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世纪需要什幺面貌的反派?从漫威近期反派的形象,看商业电

作者: 分类: Z城生活 发布于:2020-08-10 200次浏览 88条评论

21 世纪需要什幺面貌的反派?从漫威近期反派的形象,看商业电

你(妳)有多久没在大银幕上,看到让人害怕或噁心或印象深刻,甚至敬佩的反派了?

如果说当代超高成本商业鉅片的兴盛,企图一再突破并超越观众的想像,政治意识的兴起也促成更多元、更另类、更能反映当代社会的英雄;唯一未能与时俱进、反而日渐彆扭退步的,便是敌人/反派本身。当然,这不是说近年便没有好的反派角色——至少已经有了《黑暗骑士》的小丑、《险路勿近》的安东奇哥、《恶棍特工》的汉斯兰达、《雷神索尔》的洛基等人。但即便这些角色比《终极警探》的汉斯葛鲁伯或《魔鬼终结者2》T-1000 不至于逊色太多,整体而言,进入 21世纪后,商业大片往往缺乏好的敌人是不争的事实,借用一下《黑暗骑士》里的小丑名言:「这个世代需要更高级的反派」。光看过去两三年的卖座商业片,有谁记得《野蛮游戏:疯狂丛林》、《神力女超人》、《雷神索尔 3》、《死侍》、《玩命关头 7》、《罗根》或《007:恶魔四伏》的反派是谁或想干嘛吗?

这有一部份原因当然得归咎好莱坞片厂重点选择的改变。同样是卖座电影,现代片厂在渴望收益极大化的前提下,电影以四象限卖座(Four-Quadrant Movie)为唯一依归,限制了尺度(特别是要卖座便不能超过 PG-13 这个迷思),也限制了创作上的可能性,以安全牌或熟悉感为最保险的选择。用无止尽的特效奇观轰炸观众,而非用创意或出奇制胜让观众感到惊喜,似乎是更好的做法:另一方面,政治正确也相当讽刺地成为动作片最大的敌人。

不可否认,80 或 90 年代的好莱坞也的确充斥着各种动机单薄、形象刻板、由其他国家演员——不管怎样都不会是美国——演出的恐怖组织、敌国间谍(如苏俄、中东等)与帮派份子。但进入 21 世纪,模糊的道德疆界对比电影里的善恶二元,这样的角色要不让人感觉老套陈腐(《全面攻佔》或《即刻救援》便是明显案例),连带让电影显得老气横秋,要不引起争议或抵制或政治不正确的批判,牵动国际票房的敏感神经。只是,纵使消灭了过往电影里头政治不正确的反派形象,新世代商业大片里的反派又该如何处理?

作为近年票房与口碑最稳定(一定程度上也最成功)的片厂,漫威电影一直面临着上述问题的挑战。一般来说,漫威的反派大该分成三种:敌对的商业鉅子(基本上整个《钢铁人》系列、《蚁人》),一心想统治或征服全世界/宇宙的疯子(《美国队长》、《雷神索尔 2》、《星际异攻队》),以及洛基。回想起来,不管从票房或评价表现上,漫威电影或许在观众心中一直有着不错的印象,但要说出哪部电影的哪位反派想要干嘛,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21 世纪需要什幺面貌的反派?从漫威近期反派的形象,看商业电

但从《美国队长 2:酷寒战士》开始,这个现象开始微微有了转变。某种程度上,《酷寒战士》还是很典型的善恶对立结构:永远都站在对的一方的美国队长,对抗绝对邪恶的纳粹势力(毕竟在这个宇宙里,九头蛇等于纳粹)。但在这其中,开始出现了意识形态的探讨,对手不再是单纯想要摧毁征服世界的魔头,而是更隐微模糊的敌人:强调个人隐私的自由意志,对抗以安全为名的监控世界(Surveillance State)。而当漫威电影宇宙结束第二阶段进入第三阶段,从《美国队长3:英雄内战》,到《蜘蛛人:返校》,再到近期的《黑豹》,漫威反派开始从善恶对立,转往社会议题移动,无形之中似乎也点出了动作片反派的未来。

(以下涉及《美国队长3》、《蜘蛛人》与《黑豹》反派设计的剧情雷,若不想影响观影乐趣请斟酌阅读)

比起前述的漫威起手式,前面提到的这 3 部电影皆有着与过往经典设计类似,但意义截然不同的反派。在《蜘蛛人:返校日》里头,反派虽然是小偷强盗,但不同于汉斯葛鲁伯等穿着手工西装的天才神偷,《蜘蛛人》里的秃鹰却是一名捡破烂的回收商,行窃或贩卖军火纯粹为了养家活口;在《英雄内战》里,实质上的敌人的确是操着外国口音的特务(还是由德国人丹尼尔布尔演出),但却是为了报复所谓「英雄」造成无谓死伤,而用计试图复仇的好丈夫好儿子。

进入 2018 年的《黑豹》,反派是杀人机器、是另一种「外国特务」,是某种程度上英雄的反面,却也是在理解黑人数百年来被奴役、剥削、屠杀之后,决心挺身而出的激进派革命领袖——当一般观众因为本片表面上再传统也不过的「王子复仇记」而抱怨,实质上,本片的反派或许更接近《国家的诞生》里的奈特透纳(导演应该有看过并喜欢这部电影,许多桥段颇有《国家的诞生》的影子),也更接近过去黑豹党的精神。

21 世纪需要什幺面貌的反派?从漫威近期反派的形象,看商业电
而若将三者进一步延伸,《英雄内战》的齐默可视为扩张主义与纯粹英雄主义下,无力反抗的人民的反扑;《返校日》的秃鹰可以是在财富持续集中,贫富日渐不均的前提下,努力在富人餐桌旁中捡些菜渣的平凡人;《黑豹》的齐尔蒙格更是因其理想性、悲剧性和複杂性博取了观众的泪水,甚至比主角黑豹本身更值得同情与理解。

到了此时此刻,漫威似乎已经发展出了一种新形态的动作鉅片反派:眼前英雄的敌人已不再能够以全然的好坏做区分,不再能以纯粹的意图(不管是抢银行、杀人狂、或意图征服世界的自大狂)做定义,而是某种社会议题/氛围所自然衍伸出的副产品,一种主旋律的反面。反派不仅可以自然而然与主角产生永恆对立的关係,可以贴近时代脉络、让人提心吊胆同时,有着能够认同或理解的动机与行为。就算这里头不见得会有下一个小丑或下一个 T-1000,至少不会是电影的永恆软肋。

当然,这不代表每部漫威电影都会採用此一模式。事实上,不久前的《雷神索尔 3:诸神黄昏》便又是找来另一位演技派,饰演另一位意图征服全宇宙的免洗反派的案例。同时,这也不代表此模式就一定能保证成功,或者过往动机私人而以破坏为目的的敌人便不能让人留下印象(《空降危机》的席尔瓦或许老梗且让人熟悉,熟悉到基本上跟《黄金眼》的 006 一模一样,但至少已经是系列近年最好的反派)。只是在这个国际政治与善恶边界都日渐複杂的时代,越能够呈现灰色地带的反派,似乎越容易为电影争取到分数。进入 21 世纪,商业电影需要有着 21 世纪的面貌,而创造符合新世纪面貌的反派,肯定是势在必行的结果。

延伸阅读:

从幕前幕后掀起的讨论巨浪:3 点分析告诉你为什幺《黑豹》是好莱坞商业电影的里程碑院线影评/《黑豹》:从虚构国家走入真实历史的完美英雄标记英雄电影常有的通病:为什幺反派总是如此薄弱?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