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的梦想-巴黎圣母院:《建筑的故事》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6-15 622次浏览 99条评论

主教的梦想-巴黎圣母院:《建筑的故事》 

派翠克.迪伦

图|史蒂芬.毕斯提


§ 巴黎圣母院,法国,一一六三年

  某天早上,巴黎人被碎石掉落的声音吵醒。众人飞奔至塞纳河中央的岛屿,也就是大教堂的所在地,大伙儿楞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工人拆除大教堂。

  莫理斯主教站在一旁,完全没有阻止,让工人继续拆。围观的群众大声抗议,主教只是摇摇头。

  「我是遵从上帝的旨意,」他告诉群众。主教说,他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座气派非凡的崭新教堂,从巴黎的中心拔地而起。他还捡起树枝,在地上画出教堂的模样给大家看。群众说,这教堂太大了,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但主教只是耸耸肩。

  「那就把旁边的房子拆掉,」他说。

  莫理斯主教财力雄厚,他聘请了全法国最优秀的石匠、木匠与画师,来建造他梦想中的教堂。待工程上轨道后,巴黎人纷纷捲起衣袖,共襄盛举。车辆从塞纳河上的桥辘辘而过,街上瀰漫着刚锯好的木材香气。大釜底下的柴火烧得正旺,準备把铅融化,以便用来封住屋顶。巴黎周围昏暗的小工作坊中,石匠努力雕刻,画师则专注地绘製窗户用的彩绘玻璃。

  莫里斯主教花了许多时间,与石匠讨论大教堂的架构。当圣母院的墙从地面上越筑越高,民众开始明白,这座教堂将会多幺特别。

  不久之前,一位名叫苏杰(Suger)的修道院院长採取了前所未见的方式,重建巴黎北边圣德尼修道院(Saint-Denis)的旧教堂。他并未将柱与墙增建得更加厚实,反而尽量使之纤长、轻盈,让窗户变得比以前更大。圣德尼教堂不像其他教堂那般阴暗,反而是让光在教堂内宛如水流过岩石一般,四处流转。苏杰院长还做了一项改变:圣德尼的拱券不是圆弧,而是尖弧。尖拱比圆拱的支撑力更强,不易塌陷,不过它受到青睐的原因,是那尖尖的屋顶给人一种直指天际的感觉。由尖拱支撑的屋顶也长得不一样,不像隧道那般圆弧,而是看得见石造的拱肋与大片窗户洒进的阳光共舞,宛如靠着奇蹟悬在半空。

  莫理斯主教很喜欢圣德尼教堂,希望圣母院能採用苏杰院长发明的新风格—我们现在称之为哥德式风格。圣母院将会是第一座哥德式大教堂。

  但是大教堂的规模庞大,需耗时多年才能完成。随着日子过去,圣母院的石匠老了,鎚子交给了儿子;莫理斯主教也老了,却还是没能在圣母院的祭坛主持弥撒。主教过世多年后,圣母院才终于落成,那时巴黎人也才终于看见他梦中的画面。

  圣母院彷彿从平原拔地而起的山峰,巍然屹立于城市中心。旅人尚未抵达圣母院,就能听到铜钟宏亮的声响传遍大地,而且在好几公里外就能远眺圣母院的高塔。当人们总算来到圣母院、进入教堂内,又会顿时觉得踏进另一片天地。

  石柱犹如参天的大树,与拱顶跳着舞进入阴影处。上方一排排尖拱直指天际,光线透过大片窗户从墙上洒下,宛如飞瀑从岩石表面奔落。石造的拱顶悬在距离地面又高又远的地方,顶端是哥德式建筑特有的尖顶,往旁延伸的拱肋则像在狂风中摇摆的树枝。

 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是描绘圣经故事的彩绘玻璃窗,和诉说圣人事蹟的雕刻。乐音从躲在屏风后的唱诗班席流泻而出,柱子与石拱排列的节奏好似伟大的石头诗歌,在信徒间迴荡。朱红、青绿、碧蓝的彩绘玻璃,让走道上方的光线染上缤纷色彩,彷彿燃烧的火焰。

  从来没有人见识过这幺高的教堂,也没人看过这幺薄的墙、这幺大的窗。圣母院不像其他大教堂那般笨重伫立,而是飞向天际。来到圣母院的访客可以想见,当年莫理斯主教肯定梦见了天堂。

主教的梦想-巴黎圣母院:《建筑的故事》

(本文为《建筑的故事》部分书摘)

主教的梦想-巴黎圣母院:《建筑的故事》

书籍资讯

书名:《建筑的故事》 The Story of Buildings

作者:派翠克.迪伦(Patrick Dillon)、史蒂芬.毕斯提(Stephen Biesty)

出版:三采

照片credit:

Henry Marion@flickr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