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可转换成观光业的长期效益?研究结果可能会让主办国大失所望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7-01 674次浏览 56条评论

奥运可转换成观光业的长期效益?研究结果可能会让主办国大失所望

现在,我们想探讨,是否有什幺「品牌效应」能让旅客人数在比赛之后继续成长。

最常见的说法是,主办比赛会产生巨大的广告效应,是让主办国打出品牌的绝佳机会。世界盃和奥运都有几十亿观众透过电视和网络在收看,是打出观光品牌和促进贸易投资的天赐良机。

贾克‧罗吉(Jacques Rogge,2001~2013奥会主席)如此盛讚 2004 雅典奥运的电视转播:「雅典奥运打破全球收视纪录,有超过 40 亿人收看,打破雪梨奥运 36 亿人的纪录。」欧洲旅游协会则反驳说:「地球上大约有 65 亿人口,其中有 16 亿人缺电。另外有 3 亿人也许有电,但他们都还不到 5 岁。」

而如果罗吉所说为真,那这些人就有 86% 都真的看了奥运。罗吉的数字只代表「有可能」看奥运的人数,而不是真的「有」看奥运。

不过,虽然国际奥会和国际足总喜欢夸大全球观众人数,但观众的确很多。真正的问题不是观众到底有 5 亿还是 40 亿,而是观众到底关注的是主办国的观光美景,还是比赛的结果。要让有经济能力去观光或投资的人青睐,你就要给人好印象。

比方说,墨西哥在办完 1968 年夏季奥运之后,真的有让人印象比较好吗?要记得墨西哥军方在奥运之前才刚屠杀了 200 多名学生,奥运期间又发生美国黑人运动员抗议事件,而电视台在转播期间又不断播出严重空气污染的画面。同样的问题也适用于 1972 年的慕尼黑、1976 年的蒙特娄、1980 年的莫斯科、1996 年的亚特兰大、2004 年的雅典、2008 年的北京、2014 年的索契或 2014 年的巴西。

学者瑞其(J.R. Brent Richie)和史密斯(Brian H. Smith)在 1991 年针对 1998 年卡加利冬奥的研究指出,大部分的人对卡加利的印象就是很冷而已。两人也发现,虽然很多人都知道 1988 年冬季奥运的主办城市是卡加利,但一年之后就几乎没人记得了。两个人的结论是,主办城市「给人的印象在短期间内就会急速消失。」

不管主办国或主办城市有多吸引人,主办比赛本身就有不确定和风险:天气也许不好、群众抗议事件可能层出不穷、恐怖攻击可能会发生、交通混乱可能会引发民怨。对于普遍贫穷、污染严重、气候多变、政治专制、贪污腐化及基础建设落后的国家来说,风险真的非常大。

欧洲旅游业协会做过几份关于奥运对观光业影响的研究,结论都是悲观的。欧洲旅游协会认为,奥运和世界盃的观众是为了看比赛而来的,并不是为了观光。

例如,2012 年伦敦奥运时,运动迷虽然到了伦敦,但却没有去看戏听歌剧、去现代美术馆、大英博物馆、白金汉宫或海德公园。他们只是到东伦敦去看比赛。等他们回国之后,他们可能会向亲朋好友描述比赛有多精彩,但比赛只是暂时的,没有人会因为 2012 年的比赛精彩,而在 2015 年回到伦敦观光。来看奥运的人未必会提到伦敦有什幺好玩的,但他们很可能会提到旅馆和餐厅有多贵,交通有多坏。

欧洲旅游协会认为,观光业最好的广告方法就是口碑,而口碑在超大型赛会时起不了作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