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查经14》约押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6-10 928次浏览 51条评论

◎张慧康(高雄宣道会内惟堂主任牧师)

经文:撒母耳记下十四章1-39节

常言道:上樑不正下樑歪。当大卫王犯罪之后,不但使得刀剑祸患开始临到他的家,他的子女也有样学样地犯罪;甚至我们可以看到他在权柄失落之后,他旁边亲近的人就开始作他的权柄,来设计他、支配他。

整个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身为大卫最信任的军事首长约押,他知道王气消了,不再为暗嫩的死去伤痛开始在想念押沙龙,就到提哥亚找来一个能言善道的妇人,要她假扮哀悼的人,穿上丧服,到王那里去编一个故事设法让大卫召押沙龙回来。

当然我们一定会问:大卫既然想念押沙龙为何自己不召他回来?或约押自己为何不有话跟王直说呢?还要绕一大圈另找一个妇道人家从提哥亚来给王编故事?

相信这其中不便之处,应是押沙龙犯的罪让大卫左右为难吧!押沙龙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长兄暗嫩,此等伤天害理的大罪,身为父亲的大卫该如何是好?杀人是要偿命的,召他回来怎能不闻不问呢?那押沙龙很可能死路一条!但若赦他无罪为他开脱,何以服天下人的正当理由在哪里?若容让他就此远走他乡不再回来,父亲看不到儿子又思念得紧。毕竟事发至今已经三年了(撒下13:37),他们父子在此之前还没有分开这幺久啊!

所以这到底该怎幺办?实在很为难啊!约押叫提哥亚妇人编的故事是这样:4-11节:提哥亚妇人来到王面前,俯伏在地上说:「王啊,求你救救我吧!」王问她:「你有什幺事?」妇人说:「婢女是个寡妇,丈夫死了。我本来有两个儿子,有一次他们在田间发生争执,当时没有人劝解,其中一个儿子被打死了。现在整个家族都起来反对婢女,说,『把那打死亲兄弟的兇手交出来,我们要他以命偿命,除掉这个继承人。』他们要断了我家的香火,使婢女的丈夫既不能留名,也不能留后。」王说:「你回家去吧!我会为你作主。」提哥亚妇人说:「我主我王,愿罪过都落在婢女和婢女家族,一切都与我王和王的王位无关。」王说:「若有人为难你,你就把他带来,他必不敢再找你的麻烦。」妇人说:「求王凭你的上帝耶和华起誓,不许报仇者杀人,留我儿一命。」王说:「我凭永活的耶和华起誓,你的儿子必毫髮无损。」

很清楚,这个妇人讲的就是大卫目前的处境!这妇人说的两个儿子相争其中一人被打死,就是指上一章讲的,大卫的长子暗嫩因为姦污他同父异母妹妹她玛,这使得跟她玛一母同胞所生的哥哥押沙龙仇视暗嫩,甚至动手把暗嫩杀了!妇人要大卫保证她杀害兄弟的儿子能毫髮无损,是在引他入这圈套,让他自己最后不得不同意赦押沙龙无罪。因此当大卫说出「我凭永活的耶和华起誓,你的儿子必毫髮无损」这句话时,妇人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便鼓动如簧之舌继续游说:12-16节:妇人说:「求我主我王再容婢女说一句。」王说:「说吧!」妇人说:「为什幺王蓄意对上帝的子民行这样的事呢?王刚才所说的话正表明王的不是了,因为王不让被流放的儿子回来。人都难免一死,就像覆水难收。然而,上帝不是要夺取人的性命,而是要设法使流亡的人重新回来。我向我主我王说出这番话,是因为人们恐吓我。我想,不如向王请命,也许王会成全婢女的心愿。有人要害我和我儿子的性命,叫我们不得承受上帝所赐的产业,也许王能从这人手中救我们。

这妇人说得机巧,把暗嫩在众目睽睽之下惨遭押沙龙刺杀的悲剧仅以「人都难免一死,就像覆水难收」一句带过(若暗嫩死后有知听到这句话不知做何感想?),又把摩西律法「杀人者死」的规定改成「上帝不是要夺取人的性命,而是要设法使流亡的人重新回来」。大卫若真要好好寻求神的心意,至少也该祷告翻阅圣经,或询问先知拿单的意见,却容让一个寻常百姓来讲论神的心意,大卫也实在糊涂得可以啊!

