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灭抑制致病微生物‧抗生素不只抗细菌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7-17 481次浏览 92条评论

杀灭抑制致病微生物‧抗生素不只抗细菌(吉隆坡讯)抗生素(antibiotics)是用来杀灭或抑制致病微生物的药物,提纯自微生物的分泌物。大马药剂学会青年团(MPS―YPC)秘书长兼药剂学博士麦俊伟提醒,每类抗生素都有它的特性,例如抗细菌素的青霉素类(Penicillin,又称盘尼西林)最常引发过敏反应。如果病患对青霉素过敏,求诊时得说明状况,因为这类药过敏可引起致命性休克,而医药人员在处方抗生素时,也得告诉病患有关药物的副作用及禁忌症,以免病患在不知情下胡乱停药,为抗药性埋下了潜藏危机。抗生素分5大类也是国际医药大学(IMU)药剂系讲师的麦俊伟指出,很多人以为抗生素只是对抗细菌,其实是错误的,因为根据英国国家处方集(British National Formulary),抗生素可分为5大类,即抗细菌、抗病毒、抗真菌或霉菌、抗原虫及驱肠虫。“从以上定义看来,抗病毒药也是抗生素的一种,这颠覆了一般人的想法。多兰的医学辞典(Dorland's Illustrated Medical Dictionary)如此诠释抗生素:抗生素是一种用来杀死或抑制微生物生长的药物。”他进一步解释,抗生素是微生物所分泌出来的物质,可以抑制或破坏其他微生物的生长,研究人员利用这个特性,把这个分泌物纯化出来做成药物来对付致病微生物。微生物分泌物纯化成药“在5大类型抗生素中,尤以抗细菌种类最常见,它也是抗生素的始祖,加上早期研发的抗生素都是以抑制或杀灭细菌为主,所以当时人们一度将抗生素称为抗细菌素。”他说,抗细菌素涵盖了青霉素类、β-内醯胺类(Beta-lactam)、头孢菌素类(Cephalosporins)、四环素类(Tetracycline)、胺基糖苷类(Aminoglycoside)、巨环内酯类(Marcolides)、磺胺类(Sulfonamides)、抗结核病类(anti-tuberculosis)、喹诺酮类(Quinolones)等。“青霉素类、胺基糖苷类、磺胺类、抗结核病类及咪唑是5种最常用到的抗生素,其中青霉素类是一种广谱抗生素,有效对抗革兰氏阳性菌,临床应用于心内膜炎、肺炎、脑膜炎、支气管炎及泌尿道感染(UTI)治疗。”青霉素常诱发过敏反应他解释,青霉素之所以能杀死致病细菌,但又不损害人体细胞,是因为它能抑制病菌细胞壁的合成,造成病菌溶解死亡,“由于人类及动物的细胞没有细胞壁,因此没有受到这个抑製作用的影响。”他补充,青霉素最常诱发腹泻、过敏症如皮疹及严重且有可能致命的过敏反应(也称过敏性休克),因此对青霉素过敏者,不宜服用此药。治疗指数狭小须谨慎调配剂量麦俊伟指出,胺基糖苷类一般以注射的方式输药,由于治疗指数狭小(narrow therapeutic index),因此须要药物治疗监控(therapeuticdrug monitor。治疗指数是指药物的半数致死量(LD50,能造成50%人口致死的剂量)与半数有效量(ED50,对50%人口有最起码疗效的剂量)的比值,即LD50除以ED50,用以表示药物的安全性。“比值愈大,即指剂量愈小就会有效,较无毒性;比值愈小,即所谓的狭小指数,这意味着只要有很小的剂量差别,就有可能引发严重的毒性,所以务必谨慎调配剂量。”他说,当出现胺基糖苷类毒性现象时,此药物能关掉神经肌肉的受体,以致病患出现抽搐等神经肌肉阻滞症状,如果病患伴有重症肌无力(Myasthenia gravis),病情会愈加恶化,因此这个群组属于胺基糖苷类的禁忌症。“胺基糖苷类也有可能诱发耳毒性及肾毒性,因此当病患用药后,医生会特别留意他的听力,如果发现他听力异常,那幺就会调整剂量或换药。”研发胺基糖苷类对治革兰氏阴性菌细菌可分为革兰氏阳性菌及革兰氏阴性菌两种。麦俊伟披露,革兰氏阳性菌的细胞壁比较容易受到抑制,反之革兰氏阴性菌的细胞壁就较难对付,因为比起革兰氏阳性菌,它的细胞表面多了一层外膜,此外膜可阻止许多抗生素的进入,当中包括青霉素,幸好在研究人员不断地努力下,研发出能对抗革兰氏阴性菌的胺基糖苷类。他说,一般民众很少会感染到革兰氏阴性菌,被盯上的通常是长期住院的病患,“以中风病患为例,如果他在住院期间出现发烧、白血球下降等症状,医生可能会怀疑他染上了革兰氏阴性菌。这是因为医院都会有防範革兰氏阳性菌的作业流程,所以革兰氏阳性菌很少有机会出来搅局。”“胺基糖苷类主要用来治疗因革兰氏阴性菌如克雷伯氏菌属(Klebsiella)、肠道菌或绿脓桿菌所引起的肺炎、UTI、败血症、腹膜炎及骨髓炎。”他说,胺基糖苷类通过与细菌的30S及(或)50S核糖亚基结合,抑制细菌蛋白质的合成,让细菌无法繁殖。你知道吗?开创抗生素新纪元一个抗生素的製作,从筛选微生物株、发酵、培养、析离至临床试验,都不简单,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在研究一种微生物株,到最后依然不见成果;有者在生时成果受限,但是因为后代的努力,成果开了花,让不治之症有了希望。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弗洛理(Howard Walter Florey)与钱恩(Ernst Boris Chain)就是最好的例子。1928年,弗莱明无意中在一个被污染的培养皿中发现原本打算培养的葡萄球菌,竟被一种青绿色的霉菌(青霉菌)抑制生长,因此弗莱明推测,青霉菌的分泌物应该具有抑制细菌生长的功效。由于这种抑菌物质是青霉菌的分泌物,因此弗莱明将此分泌物命名为青霉素,并于翌年将此研究首度发表在《英国实验病理学期刊》,但当时并没人理会这个医学史上的重大发现。发现抑制细菌生长功效直到1939年,这个发现才由澳洲旅英病理学家弗洛理及同僚钱恩接棒拓展。1940年,弗洛理与钱恩首度从青霉菌的粗培养液中纯化出青霉素,并进行动物实验。同年,弗洛理到美国商谈青霉素的量产方法,再加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催生,因此在1942年,青霉素得以顺利量产与应用,并开创了抗生素的新纪元,此后愈来愈多学者投入抗生素研究,使不少传染病有了突破,例如1943年链霉素的发现,让人类成功攻克结核病。1945年,弗莱明、弗洛理与钱恩3人,更因发现、纯化与量产青霉素而获颁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良医‧报道:唐秀丽‧2014.05.26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