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8-10 156次浏览 97条评论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直到世纪末的2100年,各国的人口老化趋势和扶养比为何?

小孩出生后,对应的各种工作机会,各级学校、民生用品、娱乐需求等产业,立刻就受到影响。其次,15年后这些人口开始陆续进入职场工作,连带影响国内生产总值(GDP)及整体社会的购买力,接续带动到国家收入(工作所得税、购物商品交易税);在有明显国防需求的国家如台湾,18年后这些人就可计入兵源人口。

同时,工作的人相应缴纳各种保险金,诸如健保、军公教劳农渔保,缴纳的保险金支撑各种保险财政健全稳定。最后,稳定的各种公共保险机制分摊不同种类的社会风险。也就是说,如果前端增加年轻的工作人口总数减少,后端退休领取保险退休金的老年人口持续增加,各保险基金势必入不敷出,基金保险何时「倒闭」也几乎不难预算出来。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生育率会直接影响人口的总数以及人口的结构发展。

而当国家机关获得的税收及各种保险基金收入的保险费减少时,各种公共服务、公共建设的能量势必受到影响。台湾近年的军公教保险年金争议,如减少退休年金额度、增加在职期间的保费、延后退休年龄等变革,基本上都是根源于同一问题,因为在职人口开始相对减少,负担人口(老人、小孩)比率逐渐攀升。

我们可以很简要的说,「较好的」生育率,会带动整个人口年轻化、增加国家税收或保险金收入、从而国家有财源用来支持各种公共服务,而稳定、经济安全的社会生态条件会让人愿意、放心地生养小孩,从而提升生育率。如上图所简示,生育率会直接影响人口的总数以及人口的结构发展,这五圈之间的循环是连动的。「较差的」生育率,会增加人口老化的速度,因减少国家税收及保险金的收入、会降低公共服务的财源。一旦社会生态条件环境不太稳定,人们经济安全感不够,有生育能力的人因此更不敢生养小孩,则生育率会恶性循环的继续降低。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较好的」生育率,会带动整个人口年轻化、增加国家税收或保险金收入、从而国家有财源用来支持各种公共服务。

▌德义法瑞典的人口发展趋势

以下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部人口司(United Nations, DESA / Population Division)2017年世界人口观察报告(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的图表,来观察欧洲几个代表国家及日本、南韩还有台湾的人口发展趋势。

下列各国的图表,统计自1950年至2015年的各国人口资料,2015年至2100年的曲线是预设值。左图是1950年至2100年人口总数变迁及预测,红线是最乐观的预估值,蓝线是最可能的中估值,绿线是最悲观(可能发生天灾巨变)的低估值。右图是三阶段年龄人口区分的变动趋势及预测图,红线是工作年龄人口(15-64岁),绿线是老年人口(65岁以上),蓝线是幼年人口(未满15岁)。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到本世纪末,德国人口的扶养比预估是90%,即平均每100个工作人口扶养90个老人与小孩。

德国于2000年时,工作年龄的人口达到最高峰,但未来80年的人口趋势是总人口将持续微幅下降,预测80年后的2100年总人口会从现在8,200多万,下降回到70年前1950年的水準、约略高于7千万,降幅约是15%;一併要观察的是工作年龄人口将从2000年的5,500万一路下滑到低于4,000万,预计共减少约30%的人力。而老年人口将在2045年后维持在2,400多万。到本世纪末,德国人口的扶养比预估是90%(2,400万老年人口加1,000万幼年人口,由3,800万工作人口扶养),即平均每100个工作人口扶养90个老人与小孩。大致而论,东欧地区的发展情况与德国类似。

