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歧视是个错误 别让外在世界替你分类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7-08 122次浏览 12条评论

讽刺作家瑟伯(James Thurber)说:「我六十五岁,我猜我大概因此被归入了老年。可是,假如一年有十五个月的话,那幺我只有四十五岁。问题就出在这儿:每件事我们都要给个数字。」

在我们这个时代,一个人只要超过六十五岁,就算心里觉得日子过得很好,理智上却认为不好。毕竟,现在我们已经「老」了。只不过,我们不觉得「老」。

而且,我们的想法不「老」。还有,我们很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老」——不管看起来老指的是什幺。可是,哎,我们都被教会了要当心「老」。他们说,我们太老了,不能有工作—可是,他们老是要我们当义工。他们担心,我们太老了,不能开车—可是,就比例而言,十八到二十五岁的人引起的车祸事故,远高于六十五岁以上的驾驶。我们太老了,买不到健康保险——可是,我们多年来没生过重病。

因此,我们很自然的走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前面,一个真正的问题:我们再有智慧,身体再健康,头脑再灵敏,六十五岁以后做的事情再多,那又怎幺样?毕竟,一旦到了退休年龄,在我们这个文化里,所有的都一笔勾销。我们知道自己现在「老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老了」,就等于「没用了」,就等于「没人要了」,就等于「不该待在这里了」,就等于「没能力了」。我们的生日卡上印着:我们是走下坡的一批人。我们笑着看卡片,尽可能的笑出声来,然而,要是你知道真相,笑声的背后其实心头刺得发痛。

我们看电视时脸上一紧。上面有我们的写照。有谁喜欢或愿意认同自己看到的那些角色?电视上的老人既不是当代的哲人、智者,也不是昔日的术士、神医。非也,今天的老年人被刻画为身体虚弱,脑筋糊涂,镇日打着哆嗦,无事可做,啥也不懂,啥也不知,喃喃自语。如同爱尔兰俗谚,「神游太虚去了。」我们很清楚那些节目描绘不正确,因为我们就是老人,我们才是本尊,而我们不糊涂,不打哆嗦,不喃喃自语。拜託,我们思考清晰,我们工作努力,我们很明白周遭世间发生的一切。然而,那有什幺用呢?我们这个文化从五十五岁起就遣开经验丰富的员工,依据的只是稍加细察即溃不成形的刻板印象,然而那个刻板印象却牢不可破。

负面的刻板印象会夸大个别存在的特质,而完全忽视正面的特质。因此,年纪较大的人被刻画成动作缓慢,却不提及他们的智慧和耐心。我们看到他们生病,却没看到他们能掌握自己的生活。我们不断被提醒,他们会忘事,但是每个人都会忘事这点却连个附注都没有。

最糟的是,刻板印象使特质遭到绝对化,彷彿黑人、女性、老人,对了,还有年轻人—就完全等于这些特质。我们把人归类,而不当成是充满风格、充满生命精神的个体。我们不容许任何改变的可能,因此,被刻板化了的那群人也开始认为自己就是如此。

当我们被外在世界告知自己是谁、自己该做什幺——而我们也开始信其然的时候,这是人类生命史上悲惨的一刻。于是,迫于负面的重压,我们的外在开始萎缩,而内在则早已萎缩。步调减缓,兴趣渐失,生命的能量逐日消散,乃至于完结。

可是,别被骗了。如诗人狄伦.汤玛斯(Dylan Thomas)所说,我们向生命终点走去,大多数人都奋起「抗拒光之消逝」。

艾德八、九十岁了,每天都去俱乐部,不过,他是打完九个洞的高尔夫球之后才去。布斯七十多岁,每天下午玩牌,边玩边说笑话,说上一整个下午。快九十岁的凯萨琳,到处去不同的慈善团体工作,日复一日,因为大家都要她,没她就不行。超过八十岁的提姆,是「送餐到府」(Meals on Wheels)义工中获得最高评价的一人,他每天运送的餐点数量比任何一个年轻义工都多。年近八十的泰德,是一所大学的信託人,从前是银行家,在金融界当经理,他替非营利单位做顾问,帮忙这些组织找到某种生存之道。这儿没有僵化的类型。这些前辈充满社会活力,参与公众活动,是所属社区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重点是,我们会是年轻人见到的唯一的老化典型。我们显示的面貌,就是他们所能效法的典範。我们会为他们指路,指向充分发挥生命的康庄大道。

