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手铐”5罪名扣14天‧男子控诉警滥权

作者: 分类: Q烛生活 发布于:2020-06-10 907次浏览 74条评论

“换手铐”5罪名扣14天‧男子控诉警滥权(雪兰莪‧巴生)涉嫌“暗杀前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拿督郑敬保案”而遭警方扣查的男子,今日(週日,10月12日)现身控诉警方滥权,声称前后遭5项莫须有的罪名扣留他长达14天。他非议警方的不合理对待,因此準备前往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报案,要求总警长关注此事。现年38岁的苏昌文说,警方的这类扣留手法俗称“换手铐”(tukar gali),即在同一名嫌犯身上套上各种不同的罪名,以便拖延有关嫌犯的延扣期限。他说,在暗杀案被揭发逾半年后,週日早上突然单枪匹马召开记者会,揭露警方疑没依照程序扣留他的事件,要求武吉阿曼警察总部介入调查。他披露,他是于9月12日被警方扣留,但巴生警区主任莫哈未助理总监却向一家中文报宣称他是于20日被扣留。他对此感到不解,并怀疑警员可能是瞒着上司办事。他说,他虽因涉嫌暗杀案而遭警方扣留,但在被扣留的14天内,警方却先后转换了5项罪名,包括恐吓、勒索、抢劫等让他感到莫名其妙的罪名。只录取一次口供“警方在转换罪名扣留我的时候,我前4次都被带上法庭申请扣留令,但最后两天以抢劫罪名扣留我时,却没带我上法庭取得扣留令,而是直接将我转去巴生港口扣留。”苏昌文表示,最令他感到气愤的是,警方虽以多种罪名扣留他,但却只为他录取一次口供,有关口供主要针对暗杀案。他续称,他在2000年也曾遭警方以勒索罪名,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了68天;过后2002年又因同样罪名被扣留了30个月,直到2004年才被释放出来。“今次被扣留时,一名查案官向我表示,警方打算再用紧急法令扣留我;并说他只是根据指示办事(ikut arahan),本身没有权力(tiada kuasa)。”他相信,警方今次以多项罪名扣留他,主要是想拖延时间,以便获得紧急法令来扣留他;他庆幸有关当局最终并没批准这项申请,否则他又要再坐“冤枉狱”了。透过弟弟报案揭警滥权苏昌文表示,在他被扣留期间,一名来自砂拉越的警员也直认警方的做法不符合程序,并且希望他一旦被释放后,应向社会公开此事。他经过思考后,决定站出来揭露此事,并强调:“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怕警方再次对付我。”他也不断要求媒体一定要刊登他今次召开记者会的内容,并表示他已作好準备面对一切后果。他表示,当他被扣留时,也担心无法出来,因此趁被警员带上去庭时,向推事揭露警方滥权的做法,过后在“一名坐在法官前的人士”提醒下,透过弟弟报案。“弟弟在我被扣留时,已针对我的遭遇向巴生警方报案;我希望社会能够关注警方的办事手法。”他说,他原本不想让家人知道他被扣留一事,避免家人担心;但最终在无计可施下,才拜託弟弟报案,以求解脱。被扣精神受折磨裤子不见借裤穿苏昌文坦言,他虽未因犯法而被警方提控上庭,但却两度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如今警方又以无中生有的罪名扣留他,令他感到精神受折磨:“我现在很担心,不知道哪天又会突然遭警方扣留?我真的快疯了!”他说,在扣留营的日子非常难过,包括曾面对裤子也不见的经历。“当时被迫向一名巴基斯坦囚犯借裤穿,过后又穿一件破烂的裤子被转去巴生港口扣留;我不要再过这种日子了。”他强调,针对警方“恶意扣留”一事,他曾向多名人民代议士求助,包括反对党议员,可惜没人愿意给予协助。针对苏昌文的控诉,巴生警区主任莫哈末助理总监受询时表示,他暂时不知有关苏昌文在扣留期间的遭遇,因此不方便发表意见。不过,他促请苏昌文向警方投报,以让警方根据报案书内容展开进一步的调查。无辜捲入暗杀案自称是替死鬼苏昌文披露,他由始至终都不知暗杀郑敬保的案件,他相信本身是被人摆上台,成为“替死鬼”。他说,当他知道无辜被捲入这宗暗杀案后,曾向涉及此案的数名当事人交涉,希望对方搞清楚事件,岂料自己却变成“夹心人”,最后还惨遭警方扣留。“警方扣留我后,只向我录过一次口供,最后也因证据不足而释放我;我希望各造别再把我牵扯进这宗案件,我不想成为人家明争暗斗下的替死鬼。”新闻背景疑2男买兇录音简讯交警前班达马兰区州议员兼马华巴生区会主席拿督郑敬保,于5月22日出席一场神庙晚宴时透露,有一名政治人物要以6万令吉买兇杀他的消息。他过后向警方报案,并将录有两名男子针对买兇事件对话的录音光碟和两则手机简讯,交予警方彻查;警方不排除此案涉及政治纠纷。郑敬保声称在农曆新年和大选期间曾听闻此事,但当时并没多理会;尔后一名友人再度告诉他的助理此事,同时把一张录音光碟交给他,才惊觉事态严重性。他过后在一场记者会上播放录音片段,并指其中一把男声疑似涉及许剑煌命案勒索100万令吉后遭通缉失蹤的巴生滨海华人协会主席陈学璋。另一男声则疑是苏昌文。‧2008.10.12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