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人口饑荒20亿人口肥胖联合国吁联手消除贫富悬殊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6-03 915次浏览 24条评论

10%人口饑荒20亿人口肥胖联合国吁联手消除贫富悬殊10%人口饑荒20亿人口肥胖联合国吁联手消除贫富悬殊10%人口饑荒20亿人口肥胖联合国吁联手消除贫富悬殊10%人口饑荒20亿人口肥胖联合国吁联手消除贫富悬殊10%人口饑荒20亿人口肥胖联合国吁联手消除贫富悬殊10%人口饑荒20亿人口肥胖联合国吁联手消除贫富悬殊

在科技高速发展,商界欣欣向荣的年代,正当我们都以为地球饑荒不再,处处歌舞昇平时,一群专门研究“全球食物系统”的专业人士却揭露一个极为残酷的现实:”这边厢,有人因为饑荒而饿死;那边厢,却有人因为肥胖或过重而肥死。”

 这些专业人士所发表的事实绝非谎言或笑话,因联合国于今年9月公布的报告指出,饑荒人数已再次增加。在为数八亿一千五百万的人口里,有十分之一因饑荒而缺乏营养,而同时间,全球三分之一的食物却被浪费。更讽刺的是,全世界有20亿人口正面对过重和肥胖的问题。

 上述报告所揭露的不只是一连串和你我无关的数字,而却是和所有人息息相关的数据,它不但显示贫富悬殊问题越来越严重,也显示世界的发展正处于失衡状态中,若继续任由情况恶化,最终大家都得为此付出代价。

2015年9月,在联合国的提议下,各国将有机会通过一项全球目标来消除贫困,并确保繁荣作为新的可持续发展议程(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的一部分。

 此项目标设下未来15年的具体任务,需要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的集体合作。根据一家国际组织指出,全球人口将于2050年增至95亿人,而人口剧增将会为地球带来不小的影响。

 在过去10年,世界的饑荒情况已稳定地在减少,但联合国于今年9月的报告指出,饑荒人数已再次增加了,此事显示全球的食物系统失败。在8亿1500万人口里,有十分之一的人口缺乏营养。而在同时间,全球三分之一食物被浪费。更讽刺的是,全世界有20亿人口面对过重和肥胖的问题。

 卫生部部长苏巴马廉说,营养不良的情况的恶化,显示国内生产总值每年激减10%。在这种情况下,饑荒或营养不良的问题理应受到各界的正视。

 和31日,来自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国际组织EAT Foundation和印尼卫生部合办了一项食物研讨会,以商讨全球的食物系统问题。而该活动汇集了亚太地区各领域的精英及政治人物,以针对有关问题商讨对策。

 这是亚太地区的首个食物研讨会,主办单位希望可以藉此为地球作出贡献。由于各行各业都派出精英到场与会,显见食物系统的问题是不容忽视的。

大型农业企业垄断食物系统

 EAT Foundation主席Gunhild A. Stordalen认为,政治人物应该联手打造一个有效的食物系统,而私人机构则应生产更具韧性的产品、 服务及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至于厨师则应把营养均衡的的食物加以包装,以吸引更多民众食用。

 亚太地区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区域,且是许多行业的中心位置,所以,亚太地区在完成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马来西亚Farm2PlateMalaysia 私人协会创办人王佩君也受邀出席这项活动,以便和各国精英探讨亚太地区的食物问题。

 她说,创办该协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和小型农民合作,以便可以策划健康和有规律的食物系统。而该协会也时常为大众举办各种亲子活动,好让大众有更多机会接触大自然,并对盘中餐的来源更有概念。 

 “其实,本地蔬果既有营养又健康,大家无需大费周章从国外进口昂贵的蔬果,否则既浪费金钱也浪费资源。如今的食物系统早已无法解决全球所面对的营养缺乏的问题,因此,我们需要重新草拟一份全新的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

 她认为,目前的食物系统已被市场上的大型农业企业垄断。“他们从各大小农民那里取得农产品后,再通过好几个中间人,农产品才抵达真正的消费者的手上。”

 她说,大型农业企业垄断市场的结果,造成农民无法取得他们应得的收入,但中间人和型企业家却得以从中牟取数之不尽的利益。

 “我们希望可以提供农民更直接的管道,以便他们可以直接把农产品卖给消费者,这样就可以减少中间不必要的剥削,在利益上的分配也显得更加公平。”