同样概括的来看,整个南欧地区的发展趋势可以义大利为代表。

义大利的发展趋势与德国类似,都在未来的30年内会经历工作人口的大幅下降,只是总人口走下坡的起点比较早,下滑的速度也比较快。预测的总人口数到2100年时,会从现在近6,000万人口,降到比1950年时较多一点的4,800万,降幅约是20%。比较引人注意的是,工作年龄人口明显减少,从2015年的3,800万,用约35年的时间减少超过4分之1,到2050年只剩约2,800万。同时期的老年人口攀升到最高点的1,900万,加上稳定约700万的幼年人口,2050年义大利政府就要面对将近100%的人口扶养比。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义大利的发展趋势与德国类似,都在未来的30年内会经历工作人口的大幅下降,只是总人口走下坡的起点比较早,下滑的速度也比较快。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2050年义大利政府就要面对将近100%的人口扶养比。

亦即我们可以简单的预测,未来30年内随着工作人口的减少,德国、义大利将面临税收、保险金的收入会减少4分之1甚至到3分之1,而同时期德国的老年人口将从1,800万上升到近2,400万、义大利的老年人口将从1,200万增加到1,800万,增长幅度将介于33%到50%之间。收入减少、支出增加,将是国家财政严峻的考验。

以下列出2018年3月28日欧盟统计局(Eurostat)所公布的欧洲境内人口报告中,生育率最高的法国1.92与瑞典的1.85(2016年欧盟国家中,生育率最低的是西班牙和义大利的1.34,全欧盟平均是1.6。)

相对于德国、义大利人口的「下跌」趋势,法国、英国、比利时等西欧国家的工作年龄人口(15到64岁)从1950年代开始持续上升,与当时世界趋势相同。儘管法英比等国的老年人口也在持续上升,但因为出生率预期相对稳定,14岁以下的人口数持续维持相当的数量,每年都有稳定的人数进入就业市场,人口结构将会持续稳定微幅增加。

以法国为例,工作年龄人口从2020年达到高峰后,将会持续稳定在4,000万人到本世纪末,2100年时法国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最高,法国的人口扶养比预计将到85%。英国、比利时的情况与法国类似。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2100年时法国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最高,法国的人口扶养比预计将到85%。英国、比利时的情况与法国类似。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到本世纪末,瑞典的人口扶养比预计将「才」达到83%(200万的幼年人口加上400万的老年人口,由720万的工作人口扶养)。

北欧诸国,可以瑞典为代表。瑞典从1950年起,总人口数稳定持续增加,比起英、法等国的缓慢增加,瑞典则是从1950年的700万人口增加至目前的1,000万,预计将继续以约每年自然增加4万人口的速度,稳定持续到本世纪末的1,300万人口。与法国类似,到本世纪末,届时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最高,瑞典的人口扶养比预计将「才」达到83%(200万的幼年人口加上400万的老年人口,由720万的工作人口扶养)。

西欧和北欧诸国共同特色,是国家长年採行社会福利政策,国家及社会投注相当高比例的资源在各种社会保障措施(如各种育儿补助政策、职场上的育婴假保障等),人民的工作所得也有高比例投注在各种保险、失业基金的分摊保费之上。

以法国为例,约23%的工作所得会被预扣到这些保险机制的分摊额。换句话说,一份契约约定月薪2千欧元的工作,实际领到的收入约只有1,500欧元。但这些社会保障机制让妇女无论在职与否,都愿意、敢于生育小孩,因为养育小孩的经济负担会有社会保障机制支持。长久下来,社会「安全感」增加,人们就更愿意、敢于生育子女。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社会「安全感」增加,人们就更愿意、敢于生育子女。

