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大喜过望选定了他他的提升非常戏剧性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7-20 274次浏览 91条评论

江泽民大喜过望选定了他他的提升非常戏剧性

1992年当江泽民视察济南军区的时候,张万年还是济南军区的司令员。他不失时机地向江泽民表忠心……(网络图片)

台海危机

1996年新年刚过,台海危机爆发。

3月23日,台湾举行了第一次民主大选。总统候选人除了有李登辉之外,还有无党籍人士陈履安和林洋港,以及民进党候选人彭明敏。

江泽民对台湾的选举十分担心,害怕台湾民主选举的声浪会影响到国内民众的民主诉求。为了无限期拖后民主选举,以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常常抛出“国情论”、“素质论”和“中国传统文化不适合选举”等谬论。台湾与中国大陆同文同种,血脉相连。台湾的大选一旦成功,等于是用行动否定了中共有关大陆不能实行民主的託辞,这怎幺能不让江泽民这个未经选举而窃据王位的独裁者忧心如焚?

江泽民在1995年年初的时候曾经提出过《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继续奋斗》的讲话,外界称之为“江八点”。可以说,“江八点”了无新意。当时两岸关係并不紧张,香港回归在即,江泽民当然希望在两岸关係上有所作为,这样他的贡献就可以写入史书了。但江泽民在外交、治国方面是个平庸无能之辈,毫无制度创新能力,没有那个金刚钻,还想揽那个瓷器活,结果自然是糟蹋了名器,还差点闹出战争来。

自1988年李登辉接任总统之后,一直推行务实外交,比如1989年的新加坡“度假之旅”,在1994年对菲律宾、印尼和泰国的访问,都让江泽民对李登辉推动台湾获得国际承认的意图深具戒心。江泽民感到最不能容忍的是,李登辉以私人身份于1995年5月访问母校康奈尔大学,美国政府在国会两院的压力下批准了李登辉的旅行。李在康奈尔大学发表了“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说,表达他的民主思想。如今,李登辉更进一步,準备在台湾举办第一次大选,在老军头们的鼓动下,江泽民决定还以颜色。

在军事演习的问题上,江泽民相当慎重。因为他是一个从来没有摸过枪,没有指挥过任何一场战斗、更别说战役、会战或决战的军委主席。对于军事指挥,江泽民完全外行,他最大的“建军思想”,恐怕就是“讲政治”,也就是让军队永远听他的指挥。面对军方的压力,江泽民需要指定一个人作为全权指挥,这个人必须是江的铁杆心腹,于是江想到了军委副主席张万年。

江泽民的军中代理人

张万年的提升非常有戏剧性。1992年当江泽民视察济南军区的时候,张万年还是济南军区的司令员。他不失时机地向江泽民表忠心,高喊坚决“拥护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言下之意,江泽民不但是党中央的核心,也是中央军委的核心。

当时,江泽民党大陆位还不稳,急需在军队中培养亲信。虽然江泽民与张爱萍关係密切,而且以张爱萍为首的三野军人不喜欢杨家将,但是他们未必就会喜欢江泽民,更何况江见到所谓“养父”的上级们只能以晚辈面目出现,无法颐指气使。只有真正能够听命于江泽民的军人,才能成为江在军中的代理人。

张的口号让江泽民大喜过望。回到北京后,江泽民马上把张万年调到了中央军委,任总参谋长,1993年又给了张万年一个上将军衔。张万年果然努力,当着江泽民的面,在总参大院中指挥全体机关干部高声合唱《枪杆子永远听党指挥》。江泽民听了十分受用,因为这就等于是说“枪杆子永远听江主席指挥”。

张万年的马屁路线一击奏效,后来人有样学样,也斩获颇丰。其中一个是于永波。于处处对江泽民拍马奉承,在1992年被江任命为总政治部主任。1993年,江泽民也册封于永波为上将。2001年初,江泽民在中南海怀仁堂宴请解放军高级将领,于永波在席间高呼“江主席万岁”,一时被传为笑谈。

另一个马屁专家是郭伯雄。1992年郭伯雄还是47军军长,少将军衔。九十年代初,有一天江到陕西视察,顺便去了47军。江中午饱餐后要睡个午觉,郭伯雄一看机会难得,赶紧把战士轰走,亲自在门外站岗。江泽民这一觉睡了两个钟头,郭伯雄在外面百无聊赖,但连厕所也不敢去,怕江随时醒来,就功亏一篑了。江睡醒后一推门,猛然看见一卫兵笔挺地立在门前,甚为满意,但也有些奇怪,这兵咋这幺老啊?定睛一看,原来是47军少将军长郭伯雄!

江泽民到哪个军也没享受过军长站岗的待遇,对郭顿生好感。于是郭伯雄从47军军长,调到了北京军区任副司令员,随后连升三级,当了中央军委的副主席,也混了一副上将的肩章。

面对这样的军委主席,这样的马屁将军,李登辉自然不会把中共的军事威胁放在心上。

军事演习

中共一共举行了三次军事演习,一次是1995年8月15-25日的东海飞弹试射,距离北台湾90哩。为了影响台湾1995年12月2日立法委员选举,中共在11月15-25日于东山岛举行海军与两栖军事演习。1996年初,中共已经将其他区域的兵力,移防部署于面对台湾的沿海区域。

中共的频繁演习和军事调动,使美国认为事态严重。2月下旬,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奇(JohnDeutch)重提担心中共军事演习会导致“错误的估算或非蓄意的意外事件”。

中共军方最初的部署是实弹射击、越过海峡中线、动用潜舰、攻佔外岛。整个演习的预算,解放军编列了40亿人民币以上,规模惊人。然而克林顿政府向中共传达了“非常明确且毫不含糊”的意见,称导弹演习是草率鲁莽的决定,并警告中共说“如果演习出现问题,会造成不可预计的后果”。同时,美方派出“独立号”和“尼米兹号”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在台海附近游弋。

江泽民知道军方强硬派绝不会甘心放弃演习计划,但是江自己却不敢真的和美国搞僵。他更害怕冲突一起,军方乘机坐大,自己这个军委主席到时候就成了空头主席了。

江泽民于是抬出了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教导,并提出三点主张:导弹不飞越台湾本岛、战机和军舰不过海峡中线、不佔外岛。

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决定,被当时台湾策反的解放军少将刘连昆报告给李登辉。李登辉为稳定岛内民心,公开称“共军打的都是空包弹,天一下雨就点不着了”。后来到1998年两名台湾军情局官员叛逃北京,所抖出来的情报导致1999年刘连昆东窗事发被逮捕和处决。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