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梦蕾为癌兄上妆入棺‧5年忍泪助清粪便洗屁股

作者: 分类: Z城生活 发布于:2020-07-20 610次浏览 42条评论

江梦蕾为癌兄上妆入棺‧5年忍泪助清粪便洗屁股(吉隆坡)久违歌坛的本地歌手江梦蕾,近年为慈善复出在炫光舞台上尽情载歌载舞时,一首又一首的经典歌曲,让台下观众听得如癡如醉,然而又有谁知道人前装作若无其事,频露灿烂笑脸的她,正面临一场生死交战?5年前,江梦蕾自二哥江来财患上癌症后,深知做兄妹的有今生没来世,因此多年来不辞劳苦地奔波于舞台及医院之间,忍泪照顾哥哥,为哥哥清理粪便、洗屁股和穿纸尿片,誓要陪哥哥打赢这场胜仗。然而癌细胞无情的扩散,始终夺走二哥的性命。那一天,她哽咽重複唱着哥哥最喜爱的歌曲《3月里的小雨》,陪伴哥哥咽下最后一气后,再强忍悲痛,替哥哥上妆入棺,完成她做妹妹的最后责任。2009年,是江梦蕾最难过的日子,但她的心事谁人知?整整5年的时间,她没提及二哥病重的事,她告诉《》,那是她人生里头撒最多谎的时候,有段时间她确实是对人欢喜背人愁,但那些善意的谎言全是为了让心爱的人好过,她不想让他们难过掉泪。8年前,父亲走得太突然,让江梦蕾来不及向父亲道别,当得悉哥哥患癌后,她便对哥哥说:“爸爸不在了,我要让每一个家庭成员都开开心心的,请你给我机会照顾你吧!”在二哥面前,江梦蕾总是很努力地学习坚强,除了在告诉哥哥他患癌的消息时哭了之外,5年来她都不在哥哥面前掉下一滴泪,总是维持着她快乐小天使的形象,守护在二哥身旁。她说,二哥的病情反反覆覆,直至二哥失声,被医生诊断出肺部后面长了一颗肿瘤后,不安的情绪便一直困扰着他们一家。“医生说这颗瘤与肺太靠近不能切割,否则动到神经线或有瘫痪之虞,而且这种情形是很少有的,500人中大概只有1人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强忍泪水瞒兄病情江梦蕾指出,从医生证实二哥患上“肺癌第4期”后,这个宣判在她脑海轰轰作响,她强忍泪水,在二哥面前故作开心,深怕哥哥知道自己的病情后会受不住打击。“直等到我觉得自己的心理建设做得足够后,我才鼓起勇气告诉哥哥这个坏消息,告诉哥哥不要害怕,我们一家会陪着他一起抗癌。”她披露,潜伏在哥哥体内的癌细胞不断扩散,从肺部到后脑再到肝脏,像是一场没完没了的传染病,而哥哥也越来越憔悴,开始出现口齿不清、行动不便的情况。“哥哥的动作开始变得笨拙了,连上厕所也吃力,看他努力从轮椅撑起自己的身体,要去厕所上大号,我心痛地猛掉泪。”“我叫哥哥直接排泄在成人尿片上,我之后再为他清洗,但哥哥不好意思,不过最终屈服在我的‘命令’之下。”替哥哥清理粪便、洗屁股和穿纸尿片,是江梦蕾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能为哥哥做的事。开派对庆生说烂笑话逗兄江梦蕾说,癌细胞像跟哥哥玩捉迷藏般,在身上匿藏后又现身,再来杀个措手不及,看见哥哥受折腾,做妹妹的她曾一度自责分担不了哥哥的痛苦。儘管如此,江梦蕾在哥哥面前总是维持着她快乐小天使的形象,哥哥每天都盼望着她的出现,看见她,他的嘴角一定上扬,彷彿妹妹就是他喜乐的“良药”。她笑称,哥哥当时最怕没钱医病,故作轻鬆的她便利用港产电视剧里头的烂笑话,对跟哥哥说“唔驶惊(不用怕),阿蕾在旁边”,逗得哥哥好气又好笑。在哥哥逝世前的一个多月,江梦蕾还举行了一个生日派对,为哥哥庆祝49岁生日,当时哥哥可开心呢。聘私人看护在家照料“最让哥哥痛苦的是,肺积水时要抽水,抽出来的水足足有2公升多,需要一个桶来装。