▌日本、南韩的人口发展趋势

我们把眼光转到台湾的邻居国家日本、南韩,这两个地缘位置、政治历史背景、经济贸易条件都与台湾高度类似且有关联的国家。

日本和南韩的人口曲线与德国义大利类似,都遇到类似但更严重的人口减少,图形呈现更深的倒U字型,人口减少的趋势比德义两国速度更快。

日本最近已经过了人口的高峰期,总人口数开始走下坡,预期将从目前的1亿2,600百多万人,一路减少到本世纪末的8,500万,回到1950年代的水準。换个说法描述,日本在过去70年从8,000多万增加上来的4千万人口,会在未来的80年内「减完」。日本的工作年龄人口从2000年的8,700万将一路降到2100年的4,200万,减幅超过一半。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日本在2050年时的扶养比将逼近100%,虽然老年人口在2050年的高峰之后预计会逐年下降,但因为工作年龄人口仍在持续减少,本世纪后半叶的日本人口扶养比都将一直维持在接近100%的高比例。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2050年的南韩人口扶养比预估92%,2060年代将可能出现100%的超高扶养比,之后稍微减缓到2100年95%。

随着工作年龄人口的下降及老年人口的增加,日本在2050年时的扶养比将逼近100%(4,000万的老年人口及1,200万的幼年人口由5,500万的工作人口扶养),虽然老年人口在2050年的高峰之后预计会逐年下降,但因为工作年龄人口仍在持续减少,本世纪后半叶的日本人口扶养比都将一直维持在接近100%的高比例。

把图表摆在一起看,就会发现南韩的人口发展几乎循着日本的趋势前进,只是人口的高峰点比较晚。南韩的工作人口将从2020年的3,600万高峰,开始降到2100年的2,000万,降幅约45%,只比日本好一点。而且因为两国的出生率预期都很低,小孩长大进入生育年龄的人口也持续减少,恶性循环之下,两国未满14岁的幼年人口也都预期会持续下滑到这个世纪末。

2050年的南韩人口扶养比预估92%,2060年代将可能出现100%的超高扶养比,之后稍微减缓到2100年95%。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至于日本、南韩这两个台湾的「难兄难弟」,他们的政府将如何面对新生儿大量减少、老年人口持续大量增加这两个主要的人口难题,任何好的解方都值得借镜参考。

▌台湾呢?

如果把纵轴的人数指标遮住不看,我们可以发现台湾的发展趋势与南韩几乎一致。两国最近的生育率都在已开发中国家敬陪末座(都是1.17);两国都是在2020年代老年人口开始大于幼年人口(蓝线与绿线交叉);也都是在2015年到2020年之间,工作年龄人口达到最高峰。

台湾的工作年龄人口到2020年的最高峰1,700万之后,迅速下滑到2050年的1,200多万,减少近30%。同时老年人口将来到最高峰的近800万,加上200万的幼年人口,台湾的国家发展委员会预估到2065年,会出现101.4%的超高扶养比。过了2065年之后会稍微缓和,但也与南韩相似,扶养比都将维持在约95%直到2100年。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台湾预估到2065年会出现101.4%的超高扶养比。过了2065年之后会稍微缓和,但也与南韩相似,扶养比都将维持在约95%直到2100年。

2050年会是一个重要的指标时间。因为彼时将是战后婴儿潮世代(1945年至1965年之间出生的婴儿)以及战后婴儿潮世代的第一代小孩子们全部进入老年人口的时候。对台湾来说未来的30年将是尽快做足準备的关键30年。

而不同的外国也会有不同的观察重点。如德国、义大利这种人口开始老化的国家,他们要如何在退休制度上配合因应调整就是观察要点。而英国、法国、瑞典这几个生育率理想的国家,他们发展出的生育政策、社会保障机制就可作为「他山之石」以为参考。

至于日本、南韩这两个台湾的「难兄难弟」,他们的政府将如何面对新生儿大量减少、老年人口持续大量增加这两个主要的人口难题,任何好的解方都值得借镜参考。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不同的外国也会有不同的观察重点。如德国、义大利这种人口开始老化的国家,他们要如何在退休制度上配合因应调整就是观察要点。


2100全民老化:迈向世纪末的人口发展趋势 甘献基 巴黎第二大学法学博士生,研究领域为法国社会法政策。印刷机以及文字是欧洲宗教改革时代的重要推手,期许我们能用文字推动宁静的社会改革。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