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蔡特大殊死战‧中央代表出席率96.93%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7-31 686次浏览 18条评论

翁蔡特大殊死战‧中央代表出席率96.93%(吉隆坡)马华翁蔡决战特大今日(週六,10月10日)举行,共有2307名中央代表出席,出席率高达96.93%。马华总共有2380名中央代表,这意味,未克出这项特大的代表只有区区73人,或约3%。这显示,翁蔡两派的竞争非常激烈;同时也反映了这一场攸关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与原任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政治命运的特大受到中央代表的高度关注。其中玻璃市的25名中央代表更是100%出席,而其他州属也有超过95%以上的出席率。虽然出席人数很踊跃,不过现场气氛非常平静。而翁诗杰与蔡细历也分别在早上抵达马华总部,与中央代表握手,但是两人纵使一度相隔数尺,但也没有碰头握手,无法来一个“双龙会”。蔡细历是于早上8时05分在约50名来自柔佛州区部支持者的陪同下抵达马华总部,并与在享用着早餐的中央代表握手问好。勤于握手的他几乎在现场走了3圈。2307代表投决定性一票而翁诗杰则是在9时10分时抵步。他也逐一与在现场的中央代表握手。翁诗杰与蔡细历在与中央代表握手的过程中曾一度走近,但是,两人始终没有碰面,也没有任何交流。较后,由于不是中央代表,蔡细历在特大开始时,就离开马华总部,到附近的酒店休息,待中午12时再回去。而翁诗杰则与中央代表们一齐进入会场。大会议长拿督易沛鸿在10时35分宣布投票正式开始,2307名中央代表纷纷依循投下自己手中神圣的一票。两派的总监票,即拿督廖润强与拿督郑修强也带领监票员在场监督。投票过程非常顺利,在11时50分,翁诗杰投下备受关注的一票,而易沛鸿在投下最后的一票后,于中午12时宣布投票结束。领选票需出示身份证大会议长易沛鸿应挺蔡派的要求,规定中央代表在领取选票时,除了党员证之外,也需出示身份证。他披露,较早前,翁蔡两方其实曾在9月14日的协商会议上同意,只要出示党员证。“不过,如果我们对发票工作以及工作人员有信心,出示身份证又何妨?”他强调,为了显示特大公正,不偏不倚,同时也以免往后有人质疑特大结果,他决定接受挺蔡派的要求。“中央代表在领取选票时,必须出示党员证与身份证。如果中央代表没有携带身份证,也可以以驾驶执照、国州议员或部长的证明卡代替。”只针对3项议案投票大会议长易沛鸿宣布马华特大只针对3项议案投票,而不是较早前的5项。他是在征求中央代表意见后,作出这项宣布。他也指出,翁蔡两派早前已致信给他,要求取消第4与第5项议案。这意味,中央代表只需针对3项议案投票,即(一)马华中央代表对现任总会长翁诗杰的领导投不信任票;(二)会长理事会于接受纪律委员会建议;以及中委会随后决定(若有)开除或暂停蔡细历党籍的决定,必须全部撤销;(三)继第二项议案后,要求正式恢复蔡细历的马华署理总会长身份。被取消的两项议案是,(四)若在此特大召开时,中委会已委任马华章程第20条款所指的任何党职,包括署理总会长,有关委任必须撤销;以及(五)若在此特大召开时,任何党员或纪律委员会或中委会或会长理事会,已经对一位、多位或全体特大要求人,採取任何纪律行动或以进行判决,大会须议决:(A)驳回所有纪律行动;(B)废止所有已宣布的判处及(C)撤销所有投诉或纪律行动。避免计票消息外泄“干扰器”令手机暂失灵避免特大投票结果提早外泄,大会特别在三春礼堂的计票中心安装“电讯干扰器”,使中央代表们的手机暂时失灵,无法拨通或传送简讯。每逢党选,总是发生“有人”利用手机传送最新算票结果到外头,议长易沛鸿笑说:“中央代表不必使用手机了,好好的放在裤袋里吧,你们的手机绝对用不着。”他说,为了防止特大成绩泄露问题,大会已按装干扰器。他还郑重警告:“若给我发现有人利用手机去拍摄选票,我会叫他上台,然后充公他的手机。”3代表光来不投光来不投?3名中央代表向马华特大秘书处报到后,并没有向发票处领取选票,以致没有投票的中央代表增加至76人。另外73人是缺席特大的中央代表。大会议长拿督易沛鸿于週六中午12点55分宣布展开计票工作时,透露这项最新投票人数从2307人减至2304人的“最终”讯息。不过,他没有透露这3名代表来自哪一州,也不知道他们报到之后去了哪里。这3名代表宁愿浪费手中重要一票,动机十分耐人寻味。没有出席投票者包括马华前总会长黄家定和前署理总会长陈广才。翁蔡互当透明擦身而过“翁蔡大对决”,两名主角即使擦身而过,却视若无睹。即使媒体要求翁诗杰停下脚步,以便和不远处的蔡细历合照,也遭翁总拒绝了。翁蔡两人週六上午在特大礼堂各忙着招呼中央代表,但都蓄意避开,不愿正面碰头。蔡细历和翁诗杰两人纵然近在咫尺,把对方当成透明视若无睹。当时,一名摄影记者高声试图要求翁诗杰留步,以便和蔡细历合照,但这一叫并没有叫住翁诗杰停下脚步,反而让他迈开大脚走得更快。另一边厢的蔡细历在被媒体要求与翁诗杰合照时,则表示见中央代表是更重要的事。两人数度仅距离一桌之隔,但都巧妙地转个方向避开,也不做任何眼神交流,把对方视同陌路,始终“王不见王”。询及他是否故意避开翁诗杰,不愿拍合照时,蔡细历把罪归咎于媒体,说是媒体太多阻挡了他跟翁诗杰见面的机会。至于会否跟翁诗杰沟通时,他则表示“翁诗杰都说了,他跟全世界有交流沟通,除了蔡细历。”针对蔡细历会否跟他(翁总)建立沟通桥樑,他留下一句“桥下水太满”(Too much water underthe bridge),意指那已经过去了。江廖出双入对两名部长兼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拿督江作汉“出双入对”,难道是廖江或江廖配之兆?翁蔡视同陌路人,而廖中莱和江作汉却展现了“同志互重”之情。廖江二人在会场碰头时,双方大方合照,蔡派支持者也拍掌欢呼。【热点新闻:翁蔡大对决】‧2009.10.10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