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总裁的扮装记者採访稿,菜鸟经纪的法兰克福初体验!

作者: 分类: Z城生活 发布于:2020-06-18 277次浏览 31条评论

公司总裁的扮装记者採访稿,菜鸟经纪的法兰克福初体验!

现职图书版权经纪人。喜欢看小说和说故事,最大的梦想是把中文作家的书卖到国外去。2008年创办光磊国际版权公司。曾翻译《冰与火之歌》和《石中剑》等书。

由于女儿来报到,今年我没参加法兰克福书展,是入行十三年以来头一回。人不到,但是该开的会少不了,引进的业务有同事分摊,但是「版权输出」的会议向来都是我一个人负责,这一时半刻能找谁替补呢?

正好公司里最年轻的「老同事」宗玉去年从行政转为Agent,今年第一次去法兰克福,我看她会议很空嘛,反正这几年也处理了很多版权输出的事情嘛,办了连续几届研习营也认识很多外国出版人嘛,好好好就她上场啦。

接获「重任」(或者该说「晴天霹雳」)的宗玉严阵以待,从七月就开始準备,不仅找了老师练习英文口语,还多次跟我开会讨论每本书如何介绍、每个开会对象有啥来头、适合推荐什幺书、该如何应对,简直事无巨细,比我自己去书展还认真。

书展那几天,她一有空就透过Line跟我报告前线「战情」,跟谁开会感觉不错、谁又超爱某本书。我也很快从中国出版社朋友那辗转听说,他们的美国书探与宗玉初次见面,对她的表现印象深刻。能让「身怀绝技」的书探有此印象,还主动提起称讚,那是多不容易的事。

书展过后,我扮演起记者的角色,给宗玉发了一系列问题,想知道她这回参展方方面面的感受。看完她的回答,我恍然大悟:这样的準备方式,岂不就是《刻意练习》的最好实践吗?订定明确目标、强迫自己离开舒适圈、能够立即得到专业意见的回馈,练习、然后再练习。

1. 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书展,是否符合你的预期和想像?哪些地方与原本想像不同?

可能因为参加过首尔和北京书展,第一次的法兰克福书展跟想像中差不多,也听说了在版权中心里面走动随时会遇到认识的人,深处在版权交易枢纽的中心,心情其实非常亢奋。

2. 这次主要开的都是版权输出的会议,事前你做了哪些準备?哪些对实际开会说书特别有帮助?

因为第一次直接面对来自欧美各国的编辑买家,我事前一两个月就开始密集準备,主要分成二大部分:英文说书练习、累积谈资。

幸运的是,我并不需要从头準备书面资料,我们公司已有现成的英文书单。这次法兰克福书展,我们主推的书约有十本。虽然已有为书面资料,但与口语的英文差异相当大,所以事前準备对我来说最具挑战性的是英文说书。

我曾经试着跟中文说书一样,简单整理好大纲就直接开讲,但因为英文不是母语,其实会一直用那些常用且舒适的字彙。为了跨出舒适圈,这次主推的每一本书,我都会先拟好讲稿,藉由反覆练习来调整用字和架构。刚巧在事前準备时,我迷上用Audible听有声书,我就依样画葫芦,录下自己的讲稿,利用通勤时间不断听自己的口说,找出需要修正的地方。

此外,事前我还会特别準备笑点或个人故事辅助说书,强化记忆点。毕竟一个编辑一天见二十几个人,听了上百本书,留下印象的有时候只是小细节。

书展会议的三十分钟内,说书可能佔比约50%,剩下的时间(或整个会议),其实是用来闲聊的。尤其第一次参加书展,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我会针对开会对象进行身家调查!除了直接Google对方的名字看看资历、照片外,也会先看看对方出版社的出书方向,事先规划好「作战策略」,先帮每一个开会对象适合讲的书预先配对,临上场才不会慌了手脚,一时想不到要讲哪本。除了看对方的出版社官网外,我也有利用Publishers Marketplace研究对方最近买的书,或看看有没有什幺相关报导。

其实这就是累积谈资的一部份,举例来说,开场白可以说:
「恭喜你最近买了XXX,这本书也是我们客户的书呢!」
「我看到你最近买了XXX,这我也有看过,超级喜欢。」

有了共同话题,就有机会破冰,更重要的是,这种开场白暗示:「我跟你的品味很接近喔」,我推的书自然就会比较有份量。

3. 开版权会议说书,你觉得最困难、最有挑战性的是哪个部分?你用什幺方法来克服?

英语口说或许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但好处是可以透过前述的事前反覆练习来加强信心。出发前我一直以为英文口语是最难的,开了一天会议下来,才发现最具挑战的反而是要依据开会对象的反应,来调整已準备好的说书内容。尤其是对方明显感到不是很有兴趣的时候,要能立刻收尾结束这一回合,这真的很难。

临机应变靠的是经验,但有时真的是心有灵犀。

开会对象如果是编辑,会先拿出他们出版社的最新书目,介绍新签下的作家、或哪本书卖得很不错,如果有签过亚洲作家,通常也会特别提到。这次刚好跟荷兰出版社聊到横山秀夫的《64》在荷兰卖得很好,接下来跟德国出版社编辑开会时,发现他们也準备要出横山秀夫,就可以利用这个资讯来介绍书或闲聊。

4. 这次书展你介绍了哪几本书?觉得哪本书讲得最好?

这次总共準备了约十本书,不过只有一半是主推书,讲得最好的应该是日文小说《赤朽叶家的传说》(我们已经卖出法国、波兰、义大利、德国和希腊版权)。因为很有爱,说书时剧情着墨不多,反而加强「为什幺我爱这本书」、「因为爱这本书,所以做了哪些事情」,用热情当号召,反应确实不错。

当然不是每一本都适合用「这书我爱你快来看」,以讲故事剧情线的话,讲得最好的反而是乔一樵的《山城画蹤》,这本可能是这次我练习最多的书,也比较懂得在关键点製造幽默,节奏也掌握得比较好。

5. 这次书展印象最深刻的是哪场会、开会对象是谁?为何印象深刻?

印象最深刻的是跟书探Tomaso Biancardi的会议(他也是今年版权研习营的讲师之一),跟他开会时刚好是午餐时间,他一坐下来就说,外头阳光很好呢!我说对啊,但我整天都待在版权中心里,见不到太阳,这就是我的书展宿命吧。他说那我们走吧!于是我就拎起包包,两人直接走出版权中心,一路到了外头的中庭,买了热狗边吃边聊,完全没谈书,可是非常惬意而自在。这场会让我了解在书展上,与人见面聊天远比什幺都重要。

6. 今年的版权研习营刚刚落幕,你从幕后的主办方,亲自走上书展前线开会说书,有什幺心得想跟「学弟妹」分享?

其实有点幽默的是,身为研习营的主办单位,我从来没有参加过研习营的实务演练工作坊,这次法兰克福结束后,觉得有这样的工作坊真的好棒啊!很希望以前有这种外国讲师直接指导的机会。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事前要準备、準备、準备,而且一定要加入自己的个人风格,才会让听者留下记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