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爸妈会死‧儿女信邪教‧父母变伯婶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6-23 848次浏览 35条评论

叫爸妈会死‧儿女信邪教‧父母变伯婶(槟城‧威南22日讯)两对亲家悲伤的控诉一个自称有驱魔能力、能与满天神佛通灵的邪教女子,迷惑他们的4个孩子笃信“邪道”后,还教唆孩子们与父母断绝关係,既不可认父母,也不可喊爸妈,否则会死。结果,孩子自此只喊爸爸为“福伯”,妈妈叫“金婶”,岳母则称“叶婶”,伤透了3名老人的心。70岁洪宝福(人称老丰)和陈金叶是亲家,洪宝福的长子洪庆辉(49岁)娶了陈金叶的次女,生了4名子女,夫妇向来孝敬父母。洪宝福声称,住在巴里文打的庆辉两年前认识了自称会算命和驱魔的华裔妇女“米莲”后,举止大为反常。他心痛的说,庆辉在两年前跟“米莲”去砂拉越回来后,就丢弃安奉在家的神像,不祭拜祖先、不参与红白事,还向父母表明,他们的养育之恩已还清,从此成为“陌路人”。“庆辉不只和妻子加入米莲创办的‘法界’,还把自己的小妹也拉进去,而媳妇也影响自己的妹妹一同加入,4人就这样与父母脱离关係。”被教唆不可叫“爸妈”他说,米莲教唆他的孩子不可认父母,也不可叫“爸妈”,否则他们就会死,这根本是违反正信宗教的教规,但孩子却偏偏相信米莲。“庆辉已49岁,儿女也上大学,他相信邪道后,心智被蒙闭,只有10多岁的思想。”洪宝福还说,米莲一开始是用孝顺父母的教义做包装来降低他人的戒心,当有人追随她之后,她就会帮“信徒”改名,当信徒与父母断绝关係后,她就再二度替信徒改名。洪宝福週四在长女洪爱琴和女婿马明富的陪同下,与亲家陈金叶向爪夷区州议员陈明发申诉,他希望孩子的遭遇,能引起公众的警惕。爪夷区州议员陈明发说,百善孝为先,世上没有一个正信的宗教,是教导人和父母断绝关係,这个组织明显已偏离常规的教义。“虽然我国是一个宗教自由的国家,但我希望内政部能关注此事,以免信徒与家庭闹不和。”他提醒家长必须重视孩子的信仰选择,以免为了信仰上的争议而破坏和谐家庭。送走神像‧挽不回亲情遭女儿称为“叶婶”的陈金叶说,为了挽回母女关係,她依据女儿的说法,把家里的神像都送走,可是还是挽不回这份亲情。她说,据女儿的说法,有神明的地方,他们感觉要吐,所以女儿不能回家。“女儿和女婿很绝情,跑到我丈夫的墓地墓碑,把他们的名字从墓碑上删除。”“为了让女儿回家,我把神明送走,可是眼泪已流干,她还是不回来认我。现在连在新加坡的幼女也一样受他们影响,也称我为叶婶,令我在名义上,又失去多一名女儿。”称能与满天神佛通灵洪宝福说,“米莲”自称能与“二郎神”等满天神佛通灵,同时声称其儿子因有修法,且在死后变为龙,并化成砂拉越美里一个山洞的石头,所以她常常带追随者到山洞“朝圣”。据悉,米莲的独生子在7年前患淋巴癌逝世,当时她儿子只有19岁,她和丈夫在受到很大的打击下,带着两名女儿离开高渊。洪宝福指出,儿子庆辉原是鸡饭小贩,现在夫妻成为米莲的左右护法,每天都待在她家,不务正业。一年一次祭典据洪庆辉的姐姐洪爱琴提供的资料,“米莲”和其追随者每年只有一次祭典,即在正月初八晚。此外,每逢初一和十五,他们都会聚在一起,晚上8时30分后,集会地点大门深锁,迟到者不得进入。他们会在现场準备很多食物,给“天上的人”吃完之后,即晚上10时30分过后,他们才可以吃。据悉,追随者相信米莲有法力,她不但能通灵,还能捉魔及治百病。算命费200‧驱魔费4万洪宝福指称米莲帮人算命的收费是200令吉。“她会说你身上有魔必须驱除,驱魔费是数千至数万令吉不等,我身边有6人中招,其中一人付了四万多令吉,但他们都表示是自愿付钱给她。”追随者须穿新衣剪短髮此外,洪庆辉的姐姐爱琴说,追随者必须跟从米莲的要求,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必须重新买过,而且必须像她一样剪短髮。“弟弟两夫妇都是非常老实、孝顺的人,变成这样实在令人心痛。”她说完,红了眼眶。女神棍能言善道根据一名认识“米莲”的女子披露,米莲早期在高渊一间超级市场当过洗髮水促销员,后来改行,与丈夫开设一间过滤水公司。“米莲一向能言善道,而且说服能力很强,很多事情经她一说,都变得很有道理。”她称,米莲于7年前在高渊一个地方学气功,据说只有半年时间就被“逐出法门”,该门派曾经登过报章与米莲划清界线。消息说,米莲现在经营健康食品和直销饮水机,同时也收了不少“追随者”,主要是和人“算命”和“驱魔”。儿:这是家事外人勿插手投诉人洪宝福的儿子洪庆辉接受本报电访时强调,这是他的家事,与外人无关,且外人无权插手。他说,米莲只是他的朋友,为何父亲要把对方“拉下水”,冤枉无辜的人。针对丢弃安奉的神像,他反问说,难道请走神明也算犯法吗?“安奉在家的神明不适合就请走,我没有丢弃神明,我可以对天发誓。不然,你们可以叫警察来查案。”神棍友人:断亲情是他家的事本报尝试致电联络宗教女导师“米莲”以回应两个家庭的家长指控,但无人接听电话,不久后,一名华裔男子回电,但对方拒绝让米莲亲自接听电话,且在听到被指教唆信徒与父母断绝关係的问题后,原本温和的语气变得不悦,对方语气高昂的说:“这是他们的家事”,便匆匆挂断电话。之后,男子再次回电向记者了解情况,他一再表明不会作出回应,还要求记者直接向洪庆辉了解来龙去脉。宗教学者:过度迷信宗教学者王琛发博士受访时认为,据他初步了解,威南一对亲家投诉4名孩子笃信“邪道”而与他们断绝关係事件,当中涉及的男女可能是倾向个人崇拜及过度迷信。也是中国华侨大学及武当山道教学院客座教授的他说,任何宗教都有一定的理论,但此事件却很大可能偏向个人的崇拜。“由于我不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因此我不可冒然从宗教的角度去评论此事。”‧2012.03.22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