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的第一枪,也是在拂晓时分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6-11 594次浏览 61条评论

「七七」的第一枪,也是在拂晓时分

华北行─瞻仰芦沟桥

抗战是从什幺时候开始?我们一定要知道,中国的抗战是从一九三七年的「七七事变」开始。在此之前,面对日本的侵略,我们只有忍让,但从这一时刻起,我们不再忍让,开始反击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有两个主要战场,一个在东亚,另一个在欧洲。因此,「七七」这个时间点就是二次大战的开始。欧战爆发于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的德国入侵波兰,比我们抗战晚了两年,所以中国是二次大战最早开始,也是打到最后的一个国家。我们的牺牲,比起世界上其他国家与民族都要多,胜利的成果实在是得来不易。

中国自民初以来,就是一个贫穷、落后、割据、内斗与分裂的国家,好不容易在「西安事变」之后,蒋委员长声望达到了高峰,终于有一个好好发展团结对外的情势。但日本人惧怕中国茁壮强大,阻碍「大陆政策」的推行,便于西安事变半年后发动了「芦沟桥事件」,有计画地侵略中国。

或许有人要问,抗战为何不是从「九一八」开始算?我们应该知道,当时日本已是一个能製造飞机、大砲、战车与航空母舰的军事强国,中国除了能生产一些步枪、迫击砲与手榴弹外,飞机、火砲、车辆都是靠外购或外援,与日军战力呈现「几何差距」的对比。

以一九三三年参加「长城之战」的第二十九军为例,很多人分不到枪,分到枪的人子弹又不够,因此只好每人配发大刀一把。以这样的条件与武器装备精良的日军作战,当然完全不是对手。但中国军人奋勇,虽白刃格斗,也发挥了相当的战力,这就是芦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展示的「大刀队」事蹟。

在这样军备不足、毫无战争準备的状况下,加上内部仍在分裂,一些地方军阀也不听中央指挥,中共在江西武装斗争,连后来当抗战后方基地的四川,中央都控制不了。如果当时我们就贸然对日抗战,恐怕是毫无胜算。这就是《孙子兵法》所说:「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的「慎战」道理。

但在日本帝国主义者的咄咄进逼下,国民政府早就感到对日战争已无可避免,乃着手抗战的準备工作。但国军的军备整建,一直到一九三四年年底才真正开始,初步计画仿照德军编制,在一九三六至一九三八年度,完成六十个师的调整,做为国防军的基干;当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时,国军才只完成了三十个师的整建。也好在国军有了这些基础战力,才得以迎战自一八六八年「明治维新」以来,即积极扩张军备的日本帝国主义军队。

在讨论与研究这段历史时,有两个前提:第一,必须站在中华民族的大立场;第二,不应也不必再有反蒋、仇蒋,或是反共、仇毛〈毛泽东〉的情绪。一定要先有这样的前提,我们才能中立客观,探讨这段历史的真相。由于中国抗日战争也是二次世界大战的一环,我们应该可以从很多方面着手,好好研究这段史实。

再一方面,「七七事变」后,国府通令全国抗日,其团结御侮宣言〈即「共赴国难宣言」〉,内容即是中共中央要以国民政府为抗日总指挥,服从国府军委会的领导,因而才有八月二十二日,中共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日后改为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之事。这是国共第二次合作。此外,抗战八年,总计有二十二次大型会战,以及其他多到数不清,大大小小规模的作战及战斗,都是由国府军委会所领导,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抗战历史的真相。这些历史真相,在我们年轻的世代心中,应该要有正确认识。

历史是过去的事实,我们中华民族的抗战历史,不能因为国民党在大陆失败而一笔勾消,或视而不见。在八年抗战的过程中,蒋委员长在作战指导上,或有犯错〈如第一次远征缅甸〉,可受公评,但他全程领导全国抗战的事实是历史。

「七七事变」对我个人的影响也很大,抗战开始前两年〈一九三五年〉,当时我高中尚未毕业,为了抵抗日本侵略,毅然决然,报考黄埔军校,开启了我的军人生涯。如今,「七七事变」七十七週年已过去,我已经九十五岁,不知道能再看几个「七七」?基于对抗战历史真相的期望,才又回到芦沟桥。我希望此行能为抗战历史真相的种子,做一点播种的工作。现在中国大陆已是崛起的世界强权,要有心胸,把历史真相还原;同时我们也要注意,不要把历史的仇恨,扩及到现在的日本人民。

来到芦沟桥,就不能不到「卢沟晓月」乾隆题碑前。晓月的晓,是拂晓的五更时分,也就是现在的凌晨四、五点钟的样子,那个时候在这里看芦沟桥的景色,是非常美的。乾隆帝被此美景吸引,于是写下这四个字。

「七七」的第一枪,也是在拂晓时分。帝王认证过的美景日复一日,百年依旧,只是当时那一份受迫受侮的心,我们是否还记得?

摘自《郝柏村重返抗日战场》

Photo:kaurjmeb, CC Licensed.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