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光之教堂 彷彿回家般温馨

作者: 分类: J惠生活 发布于:2020-08-01 402次浏览 38条评论

到底什幺是北欧乡村风?粉墙白窗算不算?客厅加装吊灯、挂帘算不算?我们可以从一间30年的芬兰教堂谈谈北欧乡村风这件事,但要先从芬兰人对教堂的需求谈起。

芬兰约有78%的人是基督徒,教堂林立自然是个重要特色。以旅游观光行程而言,赫尔辛基不容错过的是1852年新古典主义的芬兰路德会赫尔辛基教区主教座堂、1868年俄罗斯风格的乌斯佩斯基东正教堂,以及本单元介绍过的1969年岩石教堂等三大景点。

但芬兰的现代建筑有国宝级建筑大师阿瓦.奥图(Alvar Aalto)领军,在融合自然环境与材料上沉稳冷静,且有正统的传承。在这样的风潮下,教堂的需求更以融入社区与生活为主,于是这类型的设计,有别于古典大教堂,呈现亲切的风格。

铁道旁的狭长土地建堂

应该每个人买房子或买土地都希望方正宽敞,总会觉得好运用,不会浪费空间在走道长廊,面积用起来很划算。但不是每块地都有这幺好的条件,像御芮曼教堂的土地就不是这幺回事。教堂建地南北狭长,刚好被西边的铁道与东边的道路夹住,连高纬度国家最珍贵的南面都内缩成漏斗状的小口,採光更是不易。

儘管土地不理想,建筑师尤哈却另有策略,一改传统教堂规划,将附属设施拉开,变成一串长宽比约6:1的狭长建筑群,北侧三栋房子是提供青年、儿童及高龄长者使用的设施,南边为主要的礼拜堂。

教堂外观是由黄砖白墙组成,实体的墙是浅土黄色面砖,线条收边、窗框等则是白色,甚至刻意做成木造嵌板的垂直纹理。因为建筑群铺陈範围很长,共有七个出入口方便各区使用,也不会互相干扰。

受地形限制,礼拜堂内没採用宽敞深远的会众席设计,而将讲台放宽,会众席分为三个方向,甚至可以互相看到对面的会众,如此缩短了会众与讲坛间的距离,整理出一间可以容纳450人的礼拜空间。包围这礼拜堂也没一面完整的墙壁,全由南北纵向的细碎墙体环绕,墙壁与墙壁夹着长条的玻璃窗,刻意将窗外景致引入室内。垂直错落的材料让光线自由散射,同时提供内部音响均匀的反射,强化管风琴与诗班的音响效果。

用光演奏的礼拜堂

芬兰建筑师尤哈,对建筑学里的仪式性、纪念性空间特别拿手。自小在工程师父亲与当老师的母亲陪伴下,他有很朴实的信念。在赫尔辛基大学修习建筑后,30岁成立自己的事务所,并以新秀之姿赢得科沃拉市政厅设计案,被视为60年代最重要的芬兰近代建筑代表作。

40岁时,尤哈设计御芮曼教堂及教区中心,以他独到的砖墙与光影手法,突破了狭窄土地的重重限制,个人设计风格日益明显。其后他陆续设计了赫尔辛基德国使馆,甚至过了20年设计的巴奇拉(Pakilla)教堂都是相同的砖土与光影风格。

尤哈认为建筑不只是视觉的艺术,反而更贴近音乐。包含里外的空间、细部的组合与安排,与环境共同构成戏剧性的场景,是必须透过对位、序列来呈现。而对尤哈来说,建筑就是一个生活与环境、光线合奏的旋律。

设计御芮曼教堂的构想说来简单,源自圣经创世记里,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的记载。当我们走在12.5公尺高的会堂里,从天上间接洒落的日光,好像是上帝的爱浇在身上一样,陪伴着我们。

悬浮的星光吊灯

除了间接漫射的自然光外,白皙的室内木头嵌板,搭配着克莉丝缇娜.尼尔西宁(Kristiina Nyrhinen)设计,粉色编织垂帘,分别是代表活力与成长的绿色、静思默想的紫色、象徵天空的蓝色,以及迈向永恆喜悦的白色。

灯饰在御芮曼教堂内的份量很独特,因为会堂的空中飘着一盏盏artek吊灯,是1969年尤哈设计的白色烤漆铝质圆盘灯罩,内衬黄铜反射环吊灯。这盏吊灯在家俱品牌artek仍买得到,而且还有多重组合款式。artek是由芬兰建筑大师阿瓦.奥图于1935年领导创立,几乎是芬兰家俱设计的代表,刊在灯具型录的实景照片,正是御芮曼教堂的礼拜堂。

artek的创立有个动人的故事。当阿瓦.奥图为派米欧疗养院(Paimio Sanaturium)的结核病人设计椅子时,为了让病人坐下时能易于呼吸,用曲木技术製作微微后仰的角度,因此这张Armchair 41椅子又称Paimio。流线新潮的外观,问世80年后仍相当受欢迎。而后秉持自然与建筑的思维,发展一系列的家具产品,并设立基金会,无私的推动工业设计,甚至可以从artek网站免费下载产品的2D、3D设计档案。

主要销售阿瓦.奥图的灯饰、家具、纺织品的artek,始终不退流行。阿瓦.奥图无疑是个优秀的建筑师、家具设计师,行销自己的方式也很独特。记得阿瓦.奥图在学时本名为Hugo Alvar Henrik Aalto,但为了让自己的名字按照字母排序时,能第一个出现在建筑师列表,于是改名用Alvar,所以现代建筑史上的Alvar Aalto瞬时名列前茅,这可不是一般人会用的行销招数。

教堂里其他的家具也很吸引人,都是构造鲜明的做法,包含讲台、桌椅、洗礼盆,都可以看到乡间木架支搭桌椅的影子。优雅细腻的铁件,加上刷白的木嵌板与粗纹织布,贯彻到每一件家具,甚至还包含铜环木柄奉献袋,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充满巴洛克农耕风範的奉献袋。

朴实的乡村艺术

起初我很不解,为什幺这座教堂被称为巴伐利亚巴洛克与芬兰农耕文化的融合,甚至连尤哈的设计理念也常拿巴洛克与农村语彙做说明。但走过巴洛克古典教堂、芬兰乡村的木造农宅,最后走进阿瓦.奥图的工作室后,才渐渐能体会,原来芬兰建筑师自宅与工作室,不过是在乡间,这幺不起眼的一个小房子;简单的建材,连书房、卧室都小,最大的空间就只有客厅。把日常乡村的生活,朴实应用在空间设计,没有外来的材料元素,这就是乡村风。

1992年迦仕伯建筑奖(Carlsberg Architectural Prize)由丹麦女王颁给60岁的尤哈,丰厚的25万美元奖金,特别鼓励那些致力于创造持续性建筑与社会价值的建筑师。而迦仕伯建筑奖另外也只颁给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瑞士建筑师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等二位而已。

其实,这类的教堂就是把乡村的客厅布置,搬移到社区的教堂里,以一个舒适的客厅概念布置。教堂的轻柔与舒适感,称得上是尤哈富创意经营出的家庭教会空间,整合了信仰、音乐、建筑美术,尤哈不愧是被国家封为艺术家的教授。

 

DATA

芬兰万塔御芮曼教堂 Myyrmaki Church

建筑师:尤哈 Juha Leiviska

面积: 1,900㎡   完工 1984年

地址: Uomatie 1, 01600 Vantaa, Finland

教会网站

家俱品牌artek网站: http://www.artek.fi/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