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大战「副作用」,沙乌地阿拉伯女权露曙光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7-27 509次浏览 80条评论

石油大战「副作用」,沙乌地阿拉伯女权露曙光

西方俗谚「皮洛士式胜利」,来自约西元前 300 年,当时整个西亚到环地中海区域,正在进行亚历山大死后引发的「继业者战争」,世界主流强权希腊化政权们忙着「网内互打」,大多没注意到罗马共和悄悄兴起,只有皮洛士代表整个希腊化世界来扫蕩罗马。皮洛士远征义大利,虽然屡次击败罗马,但是自己损失也相当惨重,在阿斯库伦战役后,部下向他庆贺战胜时,皮洛士却愁眉不展,说:「再来一次这样的胜利,我自己也完蛋了。」

如今,许多产业界人士认为,沙乌地阿拉伯一手挑起油价大战,想摧毁新兴美国页岩油势力的举动,是最新一起「皮洛士式胜利」,甚至,后续发展也可能将完全重演皮洛士的历史:皮洛士在连续皮洛士式胜利后,不得不自义大利半岛退兵,回头参与继业者战争,结果罗马在主流希腊化世界的忽视下崛起,这个过程,正如同沙乌地阿拉伯发动油价大战想打击页岩油不成,只好回到油国组织(OPEC)的老战场,推动减产护盘。

沙国回到油国组织奋战的最新成果是,油国组织及俄罗斯等国同意延长减产 9 个月,持续到 2018 年 3 月底,目标是将油价拉回 5 年均线,希望让油价打底往上,市场预期此举将可能使油价回升到每桶 55 至 60 美元,减产成功将能保住沙国财政命脉,但也将形同放弃对美国页岩油的油价大战,使美国页岩油产业能在油国减产创造出来的相对舒适环境下成长茁壮,一如当年的罗马共和。

沙乌地阿拉伯这场皮洛士战争始于 2014 年,趁着美国与俄罗斯在乌克兰、叙利亚冲突日渐升温,美国也希望藉由油价下跌打击俄罗斯,削削普丁的底气让他重回谈判桌。沙乌地阿拉伯在美国最高战略默许下,产能大开,希望藉此淹没美国页岩油企业,让油价暂时腰斩;沙乌地阿拉伯原本可能以为这会是个短期战役,之后就能拉回油价,然而美国页岩油产业承受打击的能力却出乎沙乌地阿拉伯的意料之外。

沙乌地阿拉伯原本的盘算,认为美国页岩油以中小企业为主,口袋深度不足,难以承受市场波动打击。也的确如此,许多页岩油企业在这波油价下跌中烧光现金关门大吉,但这些蚂蚁雄兵中却也有许多出乎意料的命硬。

中小页岩油企业利利斯能源(Lilis Energy)在油价高档过度扩张,当沙乌地阿拉伯痛下杀手时,利利斯能源几乎就要因现金流乾涸而倒闭,不得不开除几乎全数员工,钻探作业完全停摆,高阶主管也全数不领薪水,股价更低到遭踢出那斯达克(Nasdaq)。

然而,沙乌地阿拉伯没能料到,全球四处流窜的热钱成了中小页岩油业者的救命稻草,利利斯能源靠着资本市场上丰沛的资金,从濒死状态中募资与同业合併,2016 年 6 月时,募到 2,000 万美元,买下原本也是债淹眉毛的灌丛资源(Brushy Resources),藉此扩大规模改善体质,而在沙国的打击中勉强存活。

2016 年 11 月,沙国开始感受到打了一场皮洛士式战争,虽然打击页岩油业者,自己的财政却也要受不了,于是策略反转,开始回到减产护盘的老路,奄奄一息的页岩油业者趁机复甦。利利斯能源又重新回到那斯达克上市,2017 年 4 月时更募资 1.4 亿美元,做为钻探、租赁开採权以及购併资金。

