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演员背影的抽动就让人心痛:为何说《百日告别》,值得一座金马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6-17 141次浏览 75条评论

从演员背影的抽动就让人心痛:为何说《百日告别》,值得一座金马

电影工作者,他们将所听所闻纪录于影像与声音中,使观众好奇故事的面貌乃聚焦于人生中哪一个部分?有的欢笑、有的浩大、有的沉重、有的真实、有的虚幻、有的死别。而《百日告别》便是一部探讨死别的故事,一部来自于生活的故事。

虽然架构不庞大,不在于死亡与人生的哲学,而是对于死亡的痛苦,以及我们面对死者的不甘。在百日之后,我们与死者殊途,不应再留恋死者,百日之后应该继续向人生目标前进。百日之内我们为死者做七,缅怀祂们,诵经、弔唁,帮助祂们,我们从中慢慢释怀永别的事实,看着远离渐渐,悲伤也渐渐扬去,留下的,乃孤独行走足迹。

《百日告别》似乎是一部 相当、非常、极度伤痛的作品 ,足以影响我们的一整天的心情,观影情绪覆盖了所有欢乐,必须沉浸在《百日告别》的哀恸中。我们其实不用担心观影情绪太悲伤,因为同为编导的林书宇将故事完整放大男女主角如何面对悲恸,他希望我们看见并感受故事,而不是完整地沉溺于故事地深渊。

以一场车祸展开故事,从中带出男女主角不曾交叉却形同陌路的百日。在《百日告别》里,林书宇缓缓叙述丧夫与丧妻的两种不同的哀恸,所以《百日告别》相对吃重演员,演员的情绪只要稍稍不对,将完全影响整部电影的模样。

然而非常令人惊艳的是,五月天的石头──或许应该用其本名:石锦航。因为《百日告别》是他于电影演出,应该与他的音乐互相区隔,他以演员的姿态站在大银幕里,而不是一位音乐工作者。进入大银幕后,他的身份则是── 石锦航,演员 。

没有任何迟疑与误差,因为丧夫与丧妻的情绪与过程各有不同,这项概念在林书宇的笔尖非常淋漓尽致,让林嘉欣及石锦航完全发挥角色,每一个桥段中都能看到极度逼迫的演出。对于丧妻的男性而言,他先是逃避、再来才是面对、最后不一定能释怀。

丧妻,不仅仅是悲恸,而是人生扛上了不愿的包袱继续向前行走。你会发现所有的开心、欢乐、愉悦全都变调,变成你最想拒绝地悲伤。丧妻的他参加了妻子的告别式,在西方礼拜中,他完全没有心情为妻子祷告,真实的悲恸没有任何词句,也不会有眼泪,因此林书宇特以宠物死亡作为引导,引导出丧妻地愤怒。

礼拜的桥段里,石锦航非常精彩!他将愤怒暴力地砸向丧犬地愚蠢假象,他毫不留情地愤怒,没有任何一丝迟疑。从沉痛到怒气累积,累积时的转变与叠加,每一分情绪、力道,非常清晰、非常完整,每一分怒气似乎能冲破银幕,感受到那一份被燃起的狂怒,单单这项桥段就足以代表石锦航在《百日告别》里的演出。

已入围第 52 届金马奖的林嘉欣,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演员背对着观众演出,然而林嘉欣的背影再度地惊艳了《百日告别》在张书豪与林嘉欣痛失兄长与丈夫而互拥地桥段段里,画面锁定张书豪痛哭的脸庞,林嘉欣 背对着我们 ,但是她的力道却完全大过张书豪,意想不到── 她的背影能如此有力 ,再那一场情节里,林嘉欣的情绪完整覆盖了画面,没有任何保留。

而苏打绿的阿龚──龚钰祺,成功缔造了《百日告别》声音,独树地为电影增添了注解,让剧情更清楚,使情绪能随者音乐继续延展。在此我非常希望龚钰祺能继续创作音乐,多增加几部电影的配乐作品,同时盼望龚钰祺荣获金马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因为我不仅被《百日告别》的演员精艳,更是享受了音乐的精采。

《百日告别》来自林书宇生命中的三年,他利用了三年精鍊出《百日告别》,观赏完后不仅认为它值得一部金马,并且重新审视或定义了我们对于死别的看法。当我们在等待明天到来的同时,是否想过与今天告别?当阳光突然消失百日,如何继续往前走?在《百日告别》之后,将带领我们思考答案。

 

延伸阅读:

赚人热泪的幕后:过世妻子的一句话,导演林书宇拍下 〈百日告别〉

9 大魔术数字解密金马 52,《聂隐娘》荣登二位数提名最大赢家

石头的《百日告别》:他没有要我演出林书宇的人生

(全文由 Screenwriterleo 编剧人生 授权刊载,原刊载于 此 , 粉丝专页 ;禁止转载)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