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打鎗埔(上):全马人口最密社区‧杂乱打鎗埔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7-18 413次浏览 26条评论

槟城打鎗埔(上):全马人口最密社区‧杂乱打鎗埔打鎗埔组屋位于槟城亚依淡,可说是槟城最早期的大型廉价组屋区。这区除了9座近4000个廉价组屋单位外,周边还有不少屋业发展,鳞次栉比的组屋楼群组成全槟,甚至全马人口密度最高的社区。要介绍槟城打鎗埔,一定要考究其国语名和英文名Padang Tembak(射击场)和Rifle Range Flats(来福鎗靶场)的由来,关于这地名的来源有2个版本:一个说法是当地原是鎗靶场,让军人练习鎗法。另一说法则指当地在日据时代是个屠杀国人的场所,日军在这里挖了个万人坑充作坟墓。早期的打鎗埔并没有治安问题,组屋居民未完全迁入居住时期,也很少听到发生打劫事件。不过,在这种人口密度高的地区,难免会有一些破坏份子,衍生出民生问题。唐朝诗人杜甫在说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时,一定没想到这种“广厦”虽然解决了屋荒,随之而来的却是密集社区所面对的开放空间、公共设施及垃圾等问题。在这些民生问题解决之前,恐怕我们的社会离“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还有一段距离。乱抛垃圾“其实一般来说,居民都是非常爱惜自己的产业。”在这里住了30多年的老居民龚郁堂告诉记者。“你到楼上看看,都很乾净,只是在后巷或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一些缺乏公民意识的人就会随便抛垃圾。以前也没有垃圾问题,大概那时的人都很穷很节省,甚幺都不捨得浪费,所以垃圾也比较少,没有现在这样多。”他说,几乎每任议员都吁请居民保持卫生,不要乱抛垃圾,还举办过各项清洁运动,但至今要求居民保持卫生还是个难以完成的目标,一如政府无法解决这辆区停车位问题那样。打鎗埔廉价组屋是70年代初期,州政府推行的第一项廉价组屋发展计划,当时的屋子必须先租满两年才能买下,然后每月缴款供屋子。现年69岁的龚郁堂是于1970年时咬紧牙根租下一个打鎗埔的两房单位,成为此区第二期入伙的居民之一。他在这里住了30多年,虽然数年前举家搬迁到附近的三房组屋,但他依旧保留原来的屋子,因为这里存了一块他心中割捨不了的新感情旧回忆。记忆犹新目前,龚郁堂在老家附近的路旁边炒米粉营生,每天看着居民来来往往的,百态纷陈。忆起他刚搬进打鎗埔组屋时,拥有真正属于自己房子的那份雀跃心情,至今仍记忆犹新。“那时,我们一家八口挤在两间房间里,供屋很辛苦,但还是觉得很高兴,因为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屋子,全家人挤在一起吃一起睡,总好过跟人家租房子。”当年,打鎗埔的屋供为每月四五十令吉,水电费则约30令吉;如果是租户的话,每月租金则为20至30令吉,包水电费。虽然在现代人的眼中,这笔数目并不大,但对当时的人来说,这数目却是不小的。“那个时代的人,月薪大概是80至100令吉,如果有120令吉就可算是不错的收入。我的薪水约100令吉,确实供得有点辛苦。后来我妻子开了这炒米粉档,我弟弟再搬来分担水电费,我们一家的经济才算过得去。”样样不缺就缺停车位在外人的眼中,打鎗埔这名词几乎是相等于“近乎无解”的民生问题,此区还被冠上“贫民区”、“杂乱无章”、“密集髒乱”,可是不少在这里打拚半辈子的老居民即使另买了更舒适的屋子,依然捨不得离开这里。居民间的情感相信也是耆老们留下来的因素之一。电视机在70年代并不常见,许多居民晚上并没有其他娱乐活动,就串门子或到楼下聊天,附近数家咖啡店常常坐满居民,甚至营业到凌晨3点才打烊。每到新年中秋中元等佳节,打鎗埔更是异常热闹,人来人往充满喜气。“很多老人因住久了都不愿走,我也已经打算要在这里终老。不会走的啦!”龚郁堂说,其实这里甚幺都不缺,日常用品该有的都有,唯一需要改善的就只是停车位问题和居民的公德心。他回忆,当初刚搬进打鎗埔时,最流行的交通工具是脚车,每座组屋楼下都挤满了一排排的脚车,非常壮观,现在脚车已变成摩多,组屋附近也挤满了汽车。天线奇景不再由于组屋单位密集,夹在中间的住户经常面对电视收讯不清的问题而被迫在天井安装天线,造成天井上天线密密麻麻的“奇景”。此区前国会议员谢宽泰为了改善这个情况,于2003年开始逐步安装中央电视天线系统。目前9栋组屋中,已有4栋(A座至D座)安装了中央电视天线系统,每座中央天线系统耗资4万令吉。由于这项系统在雨天偶会出现收视不清的问题,因此当局在替B座安装之后,就不再强制居民拆除原来的天线。然而,时代的转变,天井那纵横交错的天线早已被一片片碟盘式的收费电视台接收器所取代。据悉,国际知名导演蔡明亮曾为了一睹天线交错的景观,而悄悄来访打鎗埔组屋,但可惜当时的天线已大为减少,最终是失望而归。预製楼板建筑技术打鎗埔组屋于1968年代末落成,为了降低建筑成本,这里的每片楼板墙壁都是在别处预先做好,再送来工地安装。虽然这种预製楼板的建筑技术主要是为了打造成本廉价的组屋,但组屋的墙壁却非常坚固,连在墙壁上打一颗钉子也不容易。大型老人院虽然打鎗埔组屋结构被评为不太适合于现今社会,但许多老住户仍捨不得这充满回忆的屋子,因此即使搬离了打鎗埔,最后也还是又搬回老家。对老人来说,新家环境再怎幺舒适豪华,终究比不上起居方便的社区和老邻居的情感。随着年轻一代逐渐成家立业搬离,打鎗埔区变相成为“大型老人院”,在90年代,当地政府开始增建符合老人需求的基设,例如将楼梯改为斜坡,增加休闲用的石桌椅等。联邦镇暴部队军营这座军营的历史比打鎗埔组屋的历史还久,每当大选、火灾、大型节日庆典或其他紧急事件,军队就浩浩蕩蕩地出动,颇引人注目。/副刊‧报导:曾晓然‧2009.07.25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