因为呼吸困难,他必须坐着睡,那时为了让哥哥好过,我有时会用精油为哥哥按摩,让他感觉舒服,这样睡得也比较安稳些。”无数次的进出医院,让江来财直喊怕,不敢再住院了,疼爱哥哥的江梦蕾于是聘请私人看护在家照料哥哥,每晚她都是等到哥哥入睡后才离开。“我在哥哥的床头上放了两个小天使,两个小天使就是我的化身,无时无刻守候在哥哥身旁。”哼唱《3月里的小雨》送别哥哥,江梦蕾的二哥江来财不敌病魔与世长辞,享年49岁。江梦蕾说,临终前,哥哥将氧气罩扯下,执意要跟她说上几句话,而她则不断在哥哥耳边哼唱他最喜欢的歌曲《3月里的小雨》,一遍又一遍,声音是哽咽的,心是痛的。她说,当哥哥的生命线呈平直的状态之际,她放弃了用电击法抢救心跳,因为这太痛苦了,她希望哥哥是在无痛的情况下离开。“当天病床旁都围绕着所有至亲,大家都对哥哥从发病至今‘癌’了5年,已觉得是奇迹了。”亲自为哥哥上妆哥哥走后,江梦蕾心情未平复,就得张罗哥哥的后事,她凭直觉为哥哥挑选了衣服、鞋子,哥哥死时脚是肿胀的,可是她买的衣物都很合身。眼看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为哥哥画的妆容令她不甚满意,她就要了些化妆品,亲自为哥哥上妆。说到这里,江梦蕾喜滋滋地说:“我帮他画得很靓仔。”她说,她很感谢哥哥给了她5年的时间,让她体会到,原来彼此在对方心中是多幺的重要。今后代兄送母礼物江梦蕾披露,二哥在生时,曾有一次跪在母亲面前,为自己生病来不及尽孝道而声声忏悔。哥哥去世后,她代哥哥送了一份礼物给母亲,并对母亲说:“你的儿子虽然不在了,但是他照顾你的责任由我顶上了。”她说,今后她每送上一份礼物,就会再额外替天上的哥哥买多一份礼物送给母亲,为哥哥尽上未完的责任。同时,她会完成哥哥的遗愿,协助照顾两名遗孤。站上舞台收起悲伤身为艺人,江梦蕾的工作就是娱乐大众,即使内心千疮百孔,她也要常挂笑容,把最好的演出和状态呈现给观众。5年里,她虽然面对哥哥病重的煎熬,但在人前却只字不提,只有深交的朋友才知道她的私事。朋友的慰问对她而言,是暴风雨下一个避风港,让她可以释放情绪,大哭一场。不过一站上舞台,她很快就把悲伤收起,以最佳的状态示人。“我有责任带给观众欢笑,而不是将自己负面的情绪带给他们,这样对观众有欠公平。”“我们必须要有很强的观念,无论是生病、失恋都好,一站上舞台,这些东西都要丢在一旁。”此外,江梦蕾很感谢她代言的保健公司在这段期间来,提供保健产品给二哥服用,令她倍感温暖。兄妹情深煲电话粥2小时谈起患癌去世的二哥江来财,江梦蕾的脑海里很自然地浮现出那个她总是唤作“阿财哥”,圆嘟嘟的胖身影。她说,小时候他们家穷,餐桌上的菜餚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样,胃口大的二哥吃不饱,就添多一大碗饭,再配酱油吃,照样吃得津津有味。在她眼中,二哥就是这幺能挨苦,是一个很踏实的男人。“哥哥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对工作对家庭也是,他和嫂嫂经营经济饭生意,有两名年龄分别是15及12岁的女儿。哥哥很会烹饪,但我这个做妹妹的却对烹饪一窍不通,哥哥不想我老是乱吃外面的食物,偶尔会煮些小菜送给我,让我储存在冰箱,饿了就拿去微波炉热一热。”江梦蕾说,他们一家人的关係融洽,她和二哥的兄妹之情也深厚,平时二哥会跟她通电话,讲上2小时都不嫌累。‧2010.05.29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