既然这妇人穿着丧服摆出哀兵姿态说「有人要害我和我儿子的性命,叫我们不得承受上帝所赐的产业,也许王能从这人手中救我们。」诱使大卫先赦免这妇人的儿子杀人无罪以继承产业。同理,大卫的儿子押沙龙犯了杀人罪,自然也不必流亡在外可以平安回来了!这就是妇人奉约押之命要进宫达成的任务。

当妇人把话说完之后,大卫自然也想到这应该是约押的指使。妇人坦承不讳,约押也当场承认是他做的。但知道是约押的主意那又如何?事已至此,道德软弱的大卫已走不出约押设的局。于是大卫命约押把押沙龙带回来,约押便到基述把押沙龙接回耶路撒冷。只是赦他杀人无罪的话大卫还是说不出口,就叫押沙龙回自己的家,不要跟他见面。押沙龙便返回自己家中,没有朝见王。

这幺一住就是两年,自押沙龙杀害暗嫩逃亡以来,已是整整五年没跟父亲见面。

押沙龙心想,就这幺一直乾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他派人去请约押来,託他去求见王,但约押不肯来。第二次再请,他还是不肯来。等不耐烦的押沙龙决定施加压力,吩咐僕人放火把约押的大麦田烧了。约押终于气呼呼地来到押沙龙家里,质问他为什幺叫僕人放火烧田?押沙龙答道他从他外公基述那裏回来已经两年,大卫也不见他也不赦他也不责罚他,这到底算什幺呢?押沙龙希望大卫赶紧表态「如果我有什幺罪过,就让他杀了我吧!」约押只得去见王,把押沙龙的话告诉他。

事已至此,王不得不召见押沙龙。押沙龙来到王面前俯首叩拜,王就亲吻他。这意味着他已赦免押沙龙的罪不再追究,也父子和好了。整件事我们可以作出以下几点反省:

一、大卫:未能秉公行义执行律法,只是应付眼前的要求。

圣经对杀人者死的规定很清楚:「报仇的人要亲自处死故意杀人者,一找到他就要处死他…这是你们世世代代无论住在哪里都要遵守的律例。」(民数记35:19、29)即使是无心误杀,也要跑进附近的逃城躲避报仇者,直到大祭司死了才可以出来(民35:25-28)。只是这幺一来行动自由被剥夺,也等于流放他乡有家归不得,所以从来没有杀人无罪的事情。

如今大卫却因为只剩他一人能承受产业,即使杀死他兄弟也不必受罚,保证他毫髮无损。这判决留下的后遗症非常可怕。试想,此例一开,上行下效,若以后谁家里兄弟相争,是不是只要谁够狠,先下手把对方做掉,自己既不必偿命也可以承受家里所有产业呢?
杀人不但无罪还有重赏?

如此一来,岂非杀人不但无罪还有重赏?那神的公义还如何彰显?被杀害者及家属能够接受吗?
11节:妇人说:「求王凭你的上帝耶和华起誓,不许报仇者杀人,留我儿一命。」王说:「我凭永活的耶和华起誓,你的儿子必毫髮无损。」

大卫这样爽快地回覆,表面上似乎很有恩慈,显出他爱民如子的慈悲与对那失去儿子妇人的怜悯,但不按照耶和华的律法行事,只是一味地讨好百姓,安抚百姓,为政者实际上已把自己的意志凌驾律法之上,什幺事都自已看着办了!

所以我们要说,大卫身为一国之君却未能秉公行义赏善罚恶,只是一昧屈从百姓的要求顺应那妇人,这是很负面的示範!

