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保安员粗暴阻拍照‧《光明日报》女摄记被掐脖

作者: 分类: Z城生活 发布于:2020-06-18 102次浏览 18条评论

公正党保安员粗暴阻拍照‧《光明日报》女摄记被掐脖(槟城‧北海)《》女摄影记者骆慧芬週日(3日)晚到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万人集会採访时,突然遭数名保安员暴力对待,阻止她拍摄安华,双方继而起争执。结果,骆慧芬混乱间被其中一名保安员直掐脖子,同时头部也被攻击。事发后,骆慧芬前往诗布朗再也医院验伤,并到警局备案。验伤报告指她的后脑红肿,并有轻微晕厥,她希望槟州公正党给予她一个合理的解释。骆慧芬披露,事发前,她正在採访公正党万人集会,当时有数名身穿公正党保安外套的男子阻止她拍摄安华,双方继而吵了起来。她说,数名保安人员护送安华上车离开后,就使用人海战术包围她,并与她发生口角,对方更开始粗暴攻击她。混乱间,她感觉后脑被重重敲打,还未转头查看“兇手”是谁之际,又来了一名大汉直掐着她的脖子。后脑红肿轻微晕厥当时目击整个过程的太阳报摄记玛斯理及南洋商报摄影记者谢诗韵发现情况不妙,玛斯理马上直接冲入人群中将骆慧芬拉出人群。骆慧芬说,这批男子中,除了有人阻止记者拍照外,尚有一男子当着许多摄影记者面前骂“三字经”,当时她只想息事宁人,不愿将事情搞大,因此选择默不作声。她指出,她认得数名男子就是在7月5日公正党举行的万人大集会与记者发生冲突的保安。“那时,保安人员也是因为阻止摄影记者拍照,双方发生语言冲突,之后记者曾将当时的照片证据交给槟州公正党署理主席阿都马烈,并要求公正党关注此事。”太阳报摄记解围把女摄记拉出来太阳报摄影记者玛斯理目睹本报摄影记者骆慧芬被围攻,还拍摄到骆慧芬被一名大汉掐脖子的图片。不过,该名男子发现有人拍照后还不放手,玛斯理立刻上前解围,将骆慧芬从人群中拉出来。玛斯理说,当时他站在别处,听到骆慧芬高喊“相机”(当时骆慧芬的相机被人拉扯),过后他在农业展览中心门口发现数名身穿公正党外套的男子围攻骆慧芬,双方在拉扯中,有人掐骆慧芬脖子,玛斯理见情势不妙,立刻上前解围。他说,这已非媒体首次与公正党工作人员发生冲突,他本身曾数次採访安华集会的活动时,遭工作人员拉扯,他对公正党工作人员的态度感到非常不满。“这群工作人员根本在干扰记者工作,不尊重媒体。”“这次他们更是恶意攻击记者,行为太可恶,身为新闻工作者,我坚持公正党必须给媒体一个交代,不然随着将来临的补选,记者在採访时将面对更大的阻碍。”另外,南洋商报摄影记者谢诗韵当晚也目击骆慧芬被人敲打后脑,当时她走在骆慧芬和数名男子的后面,突然间看到一名男子伸手敲打骆慧芬,她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当时人太多,她看不清楚是谁敲打骆慧芬。刘子健:接数记者投诉会检讨保安员遴选槟州公正党署理主席刘子健说,除了骆慧芬向他投诉遭该党保安人员暴力对待外,也有多名媒体记者,甚至公正党党报记者也向他反映不满保安人员在执行工作时对记者嚣张及无礼的态度。他向摄记骆慧芬,以及当晚前来採访的媒体记者致万二分的歉意。“我答应大家,公正党会在近期检讨保安人员的遴选工作。”刘子健指出,他今日(週一,8月4日)凌晨约12点30分接到受害者骆慧芬来电投诉,指该党工作人员口出不雅言词,并敲打其头部及踹脚踢她。他已向受害者说明她有权力向警方作出投报。“当天抵达会场后,我发现负责人已在台前规划媒体坐席。我还以为事件不会再发生,没想到保安人员态度依然没有改变。”另外,他也已向州秘书阿都玛立反映各媒体非常不满保安人员的强烈高压态度。公正党遗憾抱歉允釐清来龙去脉公正党槟州秘书阿都玛烈对于摄影记者被公正党工作人员粗暴对待一事,感到很遗憾和抱歉。他说,他当晚同时接到槟州公正党署理主席刘子健和槟州卫生、福利与爱心社会委员会主席彭文宝的来电,早上也接到首席部长林冠英的电话,告知摄影记者被公正党工作人员攻击。他承认之前已接到媒体投诉,指一些穿公正党外套的工作人员态度恶劣,阻碍记者工作。“我过后曾和这批工作人员沟通,解决媒体朋友在採访时面对的问题,但很遗憾的再次发生。”他说,由于之前已发生一些误会,他当晚在现场尝试将场面控制得最好,不料在散场后发生这件事。“我正等着受害人在现场被攻击的图片,公正党很关注这件事,我们会立刻处理,并揪出攻击记者的工作人员。我会安排与受害人见面,以釐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警证实接投报威中警区主任莫哈末沙助理总监证实收到本报摄记骆慧芬的投报,他说警方将援引伤人刑事发典323条文调查此案。他说,警方目前只接到骆慧芬一人的投报,他希望当晚目击者主动向警方备案,以协助警方调查。“虽然公正党是当晚的主办单位,但警方在未证实逞兇者和公正党的关係前,不会贸然扣留任何人。”採访手记──骆慧芬我拍安华却被打公正党领袖安华在宣布参加峇东埔补选第一次来到选区造势的讲座会,吸引了数支持者到来。活动开始时,公正党保安人员还算可以维持现场的次序。不过,活动到中场时,摄记正要拍公正党领袖安华在台上与槟州首长握手的照片就遭到公正党保安人员阻挡在前,不让摄记拍照。身为摄影记者,职责所在我必须拍到最好的照片,于是要求这些保安人员坐下,让媒体拍照,但遭到其中一名保安人员用“三字经”问候我,我当时工作在身,忍了下来。活动散场后,我看到安华从车窗伸手向支持者握手,于是我上前拍摄,不料被另一名保安人员拉扯和破口大骂我,当时我也骂回对方,对方竟然冲上前来,作势打我,幸好旁人把他拉开。我当时急着赶回报馆传图片,于是不理他离开,但是后面一群人追上来,还大喊喝令我停下,语气就像是电影的黑社会混混在喊打喊杀。我继续往前走,突然后面的人追上来包围我,混乱中我被人掐脖子,然后后脑重重的敲了一下,当下我感到头痛和晕厥。这批人逞兇了还不罢休,幸好太阳报摄记玛斯理看到,喝止他们停手,把我从人群中拉出来。当时我头脑一片混乱,也不知道这批人是否还会对我动手,赶快走去停车处骑摩多离开。我一个人走去停车场,身后还有近十名男子跟着我,玛斯理看情势不妙,跑上来阻挡他们,我才顺利骑摩多离开。其实早在7月的同一地点和同一活动上,已经有类似的争执,公正党的保安人员也对媒体非常不客气,也有发生争吵。这次的争执,我认得其中几个保安人员就是上回对我非常不友善的人。入行以来,我不时在报章上看到同行採访时被殴打,只是没想到自己这次成受害人,而且还被打得莫名其妙。现在正值峇东埔补选的热身期,公正党要维持和媒体之间的互动关係,就必须认真教训这批“自以为是”的党员,保证媒体在採访时的人身安全,同时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2008.08.04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