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7-14 662次浏览 81条评论

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身分象徵——日本「矢立」为便携的文具盒,古时识字之士不多,矢立可谓贵族、武士等身分象徵。(受访者提供)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洋枪?——矢立于明治时期演变成多种款式,图中洋枪其实是「笔盒」。(受访者提供)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琵琶形矢立——内藏小毛笔,中间一个更用上金及象牙製作。(受访者提供)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高级烟草袋——高级的腰间烟草袋与烟管套均为精美纺织品,更会用上金线。(受访者提供)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菊花图案——烟草盆上有生火及摆放烟草、烟灰的位置,下面抽屉则可放枪管,图为日本皇室专用菊花图案。(受访者提供)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反映地位——烟管的罗宇(管身)以竹製成,两端以银及金雕刻上菊花图案,物料反映物主的社会地位。(受访者提供)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吸烟的女人——江户时期起,不少烟花之地的女子吸烟,烟管较为精细。(受访者提供)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河童烟管套——日本人不忌讳以妖怪作装饰,包括河童。导赏员表示,据说河童力量集中在头部储起的水,使用器具时的摇晃象徵减却其法力。(刘彤茵摄)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日本古笔盒 扮刀扮枪 矢立见证武士失势

洋枪拿上手,铜身刻有唐草纹,殊不知轻轻一拉,抽出支小毛笔,原来乃笔筒!日本江户时期(1603至1868年)繁华,手工艺百花齐放,当中方便外出携带的文仪用品「矢立」精美非常。一时扮刀,一时扮羽子板,原来均与武士地位日渐受制有关。从矢立看日本,可一一反映日本社会结构与变迁。

小时候有个「机关笔盒」,左方数个键咔嚓弹出暗格,打开盒身有两层,全开有如战机,总令拥有者感到很得意。其实此等有趣念头早在,看面前的矢立便知。说及日本的文仪用品,必先了解中国影响。中日早期接触可追溯至约公元220年,由汉朝传入青铜武器及种植灌溉系统等知识。香港公开大学李嘉诚专业进修学院日本研究课程统筹潘文慧解释,直至隋朝,即是日本飞鸟时代,正是中日频繁交流的起点。她表示:「根据考究,隋朝之时日本曾两度派『遣隋使』前往交流,带回不少工艺品及文房工具。日本学习及利用汉文建立书写语言及标音系统,步向成熟,至唐朝派『遣唐使』多达至少20次,交流枝叶茂盛。」「和魂汉才」的口号标誌着日本积极学习中国文化之时期,估计漆器、珍珠母镶嵌等工艺因而被引入及转化。

手工精緻 细至几厘米

中国固有使用砚台及毛笔,日本亦发展出其独特书写工具,包括小刀及钻、墨砚、毛笔及水滴收纳于名为「砚箱」的盒子。然而砚箱不便携带,慢慢衍生「矢立」,有些更细至几厘米长。长门本的《平家物语》就描述故事一则,诗人源赖政被箭刺中腿部,在切腹前从箭袋取出小墨砚,写下辞世句,言悲言志,所谓小墨砚正是矢立。矢立可呈支或筒状,甚至如小吊饰,貌如洋枪、琵琶、马车、太鼓、葫芦等千奇百趣。近日位于上环的两依藏博物馆举行「菊与龙:十七至十九世纪中日东方艺术」,展出超过180件日本工艺品,包括江户至昭和时期的矢立、烟管。两依藏博物馆开幕约4年,主张由导赏员带领参观,观者可以近距离触摸工艺品,展品不买卖。一个接一个小厅,好些设置古董书桌有如书房,将矢立拿上手细看,果真另有体会。