应重视健康食物系统

王佩君的工作地点主要是在北马槟城。她认为,大马人对“健康食物系统”颇有概念,但在身体力行方面却还是需要一些醒觉。

 “目前仍有许多蔬果是是从国外运进来的,即便本地蔬果本来就不缺。”

 她说,“食物系统”的概念在亚太地区仍然非常陌生。对许多人来说,只要身体健康,平日够吃够穿,那就可算是非常幸福的了。

 “当一些社会活跃分子将‘健康食物系统’概念提出来的时候,总会让人深思社会在进步的同时,一些小众群体仍然被忽视的情况,而那也是一个相当让人无奈的事实。”

 她认为,本地最大的问题便是许多农业土地被用来发展成高级住宅区。

 “我并不觉得我国的整体状况会比邻国好。我们的情况都挺相似的,而全球气候变化也是一大问题,农民如今已无法像过去般準确预测天气,这也使得食物产量无法被预测。”

 虽然如此,佩君仍旧相信通过各方的积极合作和探讨,情况还是可以很乐观的。为了克服类似的问题,各国必须履行各自的责任,才能更长远和持久地去解决问题。最让佩君庆幸的是,该组织里多位年轻会员目前都积极的为“食物系统”作出贡献。

律师辞职返乡卖有机蔬果

来自印尼爪哇岛西部的迪娃(Diva Indraswari)是印尼Semai Industries 中小企业组织的创办人。

 这名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商人的来头可不小,她今年年初才辞去雅加达律师楼的工作,回到爪哇岛西部的老家Cijeruk从事农业工作。

 “还记得过去常在大城市加班到凌晨两点。我和同事说起自己对工作的无力感时,再看看自己身处的工作环境后,总觉得自己想要在生活上作出一些调整。”

 当时的她在律师行工作了3年,早已握有合格的律师执照。辞职以后,她回到家乡成为农民,经营一家有机店,专门销售当地的新鲜蔬果。她和当地农民紧密合作,将农作物卖给民众、医院、餐馆及学校。

 她坦言,有机农作物的盈利比非有机农物来得更好,只是有机农作物的价格昂贵,使得许多民众只能远观而无力购买。

 “有些人以为有机食物的目的是为了推广吃素文化。其实并不然,其主要目的是让大家的生活形式更健康(Sustainable),因食用植物在原理上显得更加环保。现代的年轻人特别爱吃快餐,而我们的工作就是教育他们。”

 迪娃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能有更多年轻人加入她的行列,以便打造一个更健康及更环保的社会。

消费者和农民互相依靠

对菲律宾的莎琳(Charlene Tan)来说,人们对自己现处的无忧无虑状态抱以理所当然的心态,却忘了看看週遭其他不幸的的社会群体的情况。

 “我们必须关注这些群体,包括农民,因为许多群体都非常脆弱,他们的生活没有保障。如果今天身为一家之主的农夫生病了,恐怕该户人家的供应链就此垮掉。社会上还是有着很多的不公义、贫瘠及令人焦虑的问题。”

 她认为,一个健康的食物系统将会造就健康的人,而大自然和人类之间的关係都是紧密连繫的。但上述问题的发生,便是一个全球食物系统出问题的警钟。

 莎琳是菲律宾组织Good Food for Community 的创办人。她在当地的多经验,让她惊觉很多人并不知道每天盘中餐的来源。

 “因为我们并没有醒觉,且不晓得我们和农民是相互依靠的。我们需要农民提供食物,他们也需要我们的消费来支撑他们的生活。倘若群众一昧相信商业广告上的资讯,他们或许会被这些资讯误导,并忽略了真正需要被关注的农业工作者的课题。”

 她说,让人感慨的是,随着经济加速发展,虽然许多民众的收入增加了,但他们却也把更多的金钱消耗在垃圾食物上。

拉近贫富距离助解决饑荒

健康的食物系统对环保分子和环境保护活跃分子来说是极其熟悉的课题,然而,对普罗大众来说,它仍旧是个相当陌生的名词。

 在科技发展迅速的时代,我们很容易误以为世界上不再有饑荒问题,且容易误认为乡间的农民早已经取得和我们平起平坐的地位。

 然而,通过上述专业人士的分析和解剖,我们得知,食物系统已衰败,且贫富悬殊问题越来越严重。

 若要让食物系统更为健康,我们需要做的便是鼓励大家食用健康食物,并携手建立一个健康的环境,以及为农民争取他们应得的权益。

 唯有如此才可能慢慢拉近贫富之间的距离,当问题逐个被认真看待后,世界上的饑荒问题也才有可能被改善。

特约/克里斯.2017.12.20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