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一年,收起雨伞共同上路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8-12 283次浏览 22条评论

928一年,收起雨伞共同上路
香港雨伞运动(苹果日报)

去年928,我在海洋公园。

看到警察放催泪弹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海洋剧场。

926晚上的时候whatsapp向个不停,曾记得有一位朋友气急败坏的说:“出事了!”原来学民仔竟然真的冲进了已被封闭的公民广场。由831起搞了一个月,大家都心绪不宁,却没想过学民仔竟然这幺勇敢的真的付诸行动。那一晚的情势很紧急,整个晚上都在看now tv直播,看着防暴警察进进出出,整晚没有人觉得安宁。

那时候我手下的一个助理,人很热血,一早在晚上已经过去帮忙。添美道一千几百人,四面楚歌腹背受敌,警察攻那里就守哪里,中椒受伤的人很多。我的助理仗着有急救员经验,就和其他人在回旋处哪里设立救伤站。我在家中,整夜不能成眠,索性就把家里的婴儿洗头水和食盐全都拿走,当作洗眼物资,清晨就往政府总部去。

去到政总,看到的都是从国教开始就已经熟口熟面的老朋友;我在当中找到助理之后,只能叮嘱他自己小心,叫他不用太担心上班之类,自己就已经要准备乘早班车上班去。岂料话音未落,警察已经偷偷从立法会增兵,把示威者从政府总部入口赶出去。然后927整天,就是一边上班一边看着添美道的攻防战,也没想到这种一边上班一边担心的日子,竟然就这样维持了两个多月。

一个月之前已经应承了孩子到海洋公园,928那天只有期望政总那边不会出事。但是手机上的信息来得愈来越密,虽然未有时间细看,已感动大事不妙。终于到傍晚可以在海洋剧场坐下来看手机的时候,却震惊地看到警察发射催泪弹的消息。

在928那一天没有和大家一起共同进退,就成为了我至今为止的一大憾事。

虽然之后曾经努力书写,纪录现场;留守过旺角街头,在金钟的各个防线上互相支援;试过在金钟道上亲手重建街垒,保卫过旺角大十字,也见证过最后的山东街守卫战,却始终弥补不了928那天缺席的遗憾。

928一年,收起雨伞共同上路
香港雨伞运动(网络图片)

928一年,收起雨伞共同上路
香港雨伞运动(网络图片)

928一年,收起雨伞共同上路
香港雨伞运动(网络图片)

928一年,收起雨伞共同上路
香港雨伞运动(网络图片)

只是更遗憾的,莫过于看到了太多的分道扬镳。从天星一路走来的战友,变成了过街老鼠一样的“左胶”,我那位热血又鲁莽的助理,又成了提起散水左胶就嬲的热血本土战士。更甚至连周保松这样的翩翩学者(更别说是遭遇更凄惨的戴耀廷),也成了几面不讨好的人士。不过是过了大半年,“今天我”变成了胶歌,举起黄伞或“我要真普选”直幡,感觉也变得奇怪突兀;这样说来,雨伞革命真是崩溃性的大失败。

928一年,收起雨伞共同上路
香港雨伞运动(网络图片)

不过,或许在頽垣败瓦之间,花却开了在别处。在世界杯外围赛香港队和中国队的较量之上,“香港人”这个身份以一种全新的姿态重现。撇下“左胶”的政治伦理和“热血”的武勇抗争,我们应当发现彼此内里珍爱香港的心态,其实相差不远。在两个多月的占领之后,失败的我们发现,现在叫大家关注本土几乎淹没的文化,或者关心街角的小店,似乎不再像从前一样困难。叫大家思考身边的政治议题,哪怕是一个避雨亭或者是一棵石墙树,大家的论述水平好像也提高了不少。或许是在占领几个主要区域也不得要领以后,许多人终于认识到香港被中国殖民的事实。也正正是因为伞运的失败,我们才明白到自己连谈判的权利也没有,才会更脚踏实地的重建香港人自己的身份,真正走上伞运里面所提出“命运自主”的一步。

928一年,收起雨伞共同上路
世界杯外围赛香港队和中国队的较量(明报)

在去年928那一天,高举双手,顶着警察开枪镇压那幅横额的勇士,和以后在旺角日夜顶着黑社会和反黑组的义士,以及在救援站上送上支援,以及提供各种义务劳动的市民,以至在狮子山上挂上“我要真普选”直幡的蜘蛛仔,其实里面都有你和我的身影。只希望今天大家不要忘记当日每一个手挽手肩并肩的时刻;在高墙之前,你和我从未走远。今天雨伞看似过时,也不过是把雨伞收起,放在心里,前面的每一个抗争,一定会有我们一起上路。

(我的确觉得,所谓左胶和所谓勇武,在大敌当前,分歧并没有彼此想像的那幺大;在即将来临的选举前,大家都应该好好思考一下重新合流的可能,不然继续一盘散沙,下次区议会和立法会选举就会情况危殆。不过话虽这样说,我依然非常讨厌到现在仍然廔屡把黄伞拿出来抽水的政治团体(例如在伞运中全无建树的卖港垃圾民主党)。有本事就自己争气一点,不要再把雨伞玩到变成胶遮,唔该!)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