二、约押:逢君之恶

孟子:「长君之恶其罪小,逢君之恶其罪大。今之大夫,皆逢君之恶,故曰:今之大夫,今之诸侯之罪人也。」长君之恶其罪小,是因为臣子屈居人下为了生计,若出于被动答应君王的要求助长君王之恶,本身恶性不大。但逢君之恶其罪大,就在于为臣者自己揣摩上意,主动的设局以逢迎君主。

我们用孟子的话来评价约押,他并不是长君之恶,而是逢君之恶!因为他知道大卫想念押沙龙希望早日看到他(撒下14:1),便刻意设局,主动逢迎君主想要的,找提哥亚妇人进宫编个故事以诱使大卫堕入他的圈套,再亲自迎接押沙龙平安归来。这一连串的举动,不但看出约押用心之险恶,也正凸显出大卫此时的道德软弱,不能忠诚执行耶和华的律法。

约押此人在过去暗杀押尼珥一事(撒下3)已显出他个性的投机、阴险、狡诈、懂得抓住机会在敌弱我强之时便刬除异己,显见此人并非善类。

至于约押安排提哥亚妇人使大卫接押沙龙回来,促使父子团聚,看似做了一件好事,温馨美好。但他此举真正意在累积自己的政治资本,不但以押沙龙取悦现任的王,让他早日看到自己思念的儿子回来,同时也示惠于将来的继位者,希望继续得到荫庇,使自己官运亨通。

因为当时长子暗嫩、次子基利押都死了,论序排辈,最有可能继位为王的就是已经成年的三子押沙龙(所罗门还是小孩子,所以没入约押的眼)

说约押是投机份子,我们只要从后来约押看见押沙龙叛变而且屈居下风,就把他一刀杀了(撒下18:14)。可见他的行事为人都是利益导向罢了。
在约押的心里,没有上帝的话,只有自己的利益盘算。所以他做事不是看上帝的话怎幺说,只是看做这件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不管过去大卫暗中下条子要他让乌利亚被亚扪人杀死,此等伤天害理的恶事他问都不问全都照办不误(撒下11:15-17),到现在他所做的,从未根据律法劝大卫该如何行,只是看大卫想要什幺就尽量满足他,取悦他,那怕大卫想做的违背律法也没关係,这正是:逢君之恶。

三、押沙龙:外在完美、内在有缺
毫无疑问,押沙龙的外在是非常完美的:「在整个以色列,没有人像押沙龙那样因相貌英俊而为人称道,他从头到脚毫无瑕疵。(25节)」但一个人外在多少取决于他的父母,自己很难完全作主。押沙龙的内在生命却有相当多的缺陷,他自己要负责。

从他私自寻仇暗杀了长兄暗嫩,这就少了忍耐等候的好品格。若真沉不住气他也可以私底下找大卫反映暗嫩对他妹妹的暴行应该要处罚,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在他一刀把暗嫩杀了之后,似乎事隔多年仍无悔意还跟父亲呛「如果我有什幺罪过,就让他杀了我吧!」却从未曾向他父亲负荆请罪,反而回宫之后準备叛变。
你不理我,我就放火烧你的田!

再从他几次叫不来约押,就乾脆放火烧约押的麦田逼他出面一事看来,自小在王宫里养尊处优的他,处处应该都是别人要顺从他配合他忍耐他,他很难学习谦卑顺服忍耐等候的功课。人若不肯听从,便以武力迫使他人屈服,这种行事风格也与基督谦卑柔和的生命相距甚远。

所以,神若没有给我们养尊处优的环境我们还真应该要感谢神,因为太舒服的环境是无法培养谦卑顺服、忍耐等候的好品格,这是真的!

结论:约押—逢君之恶

从大卫、约押、押沙龙这三个人看来,他们的表现都让我们摇头叹息,无一可取:

想当年大卫年轻时曾以一颗石头击败巨人歌利亚,那信靠神的心是何等刚强:「大卫对非利士人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又将非利士军兵的尸首给空中的飞鸟、地上的野兽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撒上17:45)」;以前的豪情壮志已不复见,好不容易做了君王的他却因犯罪而失落了权柄;以前大卫事事寻求神,凡事遵从耶和华律法的美好榜样,如今也不复见。

至于约押身为大将军却一昧的逢君之恶、押沙龙贵为王子却恣意妄为没有悔改,都让我们看见:一个人若没有神的话在他里面,不论位置多高、身分多显赫都是令人叹息的,丑陋不堪的。让我们再次热烈拥抱祂的话!神的话是信实的,可以反映在遵行的必蒙福,也可以反映在偏离的必受祸!愿上帝帮助我们,心里常有神的话做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因为只有祂的话才能提升我们,更新我们,使我们愈来愈像基督!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