事实上,沙国的油价战争可能适得其反。油价大战中,体质弱的企业遭扫地出门,如今市场资金集中投注在竞争力强的业者身上,市场资金因支持强者而更有效率,油价压力也促使业者积极发展技术求生,页岩油开採成本急速下降;另一方面,由于大量业者关门大吉,使油井服务公司不得不折扣争抢残存的页岩油企业,因此服务费用成本也跟着下降。

经济转型提升妇女的经济参与度

低油价更将位于较不利地质区域的业者扫地出门,如今残存的业者集中在地质较佳,因此开採成本较低的区域,知名的二叠纪页岩层(Permian)以及鹰涉页岩层(Eagle Ford),开採成本降低到只要油价 34 美元就能打平;而许多先前开钻,因低油价暂时冻结钻探的油井,重新上线的打平成本也在每桶 30~40 美元之间,如今沙国想把他们挤出市场,已是不可能的任务。

沙乌地阿拉伯现在只能靠「道德劝说」向美国喊话,表示维持油价必须靠所有产油者一起努力,但这样的共识或许油国们看向枯竭的财政能感同身受,美国页岩油企业却不大可能买单。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调高美国页岩油到 2017 年 12 月的新增产能预期,从原先的 90 万桶上调到每日 140 万桶原油,这样的新增幅度,可能吃掉油国组织减产幅度的半数,让减产努力事倍功半。

面对油价不再能控制于油国手中的新局势,沙乌地阿拉伯也只能与时俱进,适应新环境,转型的同时,先吹夜哨壮胆。沙国夸口表示要走上经济转型之路,不再依赖石油,不管油价是每桶 55、50、45,甚至 40 美元,都老神在在,更声称在未来 40~50 年内要完全撇除对石油的依赖。

沙国的转型政策,使这场皮洛士油价大战有了最新的奇异发展,那就是竟然促进了沙国的女权。

沙乌地阿拉伯在极度保守的瓦哈比教派执政下,可说是对女权限制最严格的伊斯兰国家,女性受到诸多限制,直到 2015 年 12 月才首度能投票,是除梵谛冈外,世界上最后一个给予女性投票权的国家。且沙国女性不能开车;过去每名成年女性都必须由合法男性监护人代理,才能办理法律文件,例如找工作、办医疗保险、取得护照出国;除了法律限制,沙国社会风俗更是严苛,例如极度排斥非同一家族的男女共处一室,因此所有公共建筑都必须规划男女分流,百货卖场也要男女分流,连公司办公室内有男女员工杂处也不可接受,重重障碍使沙国女性失业率高达 63%。

如今沙乌地阿拉伯必须进行经济转型──不论口号或实际都是──就由不得社会传统如此浪费一半的人才资源。过去女权推动速度相当缓慢,但因应经济转型,沙国政策上明显加速,在「愿景 2030」(Vision 2030)中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提升妇女的经济参与度,初步要将女性劳动参与度从 22% 提升至 30%,尤其是在金融与科技领域。

2017 年 2 月,沙国财金界有 3 起指标性的重大女性人事案:继沙乌地阿拉伯任名女性证交所所长后,桑巴财金集团(Samba Financial Group)任命女性执行长,阿拉伯国家银行(Arab National Bank)任命女性财务长。在沙乌地阿拉伯的各大城市,对女性的各种限制已经放宽,包括越来越多会议允许男女于公开场合共处,宗教警察的权力也逐步缩减。

「愿景 2030」的起草者,沙国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很明白要落实「愿景 2030」,就必须给予女性基本人权。台湾人常质疑民主与人权「又不能吃」,但从沙乌地阿拉伯的特殊例子可以发现,基本人权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人权受限,经济必定停滞。

过去沙乌地阿拉伯可以只靠卖石油,完全不需要考虑经济体运作的效率,因此才能保持固有的禁令,如今当油元不再,经济需要转型、正常化,势必解禁女性限制。受到经济需求的影响,甚至最为人诟病的女性驾车禁令,也有可能在未来解禁,毕竟要妇女上班,却不能自行开车到公司,实在有诸多不便。

一场石油大战,却加速了沙国女权的进展,不仅是「蝴蝶效应」,只能说,一切都是经济所趋。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