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与伊斯兰教的连结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6-17 898次浏览 44条评论

伊斯兰国与伊斯兰教的连结

近来伊斯兰国的行径让全世界譁然,从事阿拉伯研究的人,在许多方面不敢直言或不愿意坦承心中的想法,尤其是不愿触及宗教的议题。这领域的研究者原本多少就有一种「伊斯兰恐慌症」或「阿拉伯恐慌症」,目前伊斯兰国所塑造出的氛围,不只让专业人士恐慌,更足以让全世界为之窒息。

和盖达组织不同的是,伊斯兰国活用现代科技,灵巧地利用人性弱点,获得很多年轻人追随。对于许多平民百姓,甚至对部分知识份子而言,中世纪阿拉伯人的文明光辉,是深藏在脑中深处的荣耀。伊斯兰国标榜要恢复「哈里发」制,建立一统的阿拉伯国家,就好似告诉他们要恢复阿拉伯文明的荣耀,那几乎是多数阿拉伯人的梦,毕竟公元一二五八年巴格达毁于蒙古人手里,是阿拉伯人第一个痛;公元一四九二年阿拉伯人被西班牙人赶出格拉纳达(Granada),是他们第二个痛;公元一五一六年鄂图曼土耳其帝国殖民阿拉伯世界,是他们的第三个痛。

目前或许还有更严重的第四个痛楚,正在折磨着阿拉伯人的内心,便是西化后的世界所标榜的「普世价值」,经常不是他们的价值。对他们而言,今日二十二个阿拉伯国家是西方人划分出来的怪地图,并非阿拉伯人的意愿。儘管表面上这是一场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宗教战争」,但在意识形态上,却迎合某些人潜意识的愿望,是「民族战争」。因此,我不只一次听到阿拉伯朋友说:「我们讨厌他们(伊斯兰国),但我们需要他们。」对一般人而言,我们很难了解这种「需要」的极限何在?

比较弔诡的是,仅凭伊斯兰国三万个圣战士,怎能製造出如此惊人的负面力量?是国际媒体刻意塑造出来的形象?是其他国家各怀鬼胎的支助使然?抑或他们真是训练精良,拥有如此庞大的杀伤力?倘若现在伊斯兰国停止恐怖行动,是否摇身一变,它的主权就被国际所承认,成就它重新划分国土的野心?中东地区对于国土重划从来就不陌生。果真如此,此次的劫难似乎与其他区域经常发生的暴乱或内战并无太大差别,我相信有许多眼睛正虎视眈眈看着它发展,伺机而出。

对战争与暴力甚为陌生的台湾人,被迫跟随着时代不断地学习。台湾是一个毫无宗教歧视的地方,即使看到自杀炸弹客的疯狂行为竟只为了宗教,人们还是很难想像宗教议题会成为发动战争的原因。我常想,若台湾没有滴水不漏的国安防卫,以台湾人对宗教毫无戒心的性格来看,轻而易举便能在岛上製造恐怖行动。

《古兰经》鼓励人们为「主道」而战,以阿拉后世的报酬劝人们起而行,以天堂有享不尽的佳餚与美女来鼓励圣战。圣训也鼓励人们的内在要履行「大圣战」,行善杜恶;对外要履行「小圣战」,为伊斯兰而战。因此,偏颇的人便扭曲圣战定义,无视于发动「圣战」必须有其条件,战争过程有其限制。他们利用宗教荼毒人心。不知聪明的台湾人是否能引以为戒?任何宗教的狂热应该适可而止,儘管我并非一个无神论者,但我总认为到处是宗教场所并非国家之福。身为知识人,我更认为宗教的狂热会束缚奔放的思想与创意。

摘自《阿拉伯奇想千年》

伊斯兰国与伊斯兰教的连结

数位编辑整理:赖仕豪,陈子扬
Photo:DAVID HOLT, CC Licensed.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