多年来,研究者已经知道,六十五岁以上的人只有五%住在需要特殊看护的环境里,剩下的人里面,八十%自行面对日常生活各方面的严峻考验,毫无限制。随着网上购物、网上银行服务的兴起,自理生活的比例也日益升高。没错,罹患慢性疾病的老人多于年轻人,可是,染上重大急性病症的老人却少于年轻人。在家中受伤的老年人较少,在公路上出意外的也较少。随着老年医学愈来愈受到重视,这些数字也在降低。

年龄歧视是个错误 别让外在世界替你分类
我们会是年轻人见到的唯一的老化典型。我们显示的面貌,就是他们所能效法的典範。我们会为他们指路,指向充分发挥生命的康庄大道。

就连肉体美的观念,也不见得依赖肉眼所见,往往更依赖心中真正所见。例如,在日本,银髮和皱纹被视为智慧和功绩的标誌。在西方,只要能走很多路,不管哪个年纪都是生命力旺盛的象徵。其他文化呢,年龄(而非体力)能带来社会特权。显然,肉体的吸引力需依文化而定,并非放诸四海而皆準。年纪较大的人的身体,跟年纪较轻的人一样有吸引力,只是不同文化对于「吸引力」的定义不一样。

最后一点,多数老年人一生都可以维持正常的心智能力,包括短期记忆在内。他们跟年轻人一样能学习、能记住新的事务,儘管处理讯息的方式开始改变,也许要花更多时间才能完成一项计画。不管生日卡、漫画或喜剧节目把年龄看得多重要,把刻板印象刻画得多入骨,其实,年龄对于学习的影响并不重要。这点以及其他很多科学数据,如年纪较大的就业者的可靠性和反应速度,如老年人中罕有精神疾病,如情感关係的丰富与性关係的潜力,现在学术圈早已明白多年。经过多次反覆测试,这些调查结果不但一直很稳定,而且,在深信生命至死方休的最新一代的老年人里,此类趋势甚至更明确。

在这些事实之上,我们可能会忘记「老得好」这个福分有与之俱来的精神意义。我们都知道:「多给谁,就向谁多取。」(译注:《圣经》〈路加福音〉十二章四十八节。)这点,也适用于我们。年龄并不能赦免我们的责任,世界因为我们来过而变得更美好的责任。

如今,所有取笑老人的老笑话,很快都变得不好笑了。年龄歧视是个错误。

然而,唯一能与之抗衡的是,拒绝让它的颜色晕染我们的生命。年龄这东西,并不需要可怜、道歉、恐惧、抗拒,也不需要当成末日的象徵。只有老人本身能使年龄变为光明、热闹的所在。我们就得这幺做。否则,我们很可能会糟蹋了生命中整整二十五至三十%的光阴。糟蹋东西岂不可惜。

这段岁月的包袱在于,我们或许会内化老化的负面刻板印象,抛弃了生命的新召唤,而成为自己害怕变成的人。这段岁月的福赐在于,我们有责任去证明刻板印象错了,好让年纪活出自有的全副生命。

书籍介绍

《老得好优雅》,远见天下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琼.齐谛斯特
译者:唐勤

瑞士哲学家阿密尔说:「知道怎幺老,是智慧的杰作。」老年是岁月赋予的礼物。在人生中这个意义深邃的阶段,我们準备好伸展自己、超越自己,尽情探索老的自由、老的璀璨,活出生命的优雅巅峰。

我们并不是年年变老,而是每天变新。放下变老的恐惧,发现好好老下去的美!老年是一段集大成的丰美岁月,蕴积了大半生的经验与睿智,不但能审视盘点过往生命中大大小小的时刻,还能继续梦想与学习,探索人生七十的崭新开始。

作者以优美流畅之笔,书写老年阶段的收穫与任务,引领我们重新体会这个别具意义的生命历程,让「老」成为一种「新」。这本书是写给濒临老年的人,是写给关心父母的人,是写给想要反思老化历程在自己身上逐渐显露的人——同时,也是写给不觉得自己老的人。

年龄歧视是个错误 别让外在世界替你分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