到1975年,联合国才确立3月8日为国际妇女节,就此成为全世界劳动妇女为争取和平、争取妇女儿童的权利、争取妇女解放而斗争的节日。

PlayGod-AniDiFranco(OfficialMusicVideo)

但是,过了一百年,看着#MeToo活动的汹涌澎湃,却让人不禁感叹:儘管在法律上,许多国家都儘量表现出了女性平权的表象(大多数真的只是表象),但在这个现代社会中女性被贬抑的情势却活生生血淋淋地依然存在,男女平等,难道真的只是口号吗?妇女节的意义早就被遗忘了吗?

AniDifranco始终没有忘记。

永远为弱势发声的正义宝贝AniDifranco

1970年,出生于父母皆是麻省理工学院高材生家庭的她,从小便热爱吉他,高中便进入水牛城当地的视觉与表演学院,上大学之后,更在19岁的年纪,便成立了 RighteousBabeRecords唱片公司,致力发行独立女性创作,而她自己的同名专辑,正是1990年第一张发行的作品。后来,她前往纽约着名的左派学术殿堂NewSchool修习诗,遇到了启发无数诗人的非裔大师SekouSundiata,成为她的心灵导师。

永远为弱势发声的正义宝贝AniDifranco

AniDiFranco-Shy

整个1990年代,她几乎是以一年一张的速度发行专辑,极为丰沛的创作能量,以吉他民谣为基调,蕴含着抗议的叛客精神,而且绝非虚无飘渺的年少哀愁,而是扎实地非论着人权、种族、性别等各种歧视议题,并以诗意的手法,唱出女性的种种心境。1997年,《NotaPrettyGirl》中的”Shy”一曲,为她带来葛莱美奖最佳女性歌手的提名,1999年的《LittlePlasticCastle》则晋入全美TOP40专辑、并获得美国同性恋音乐奖最佳摇滚专辑大奖,其中的”GlassHouse”同样获得葛莱美提名,至此,AniDifranco已建立起稳固的乐坛地位,持续以惊人的速度和洋溢的才华发行将近二十张个人专辑、多场个人演唱会现场录音──当然,都是由她的RighteousBabe独立发行。她的作品也经常受电影界青睐,罗伯派汀森演出的《记得我》电影原声带便使用了她的”SoftShoulder”,今年奥斯卡热门电影”淑女鸟”也收录了《LittlePlasticCastle》在中的标题歌曲"LittlePlasticCastle"。

永远为弱势发声的正义宝贝AniDifranco

AniDiFranco-GlassHouse

有人形容她是个「穿着叛客外衣的民谣女歌手」,乐风中融入民谣、摇滚、爵士、雷鬼、蓝调等多元化的曲风,却又赋予十足个性。她的外表和传统对女性的温柔美丽要求不怎幺相关,个子小小、精瘦有力,但是抱着那看似比她身躯更庞大的吉他,传达出的却是坚强独立的执着热情,激发出让人检视自我、寻觅梦想的力量。激进而充满理念的歌词,总是刺激的人们的思绪,勇敢地揭露了一般人由于胆怯或虚伪而无法说出的社会事实,对同性恋、女性处境等等尤其展现深刻的洞察力与理解、同情,有很多出自个人经验的作品,更是充满了自我坦白与刻骨铭心的诚实,因而也让音乐有着一种自我与愤怒的力量,使她成为1990年代最具影响力与启发性的女英雄。而她对于主流唱片工业的刻意疏离、持续坚持独立发行与巡迴演唱,更展现出她认为音乐不是靠金钱宣传堆砌出来、而是一种表现人性艺术与理念产物的坚定信念。

永远为弱势发声的正义宝贝AniDifranco

AniDifranco-JoyfulGirl

20世纪末期,女性主义流派更显繁杂争议,女性市场开始受到重视、女性艺人出头天的同时,将「女性主义」化约成一种媚俗、简化的商品卖点的状况也开始出现;例如,卖弄性感的作法被某些女性视为一种可资运用的女性力量武器,辣妹合唱团(SpiceGirls)正是当时高喊「女孩力量」却又不断以身体为卖点的代表之一;AniDifranco对此便极为批判,认为她们高唱的「女孩力量」非关女性意识的觉醒、非关女性自身的愉悦、非关男女平权,顶多只能说是反向複製了父权对女性的压迫与物化,在AniDiFranco的眼中,女权经由辣妹合唱团的践踏,显得像个无意义的标籤,「如果世界是个安全的地方,她们可以这幺做;但很遗憾世界并不安全。」

AniDiFranco-NotAPrettyGirl

而这样的状态,到了21世纪,并没有变得比较好;以年轻貌美为本钱的韩国女团,以暴露姣好身段为卖点处处可见,极尽性感媚惑的演出方式正在席捲世界,无关艺术或音乐创作理念,青少年的流行音乐只剩感官刺激,也难怪AniDifranco必须不断继续批判、继续参与人权活动、继续唱下去了。2018年,已经48岁的AniDifranco,即将发行《Binary》专辑,跟随她的脚步,我们知道,这条平权与自由的路,还很漫长。

Binary-AniDiFranco(OfficialMusicVideo)

AniDiFrancoAngryAnymore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