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世界零迫迁日三重大同南路都更户面临强拆

作者: 分类: Z城生活 发布于:2020-08-12 266次浏览 13条评论

责任主编:王颢中

明天(9/28)是世界零迫迁日,不过新北市三重区大同南路都更案的居民却将面临强拆的危机。9月13日,住户许素华收到法院的强制拆迁命令,要求她在15天内、也就是9月29日前自行拆除,否则将逕行强拆。大同南路都更案分为3个都更单元(甲、乙、丙三区)、总坪数约3,147坪,约有113户居民;实施者圆富建设已经送出乙、丙两区都更事业计画至新北市府报核,目前乙区10多户居民,领取补偿金后已经迁出;包括许素华家等5户所在的丙区,实施者目前并未提出安置方案,而是同样以发放补偿金的方式,要求居民迁出。在今天立法院的记者会中,代表营建署出席的都市更新组科长林佑璘表示,在限期「拆屋还地」的部分,由于法院判决是针对实施者与住户间的「私权争议」,与都市更新无关,因此营建署无法处理;在安置问题部分,他表示营建署将透过都更建筑容积奖励办法中的处理旧违章建筑容积奖励,与新北市府协调,「让原住户回到原有的社区生活。」

土地所有权争议

928世界零迫迁日三重大同南路都更户面临强拆今天是世界零迫迁日,大同南都更案住户许素华却面临强制拆迁的威胁。(摄影:陈韦纶)

大同南路都更案的争议之一是土地产权,由于都更範围内大部分土地过去登记在当地庙宇舍人公所属的神明会下。居民在40、50年前,向神明会购买土地建筑房屋居住。不过,由于神明会不是法人,无法成为土地所有权的权力主体,因此居民在购地时无法办理过户,因此实际上没有土地所有权。不过,之后神明会变更登记为祭祀公业。祭祀公业的「派下员」(所祭祀祖先的子孙)成立管理委员会与代表的管理人,管理人以土地抵押申请借贷,另一方面,桦福建设则取得原债权人的债权后,在2005年向法院声请法拍土地。2008年,亚青建设购得土地,又在60天后,将土地转买给目前都更案的实施者园富建设。

协助本案的律师詹文凯解释,祭祀公业组织可以选出管理人处份不动产,不过需要经过全体「派下员」的同意;管理人在无法取得全体「派下员」同意的状况下,以「借贷」形式进行土地移转,再与债权人互有默契的情况下,债权人向法院声请支付命令,在双方承认借贷关係而债务人没有提出意义的情况下,法院判决支付命令后,债权人便可再申请法拍。他说这样双方在法庭上「套好演戏」,是「诉讼诈欺」的行为,这样的情形并非个案,不过法院却未深入追究,让有心人士用这样的方式,将土地移转给建商。

另一方面,政府从2003年开始在此推行「公办都更」;2004年,桦福建设被评选为最优投资人,成为代为执行此都更案的实施者,不过桦福却没有在期限(2005年7月)内将都更事业计画送交新北市府核定,在公办都更没有进一步下文的情况下,如前所提,2005年第2间建商亚青建设购得土地;许素华表示,亚青建设取得土地后,积极鼓吹居民连署放弃公办都更、与亚青合作自办都更,不过接着便把土地卖给圆富建设,即现在都更实施者。由于居民没有土地所有权,多数建物也没有营造执照,因此成为法律上的「违建户」,而实施者不愿对居民提出安置计画,仅以1楼每坪10到15万、2楼以上每坪3万元的赔偿金,要求居民搬迁。

从政府承诺改善老旧社区、推行公办都更,期间土地所有权经历前后3个建商,到现在原本100多户原居民,在9年以来的都更过程中,没有等到最初被承诺的新房子,却一个接着一个,领补偿金被迫离开,坚持留下的,得到一纸限期强拆的法院命令。

淡江大学建筑系教授黄瑞茂表示,台湾土地所有权时常混杂不清,是因为经历多次城乡迁徙、战争与移民等历史因素,政府应试图解决问题;他强调目前都更建筑容积奖励办法给予政府工具,要求建商妥善处理安置问题。

林佑璘表示,都市更新的立意是希望原住户在都更后仍能回到社区生活,她不认为赔偿金代替安置「能被允许」;住户即使没有土地所有权,建物是违章建筑,都更建筑容积奖励办法中即设计处理旧违建户发放的容积奖励,由于目前大同南都更案尚未通过新北市府的审议,营建署将协助协调新北市府,将居民纳入安置;不过,她强调审议权责仍在新北市府,营建署无法要求新北市府作出任何结论。她并表示,旧违建户在都更过程中的安置规定与一般地主不同,如期间无法补贴在外租屋的费用,都更建物完成后,也须负担部分成本。

由于9月29日后许素华随时面临强制拆除,对此林佑璘回应由于法院判决与都更程序无关,而是私权争议,因此营建署无法处理。对于营建署官员的回应,詹文凯表示,目前实施者以提出旧违章建筑容积奖励的申请,如果最终实施者获得容积奖励、却驱赶居民而没有提出安置方案,难道不是自相矛盾?他呼吁营建署与新北市府应该要求实施者负起安置现住户的责任。

<<上一篇: