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神探,还是行为分析?从行为科学看犯罪剖绘的界限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7-09 885次浏览 29条评论

心灵神探,还是行为分析?从行为科学看犯罪剖绘的界限

人人心中都有键盘柯南,人人都想成为福尔摩斯,只凭双眼一瞪、手指一摸、眉头一皱,就能滔滔不绝地说出犯人的面貌和作案手法,然后潇洒地转身离开,留下一群满脸敬畏的警察在原地。

但是,这毕竟是我们从小说和影视作品中看到的梦幻场景,在真实世界中,执法人员真的是这样用行为科学来侦查案件的吗?

《破案神探》系列讲座的最终场,我们请到了黄致豪律师现身说法,身为一个逻辑严谨又幽默风趣的宅宅司法行为科学研究者,他将要狠狠打脸修正流行文化中对犯罪剖绘的错误印象,将犯罪剖绘这门技术从大卫魔术的宝座上拉下来,告诉我们其背后的理论基础,以及实际应用时会遇到的种种规範与限制,破除罪犯侧写的神话,回归到科学的原则,如此一来,犯罪剖绘才能真正协助我们更接近真实。

许多人一讲到行为科学和心理学,就误以为心理学跟星座或算命是类似的东西,或是对脸书上的心理小测验嗤之以鼻,认为它们的科学成分都很低。但事实上,科学并不只是跟物理化学、微物迹证这种「硬科学」或「自然科学」有关。所谓的科学时常是建立在所谓的方法论、信度与效度的检验、有无可验证的基本性质。正是因为司法的基本精神跟科学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必须提问:什幺样的证据可以进入法庭?什幺样的证据不能?而刑事的犯罪剖绘又会用在什幺地方?

当重大刑案发生时,犯罪剖绘师能不能来帮助检察官进行调查?他能不能以专家证人或鉴定人的身份,进到法院提供证据、在法官面前证明被告无药可救、出来再犯的风险是百分之百?实际上类似这样的事情呢,在台湾完全不少见。在各式媒体平台上,你可以看到各个法医、精神科医师、名嘴、奇奇怪怪的书的作者跳出来告诉大家:哎呀这人没救了,从他的行为语言、下手方式来看,他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再犯机率是百分之百。可是,我们必须问一个问题:他们说的这些东西有科学的根据吗?

正因为司法牵涉到国家要动用公权力去剥夺一个被告的生命、财产或其他权利,所以法庭在下判决之前,必须要有足够及有效的证据去证明他确实犯了这个罪。

在民主国家的司法程序中,主要会经过三个阶段:侦查、审判、执行。一旦有人告发犯罪或提出告诉,根据法律,警察或检察官就要发动侦查、调查,而侦查的本质便是蒐集证据。但是,「侦查阶段的证据」跟最后「进到法庭里的证据」,并不是同一个意思,为什幺?

在侦查阶段时,其实是可以使用许多我们认为可能荒谬的方法,就算是通灵、占星都可以,只要能帮助我们找到兇刀、血衣或尸体的都能用。为什幺?因为要开展侦查方向,也要尽快排除跟案情无关的因素,不然「时间」——这个发现真相的大敌——就会让人的记忆衰败,让迹证毁损、灭失。所以在侦查手法中,其实不尽然真的都是「科学」。

可是当进入审判科学,也就是要成为「法庭上的证据」时,是有严格限制的,定义也相对狭窄。除了证据必须与案件有关联之外,你还得满足另外两个条件,就是使用法定证据方法,以及调查过程必须是合法的。你在侦查阶段可能发现了这幺多的事实,但当你到法院的时后已经剩下这幺一点点了。所以当我们有时在骂这些所谓的司法官说:你这恐龙为什幺这东西不用、那东西不用、这个也不调查时,你必须要考虑一件事情:这些人受训是为了他的中立性,既然要维持中立性跟科学性,那就一定要有所取捨。例如,我明明知道取得这个证据的方法不对,就不能去用它。

既然进入法庭的证据有诸多限制,也必须符合科学原则,那什幺是科学证据,什幺又不是?

许多人认为犯罪剖绘是非常科学的,为什幺?因为出来讲的人是FBI探员、因为他不是穿西装就是穿白袍、因为他具有听起来很厉害的学位、他执业了超过二十年,好像资历很深。可是,这些描述跟科学的本质有任何直接的关係吗?就好像占星、风水跟紫微斗数,这些领域里面有很多专有名词、也好似有某种理论模型存在,可是在这些「看似科学」的外表之下,这些特质是能被验证的吗?不行的,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去测试这东西到底有没有信度、效度。而这个就是科学与伪科学的根本区别。当然,这里说的伪科学并不是指那是恶劣的骗局,而是指那只是一种「观点」,但并不具有符合「科学」定义的性质。

真正的犯罪剖绘,本质上确实是非常严谨的科学,可是并不是以前面说的那些「科学的外表」作为根据,也不是像小说创作里那种惊险刺激、宛如通灵般的剧情。事实上,绝大多数犯罪剖绘是宅宅做的事情,就是分析数据、研究资料、看犯罪现场的照片、蒐集各种资讯,然后準备进行归纳跟演绎。讲到这里,是不是想起了我们都很熟悉的一位侦探「福尔摩斯」?确实,创造这个角色的作家柯南.道尔对犯罪理论学或刑事司法界是有极大贡献的,也就是他最初强调的两件事情:证据本位及逻辑方法。这些东西就是科学的基础,也就是司法的基础。

因此,犯罪剖绘不是算命,不能随便乱讲。整个犯罪剖绘理论有一个核心观点,出自于心理学宗师高尔登.奥尔波特(Gordon Allport),也就是每个人的人格基本上都与他人不同,而人格的生成和发展跟原生家庭与后续接触的环境,都有极大关联性。有了理论依据之后,就要以「行为证据分析」(Behavior Evidence Analysis)的方法来进行,才能称之为犯罪剖绘,也就是:蒐集现场证据、分析被害者、重建犯罪现场。把这些步骤所蒐集到的资料统统放在一起之后,才有了数量庞大的客观证据。如此一来,犯罪剖绘的目标,便符合前述的侦查阶段的目标:釐清案情、缩小嫌犯範围,也符合了审判阶段的目标:能否提供有效力的证据帮助法庭判断。这,才是犯罪剖绘的基础,是具有专业的準则,而不是一个人走到现场,然后就好像通灵一样,看一看就什幺都知道了。

犯罪剖绘在台湾是一个方兴未艾的科学学门,但如果遭到误用或滥用,就会变成前述的伪科学,进而对审判阶段产生严重影响。所以,犯罪剖绘作为证据的一部分,就必须遵守证据的法则,也就是当作为科学证据出现在法庭里的时候,就必须问两个问题:第一,你怎幺知道他是科学?第二,你怎幺知道他讲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科学家理查.费曼讲过一句很重要的话:「The first principle is that you must not fool yourself.。」(首要原则是,绝不要愚弄自己)不要忘了,人最容易自我愚弄。这个意思是,很多时候我们会在一个权威或看似科学的理论面前,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不懂?他是资深FBI探员约翰.道格拉斯,行为分析小组的头头,是不是不要问他这幺笨的问题?不是的。任何剖绘证据或科学证据进入法庭时,我们都应该要开始提问。美国有一套完整的证据法则,就是在问:你怎幺知道一个专家是不是专家?他的意见值不值得信赖?他的依据是什幺?方法是什幺?限制是什幺?他受过哪些训练?⋯⋯如果你能提出这些非常基本的问题,不管他自称是什幺样的专家,你也能够跟他有充分的对话。毕竟这就是法院里面律师本来就会做的而已,并没有神奇之处,也就是不断地问问题,追根究底而已。这个就是科学的起源。你不需要穿白袍,不需要博士学位,你也可以踏入科学领域。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