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书评中压倒性的性别偏见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6-10 187次浏览 20条评论

《纽约时报》书评中压倒性的性别偏见

  《纽约时报书评》(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被认为是美国最具公信力的书评之一,但2017年一项分析研究却发现这些评论具有非常严重的性别失衡状况:当女性写作「非女性化主题」时,很少受到关注。

  麦基尔大学五名大学部学生所组成的研究团队分析《纽约时报书评》逾10,000篇书评,追蹤指标包括被评论的作者性别、评论者性别、书籍类型和题材,以及评论出现频率最高的字词。语言学专业、负责计算分析的伊娃‧波特兰斯(Eva Portelance)表示这项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量化问题,她说:「我想釐清这个问题是否真实存在,还是单纯我们感觉而已。如果电脑显示有问题,通常就是问题真的存在。」

  研究团队发现,多达三分之二的书评为男性所写,而且书评倾向往往反映出性别偏见,她们称此现象为「议题偏见」。团队成员萝西‧朗‧德克特(Rosie Long Decter)说:「如果女性作家写传统的女性主题,她们更可能得到评论——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写传统男性主题的男性作家身上。」

  根据研究分析,女性得到评论的书籍往往是感情、性别与家庭等主题的小说,而男性得到评论的书籍通常是非小说类的传统男性主题,例如战争、体育、科学或经济等学术议题。这个结果显示出我们看待男性与女性专长的偏见,波特兰斯说:「我们经常先入为主认定许多领域的专家为男性,而非女性。另一方面认为,女性擅长创造虚构的世界或描写两性关係。」

  负责2015年加拿大女性文学艺术组织(CWILA)性别统计工作的茱蒂丝‧斯科尔斯(Judith Scholes)对此并不讶异,因为根据加拿大女性文学艺术组织的分析显示,非小说类书籍中有59%的被评论对象为男性作者。她说:「我们存在一种性别偏见,认为男性与女性相比对事实性资讯的写作更有根据或更合理,而女性则更适合传统的女性化主题。」这些偏见不但限制了男性和女性作家,也强化有害的性别刻板印象:女性撰写非小说类主题时不太容易得到评论,男性的个人情感叙述或自传回忆录也可能被忽视。

《纽约时报》书评中压倒性的性别偏见

  德克特和波特兰斯的团队现在正着手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案,他们的研究专案已经发展为倡议组织「公正评论」(Just Review)。她们在网站上更新和提供数据,以及解释结果,德克特说:「提高意识只是第一步。」她指出第一步是触及所有的相关者,包含编辑、作家和评论家,并鼓励他们做出改变。

  「公正评论」还希望蒐集更多资料来突显这种不平衡的现象,鼓励出版刊物对此改进,团队成员亚丽安娜‧尚(Ariane Schang)说:「当你拥有数据时,就能让出版刊物负起责任,你能明确地点出他们的问题所在。一般来说,出版刊物都不希望失去公信力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斯科尔斯指出:「当我们蒐集越多(出版刊物),把它们放到数据图表越多次,它们明年的表现就变得更好,公开曝光肯定有用。」举例来说,2011年《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的书评有67%的评论对象为男性作家,76%评论者为男性,之后《国家邮报》的编辑更积极主动地寻找女性作家书评,因此到2014年时比例已经分别降为51%和56%。

  当然,不平衡的根本原因不只有编辑的决定,作者身份无可避免地也影响了读者与评论者阅读作品的方式。例如,即使男性和女性撰写相同的主题或议题,他们的作品也可能受到不同方式的看待,撰稿人洛琳‧贝瑞(Lorraine Berry)说:「一个男人可以写关于家庭的东西,他的作品会被视为阐述家庭意义、家庭结构与思想的理性思考。但如果换成女性,她的作品就变成描写日常家务的家庭连续剧。」

  作家珍妮佛‧魏纳(Jennifer Weiner)在过去访谈也提及类似观点:「我认为这是个古老且根深蒂固的双重标準,当一个男人写家庭和感情时是『正统文学』,但一个女人写相同主题就变成言情的沙滩读物,不值得严肃的评论家注意。」

  这些偏见也渗透到出版的其他层面,代理商和图书编辑的选择或决定也影响了整体的评论工作;出版商掌控书籍的行销方式,从宣传标语到封面设计,每个环节都有可能被加进一点带有偏见的决定。公正评论团队也知道,单靠一个专案无法解决系统性的问题,德克特说:「这是个艰难的项目,没有唯一的解药,并不会因为做出某种改变就直接解决所有的问题。」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