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e:历经心碎、成名与独立的狂想曲

作者: 分类: H嘉生活 发布于:2020-06-07 351次浏览 37条评论

Lorde:历经心碎、成名与独立的狂想曲

  2013至2014年间,纽西兰创作歌手 Lorde 凭着首张单曲〈Royals〉让她成为全球最耀眼的音乐新星。一时之间,年仅十七岁的她名声真如「皇室贵族」一样响亮,不但夺下三大洲的单曲排行榜冠军,接着发行的首张专辑《Pure Heroine》销售量更超过三百万张,迅速成为各大杂誌封面人物并获得一票前辈的盛讚:大卫‧鲍伊(David Bowie)形容 Lorde 是「音乐界的明日之声」;莉莉‧艾伦(Lily Allen)在歌曲〈Sheezus〉用两句歌词总结她的看法:「Lorde 带着杀气準备大开杀戒/这小孩可不是闹着玩的,而这还只是她的首战。」

  Lorde 接连摘下全英音乐奖「最佳国际女歌手」、葛莱美奖「年度歌曲」和「最佳流行歌手」等殊荣;在摇滚名人堂的演出,她站在科特‧柯本(Kurt Cobain)的主唱位置与 Nirvana 团员搭配;2016年的全英音乐奖,引言人盖瑞‧奥德曼(Gary Oldman)这样介绍她:「大卫亲口认定的音乐界未来。」随后她以〈Life on Mars?〉一曲向刚逝世的大卫‧鲍伊致敬。

Lorde:历经心碎、成名与独立的狂想曲

  在〈Royals〉将她推上国际巨星的几个月后,Lorde 也开始思考往后的音乐之路。按照流行音乐界过往的範本,她应该马上从纽西兰定居纽约或洛杉矶,接着与王牌製作人合作,迅速在一两年内发行新专辑维持热度。但是,她从来就不是那种会走常规路线的人。

  2014年后,她从明星光环中抽离并放慢生活节奏,回到家乡奥克兰买下一间滨海别墅开始自己住。从十三岁与环球唱片签约,Lorde 的音乐经理人一直是史考特‧麦克拉克伦(Scott Maclachlan),但在《Pure Heroine》取得商业成功后,出于一个单纯的理由「不想被过度干涉」而换掉了经理人;Lorde 早期歌曲(包括2012年EP专辑《The Love Club》的四首和首张专辑的十首歌曲)都是和才华洋溢的纽西兰作曲家乔尔‧雷托(Joel Little)共同创作,没过多久她也挥别了雷托,她认为两种转变都是善意的:「这些真的只是因为音乐而必须做出的决定,很难有什幺恶意的念头。我是事情将如何发展的核心,而我想在自己音乐生涯上掌握大多数的事,我不认为有什幺奇怪的地方。」

  製作专辑或许和读书上学一样,她与前经理人和共同创作人过去确实合作无间,但到了第二张专辑时就像毕业去读大学,因此他们只能离开。即便大家都很喜欢他们,但总不能把高中老师带到大学校园里。Lorde 坦言:「是的,我搬出去自己住。即使我不一定和同龄人经历过完全相同的事情,但人生轨迹却非常相似。相似之处就是独立,儘管完全不熟悉周遭环境,但认识新的群体为自己打造新生活,然后再从这里出发。」

Lorde:历经心碎、成名与独立的狂想曲

  2015年开始,Lorde 在社群媒体的互动变少(她认为想说的话应该化为歌曲,而不是推特贴文),儘管偶尔还是会登台表演、为 Disclosure 的新曲献声或是出现在《饥饿游戏》的电影配乐里,但基本上已经从主流话题消失。她表示:「我只是尽可能地恢复从前的生活,与朋友拥抱、共进晚餐、海边旅行和去酒吧玩耍。」

  当然她知道自己不能停止创作,也经常在客厅的咖啡桌写下笔记和想法,但并没有对这些半成品感到自豪。「我其实什幺也没写出来,因为我不在正确的状态。这些歌曲听起来还可以,但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当时写的东西可能听起来很酷,但这些都是刻意为之,根本无法说服我自己。」她说。

   这段期间 Lorde 还经历了情伤,与交往许久的奥克兰摄影师詹姆斯‧洛维(James Lowe)分手。她原本认为透过交际应酬能激发创作能量,因此在写作之余经常跑去派对,展开新的单身生活并享受自我。「那时候我应该喝的有点多,但它确实算得上一段具启发性的时期。很显然地,分手是种非常複杂的感受。我既能感受莽撞和自由带来的快乐,然后悲伤还能在同一天袭击我,才两小时又陷入很糟糕的处境。」

  2015年末事情有了转变,Lorde 在洛杉矶的聚会上认识了一拍即合的音乐家杰克‧安多夫(Jack Antonoff)。由于安多夫和伴侣电影製作人莉娜‧丹恩(Lena Dunham)长期定居纽约,因此 Lorde 从2016年开始定期从奥克兰飞往纽约进行为期数週的创作,接着在飞回奥克兰一段时间,继续与老朋友们到处玩乐。「我猜那里有种我需要补充的元素。当我準备回纽西兰时,杰克总是对我说:『你从纽西兰过来时,只要把所有东西放在脑海里就好了。』而每当我从机场到他们的公寓后,总能写出几首真正的好歌。」

  睽违四年现在二十岁的 Lorde 终于交出新专辑《Melodrama》,这是一张极为个人的作品,反映出女孩的再次成长:第一次处理心碎情绪、第一次经历成名,以及第一次独立生活。Lorde 形容:「若第一张专辑讲的是『我们』,那这张专辑就是『我』。对我而言这就像一种过程,我知道接下来说的不能是任何旧的事,它必须真正特别与众不同,听起来和过去不一样而且有许多新发现。」

  面对《卫报》记者採访时, Lorde 真切地道出自己的野心和目标,并用手敲桌子强调说:「我希望有一天能变得非常、非常好。我觉得自己现在还不错,至少已经有好的开始,但我想成为保罗‧赛门(Paul Simon)、我想成为李欧纳‧柯恩(Leonard Cohen)、我还想成为他妈的琼妮‧密契尔(Joni Mitchell)!不过这都需要时间。」

图片出处:NME、Digital Spy、Vogue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