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剧题材够犀利 敲开Netflix合作大门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6-23 661次浏览 36条评论

台剧题材够犀利 敲开Netflix合作大门

串流影音平台 Netflix 于 2016 年 1 月进军台湾时,对台剧了解不深,合作态度相对保守。 3 年多来 Netflix 发现台剧对于社会议题和时事的创意前所未见,有潜力在世界舞台发光发热。

Netflix 内容採购经理张晨长期负责内容授权合作业务,熟悉两岸三地的华语内容生态,对于各地观众的收视偏好也有独到见解。他接受中央社独家专访时,特别提到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勇于触碰社会议题,引起观众共鸣,是台剧有潜力能在世界各地广受好评的关键之一。以下为专访内容。

问:Netflix 洽谈华语内容授权时,会考量哪些面向,通常需要多久时间评估是否取得授权。

答:我们会根据消费者的眼光,来了解人们喜欢和想看什幺,并且整体评估我们的内容分类,找出应该採购或製作哪些内容类型和故事,藉此填补缺少的面向。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团队对内容具备非常独到的眼光,总是寻找多元化的内容以便吸引超过 190 个国家的观众。我们也在观察更具创新性的叙事方式,可能吸引不同族群的观众与新会员。

我们不一定会寻找特定的製作团队或演员,也不一定会寻找特定的内容类型。最重要的是故事本身。每个案子评估内容所需的时间都不同,取决于影片量。

问:Netflix 今年下半年将有 6 部授权华语内容上架,如何衡量华语剧的表现,相较于日剧和韩剧,华语剧的受欢迎程度。

答:我们有许多令人兴奋的华语内容将在今年下半年播出,包括授权影片和 3 部华语原创内容。我们仍在建立华语内容分类的初步阶段,还有许多需要学习,因此目前无法为华语剧的表现下结论,但我们已看到华语内容的潜力,在台湾以外的市场也将广受好评。

我们不会比较不同语言的影片,因为我们把内容视为一个整体,并且关注不同影片如何吸引全球每位观众;就像谈到我们如何在使用者介面上推荐内容给用户时,也不会特别观察会员的人口统计学特徵或使用语言。

问:Netflix 与台湾的三立、八大、公视等电视台洽谈台剧授权合作,可否谈谈台剧的特色或优势,有哪些地方值得改进。

答:许多来自台湾的内容试图涵盖社会议题和时事,在说故事过程中所发挥的许多创意,是在华语内容领域前所未见的。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优秀节目在台湾製作,引起跨区域观众的共鸣,例如「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谁先爱上他的」、「我们与恶的距离」。我们想要携手内容创作者和代理商,把更多这种节目和影片呈现给我们的观众。

谈到台剧的改进方向,我认为这是横跨整个产业的全球性挑战,我们正处于一个过渡期,消费者更倾向往串流服务靠拢,改变了内容消费与产製方式。现在的消费者会一口气收看许多集数,而且经常透过多种装置,他们期待有大量的集数能让他们追剧,就像长时间的影片。因此在这个数位时代,说故事的步调和技巧正变得比以往更重要。

问:中国许多网路剧或电视剧改编自知名小说或创作 IP(智慧财产权),也往往拥有大笔预算。台剧预算相对较少,是否适合在 Netflix 播出,可否比较台湾与中国的 IP 实力。

答:当我们评估一部内容作品时,最重要的是故事本身是否吸引人,以及製作水準。预算和IP并非首要考量。在我们的内容分类中,可以看到确实具备非常多元化的影片组合,其中某些是知名IP,某些则不是;还有一些是大手笔製作,另外一些更像非主流的作品。我们学到的是,预算和IP无法决定观众会有多喜欢这部作品,关键还是故事本身要够强。

问:中国网路剧在爱奇艺等平台首播后,可观察网友点阅次数,当成授权与否的参考指标。但台剧模式先在电视台首播,收视率的参考价值是否较低。

答:在大多数时候,当线性频道首播节目之前,我们就已经决定採购,因此点阅次数和收视率等数据实际上相关性不高。最重要的还是剧本与故事本身。

问:台湾的串流影音产业仍缺乏明确的主管机关,是否需要纳入政府管理,在相关法规尚未建立前,串流影音业者该如何自律,可参考哪些国家的经验。

答:我无法评论政府管制议题,因为这并非我的工作範围。台湾目前拥有一个非常健康的内容与娱乐环境,对消费者有利,我们希望能保持下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