矢立承载的工艺技术,实为反映日本时代变更,社会阶级渐渐转变。江户时期,即是中国晚明至清朝,日本跟晚明至清初的情况相似,商业活动起劲,社会出现新社会阶级——町人。他们是主以贷款、售卖工艺品获利的商人及工匠。两依藏博物馆策展人方颢谚表示,商人阶级本为儒家层级中排名最低,财富虽逐渐积累,阶级却不能向上爬。他们开始蒐购和委託奢侈品,以追求物质享受。不过他们不允许公开炫耀财富,否则会被罚,所以他们多数把心思放于屋内。此等背景令精巧的装饰工业如日方中。更重要的是,一把矢立,足以见到武士权力之转移。至明治时期(1868至1912年)抱拥改革及新思维,欲把政治权力从幕府后遗及武力传统归附于皇室。1876年政府发出「武士废刀令」,意味武士被禁携刀外出,好些武士一度叛乱反抗,终告失败。武士阶级受挫,不至于消失,他们请工匠製作匕首、洋枪形状的矢立,保持尊严及地位象徵。矢立,可谓武士地位被削的见证。

材料多样 用上竹瓷金

江户至明治时期,另有一个有趣现象——吸烟,更见女子参与。烟草由西方传入,却于日本获得令人意外的发展。有份参与展览的东京烟草与盐博物馆策展人榊玲子写及,虽然烟草引进日本的时期仍不可考,但相信于16世纪晚期至17世纪早期传入。当中一段纪录,西班牙使商团1602年于京都伏见参访德川家康时携同烟草膏及烟草籽作礼,惟不知德川家康有否吸烟。榊玲子表示:「江户时期吸烟设备包括烟管、烟草盆和烟草袋已被社会各阶层使用,由贵族大名至农工商。当然他们使用的烟管各异,材料有竹、瓷、铜、银、金等。今次展出一支烟管藏品上有德川家族徽章,显示曾为武士阶级使用。」场内展出一个明治时期製作的烟草盆,外貌有如一个梳妆盒,以木胎莳绘装饰。花纹不是普遍的菊花,而为「十六瓣八重表菊纹」,即是皇室家徽,可见其分量。

女性吸烟背后 突显男子地位

「江户早期可见男子用的烟管较大及重,女子用的多为轻巧,配以纺织精美的袋子,别具象徵意思。不过后来亦没有细分,主要方便外出应酬社交吧。」博物馆导赏员周嫡说。当时吸烟亦男女之别,多数是烟花之地女子才经常吸烟,歌舞伎表演更衍生一边吐雾的方式。有分析指出她们吸烟除了享受、时尚,更重要是因为陪伴男子消遣的女子必要突显对方地位,其和服、头髮至手上的奢侈品烟管,均要一丝不苟。对比西方女性至上世纪20年代起始于公开场合吸烟,日本部分女子可谓「前卫」得多。不过实情并非为自主及个人意识而抽烟,反倒是配合社会性别架构的行为。至于整体来说,玩物如此多,江户时人们为何锺情抽烟?其中一个说法是烟草跟日本「香道」相近,惟难以概括。

梳理中日早期交流历史

一物多意,古老文具烟具勾起猎奇几许,浅尝「大和」何谓。展方今次并列50件馆藏经典明清家具,尝试引起中国及日本文化来去交流的对话,从素材、工艺、气韵可见。展览场刊亦稍为梳理中日早期交流的历史背景,分别介绍两者美学观念。例如对比中国的文房与日本的茶室,另提及中国儒道对「天人合一」的理解,日本则素为「侘寂」哲学思想,难以言喻,心神领受,包括欣赏万物残缺美,并可于茶道、花道体现。然而内容略为分离,未有具体解释于美学概念、工艺图案花纹等发展脉络,对比相异之处。不过足足两层展品,小物件有些如立着青蛙(寓意平安回家)、茄子(寓意吉祥)甚至妖怪河童的雕刻装潢,花多眼乱,细味日本古代风俗。

■「菊与龙:十七至十九世纪中日东方艺术」展览

日期:即日至8月15日

时间:周二至六上午10:00至晚上6:00

地点:上环荷李活道181至199号两依藏博物馆

门票:$200(必须预约,包括导赏)

查询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

电邮:culture@mingpao.com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