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职业治疗 走出思觉失调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6-18 217次浏览 25条评论

全面职业治疗 走出思觉失调 走出阴霾——透过不同培训、职业治疗和辅助就业,加上身边人支持,让精神病康复者一步一步走出阴霾,重投社会。(Tatiana_Stulbo@iStockphoto)全面职业治疗 走出思觉失调 培养自信——工作让人更有自信,遇到没办法解决的难题时,还可以找身边同事帮助。(JohnnyGreig@iStockphoto,模特儿与文中提及疾病无关)全面职业治疗 走出思觉失调 全面职业治疗 走出思觉失调

「工作让人更有自信,当遇到问题而自己没办法解决时,可以找身边的同事,他们都会愿意帮助你的。」

阿芝2011年确诊患上思觉失调,3度入院接受治疗。出院后,她由社工跟进,接受职业治疗和辅助就业,参加了宠物美容和咖啡调配员课程,一步一步重投社会。

漫长的人生旅途上,总会遇上无数高低起伏,我们或许会失去寻找快乐的能力。但身边人的一句说话、一刻扶持,已经足够支持我们走出幽谷,继续谱写自己的人生。

人生路不熟致病 和右手「说话」

阿芝的经历也是如此。阿芝在香港出生,但自幼在内地由外婆照顾,于广州完成大学课程后才返港生活。因为文化背景和经历不同,令她觉得难以融入港式生活。儘管她已主动阅读一些有关香港历史的书籍,希望与旁人减少隔膜,然而这对她的精神状态并无太大帮助。阿芝忆述:「那时我很容易哭,不知为什幺就会流泪。每当我上教会时更是哭得厉害,于是我训练自己不要哭;上教会之前也会提早到埗,看看当日讲的是哪段经文,做好心理準备,尽量让自己投入崇拜而不是哭着。」

另一边厢,阿芝与家人之间的交流愈来愈少,甚至分开吃饭。阿芝说,当时因为家人曾瞒着她更改了她的覆诊日期,令她对家人失去信任,一度拒绝求诊及用药,后来更开始出现幻觉。「我会觉得人们都在谈论我,而且会知道我内心在想什幺,我的右手更会代表另一个人和我说话。」此时的阿芝彷彿置身没有出路的巷子裏,看不见生活中任何快乐的元素。几经挣扎,她在教会导师的建议下,自愿入院接受治疗。她共入院3次,并于2011年确诊患上思觉失调。

写下病历日记沉澱思绪

住院期间,阿芝每晚也会写下病历日记,协助她沉澱思绪之余,亦方便让医生了解她的想法,病况慢慢好转过来。出院初期,态度积极的阿芝为了融入社会,接受新生精神康复会多项服务,包括社工跟进和个人心理面谈,还有职业治疗和辅助就业服务等。阿芝亦参加了僱员再培训计划的课程,包括宠物美容和咖啡调配员,并在新生会辖下的社会企业接受培训。

各种培训让阿芝重拾自信,一步一步重投社会,终于在劳工处找到政府外判工作。获得朋友和身边人的支持后,阿芝更邀请她的社工担任自己的提名人,参加由香港再生会举办的2013-14年度「十大再生勇士选举」,获得「杰出生命奖」。现在的她不再视工作为洪水猛兽:「工作让人更有自信,当遇到问题而自己没办法解决时,可以找身边的同事,他们都会愿意帮助你的。」

「工作要负责心事要分享」

自己的经历,让阿芝明白到维持身心灵健康的重要。现时,除了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外,她在公余时间亦参与不同活动,例如运动、阅读及教会活动等。从前无法专注看书的她,透过朗诵及做笔记的方式,现在已经能够静下来读书。此外,她更积极扩展人际网络,例如参加相片展览,以叶与蓝天的构图,表达她对自然的爱好,获得同事一致讚赏。「同事们对我很好,当我参加了新生会相片展览时,把大会宣传卡给上司看,他很替我高兴,还叫我『加油!』。」阿芝笑着说。

阿芝对摄影很感兴趣,未来希望成为一个能为精神病患者发声的摄影师,拍摄患者们所认知的世界。阿芝勉励同样面对精神困扰的朋友,工作上要做个负责任的人,心事则要学懂分享,「把一些你觉得身边的人应该要知道的事都告诉他们,让他们懂得关心自己。有了朋辈及身边人的支持,我们必定可以再次走入人群,过着多姿多采的生活」。

文:黄宗保(新生精神康复会专业服务经理(社区服务)、注册社工)

编辑:蔡晓彤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知多啲:精神健康中心 一站式复元为本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