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辉 货币政策推动风险资产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7-18 617次浏览 38条评论

梁振辉 货币政策推动风险资产

笔者上期指出风险上升不等于风险将至,幸运地上周的投资市场亦交出近期少有的良好表现。一众风险资产特别是股市显着上升,挑战过去一个月的高位,与此同时早前备受追捧的避险资产,包括债券、日圆及黄金,均面对不同程度的沽压。市场其中一个解读是,早前的沽压或许已反映了众多的不利因素,而另一个重要因素则是环球央行在货币政策有再度「加码」的迹象。上周中国人民银行作出年内第二次「降準」,而本周欧洲央行及下周美国联储局亦料会作出相应举动,两者配合之下,货币政策推动风险资产成为了近日的新趋势。

货币政策宽鬆潮

近期全球股市和指标债息因为中美两国準备恢复贸易谈判而反弹,同时间英国出现硬脱欧的担忧亦有所纾缓。数据亦证实全球的服务业包括美国在内依然强劲。然而,美国的製造业已步收缩了多个月的欧洲、日本和中国的后尘,开始展现收缩。美国新订单数量减少,表明短期内製造业可能进一步走软。或许令人担忧的是,製造业的疲软可能会损害目前仍然强劲的就业市场,从而打击消费者和企业信心。在经济面对困难的背景下,欧洲央行政策会议,随后是联储局会议(9月18日)和日本央行会议(9月19日)变得至关重要。市场已经预期本月欧洲央行或会将指标存款利率下调10至20个基点,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也有可能暗示重新购买债券,当然更重要的是美国联储局如何看待政策前景。

政策落后债息走势

虽然政府债券孳息率近期反弹,但由于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回落,相关孳息率由年初至今仍然大幅下跌。然而,政策制定者对孳息率走弱的反应迟缓。即使美国货币市场预期联储局在2020年底前将会减息4次每次25个基点,但联储局在6月份的预测仍然只预期只会减息一次,这意味政府债券孳息率进一步大幅下跌的空间或许有限,除非后市数据进一步恶化,迫使市场反映更多减息的机会及空间。笔者预计2019年联储局只会减息一至两次,但有望在2020年进一步减息。笔者亦注意到,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率已接近市场的长期通胀预期,反映美国的金融状况已经变得宽鬆,这亦有望限制债券收益率进一步下跌的空间。

局势缓和恒指跳升

香港恒生指数上周三录得自2018年以来的最大单日升幅,因为行政长官表示将撤回具争议的《逃犯条例》草案。儘管技术指标显示笔者或需要见到升势进一步持续,以确定是一个较长期升势的开始,但一些资金流的指标显示,中国境内投资者认为香港H股比上海A股更具吸引力,因为在今年A股表现优异之后,市场的AH股溢价已接近3年来的高位。8月份从中国南向流入香港的资金高达700亿元人民币,成为今年最大的净购入金额。资金流入加上政治紧张局势略为缓和,可望为短期香港股市提供支持。本周内地宣布取消QFII及RQFII的额度限制,被市场视为进一步开放之路,或有利市场更长远的发展,特别是内地的A股市场。

美元是否正在筑顶?

由于全球风险偏好改善,美元从两年高位回落。欧罗兑美元在1.0925的近期低位反弹,而英镑兑美元亦由1.20美元之下显着回升,同一时间美元兑离岸人民币亦出现回吐。香港局势近日出现缓和的迹象,英国议会採取行动有效降低了硬脱欧的风险。美国製造业数据走弱也支持了市场对联储局在本月稍后减息的预期,随后减息的可能性也有所增加。除了目前英国脱欧的事态发展外,欧洲央行政策会议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与日本和中国的贸易协议发表的评论,可能会推动短线的市场形势。随着消息不断传出,未来市场的波动率可能会飙升。与此同时,美元的强势开始见到阻力,并可能正在筑顶。如果欧罗兑美元、英镑兑美元分别能果断突破并站稳1.1270和1.2310,那幺这两种货币短线前景将有所改善,并且使美元保持倾向防守走势。传统上美元走势偏软亦将有利香港与及一众新兴市场的表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